一百三十五 互相算计

    “就是这里了。”神乐一把拉开了房子的门“这里就是奈落给你准备的地方,虽然是刚刚才建好的,不过还可以。”

    张天虹估计了一下距离,这里和奈落居住的屋子并不远,只有一个拐弯而已,自己一路走过来,黑暗中一直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也是,如果是张天虹招待一个不那么听话的客人恐怕也会这么选择,一但这个危险的客人做出了什么不合适的举动,这个主人恐怕就会立刻出来阻止自己吧,哼,就算是奈落不出来,在黑暗中隐藏的那些东西也会出来吧,奈落不愧是奈落。

    走进了门,可以落脚的地方只有不到半米,整个房间都被挖成了一个大大的池子,池子里面全都是妖怪的鲜血,这些鲜血像是沸腾了一样,时不时的有一个个的小泡从血液中间冒出来,这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足以令任何一个普通人当场吐出来。

    “就是这里了,奈落吩咐我们制造出来的新房间,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里面的妖血你不用担心,我们每天都会更换的。”神乐的话中带着一丝丝寒意,就像是张天虹欠她钱一样,不知道是冲张天虹还是冲着奈落“没有事的话不要到处乱跑。”

    “之前听奈落说,你的名字是神乐吗?真是有意思的名字。”张天虹以一个壁咚的姿势靠在神乐身边“真是有意思,他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居然还会给自己的分身起名字,他们会不会和你们过家家呢?要是我的话就不会这样做,你们就只不过是用过了就可以丢掉的一次性用品,还是说他孤单的太久了。”张天虹突然贴在神乐的耳朵边上“问你个问题,他有x过你吗?我很想知道被自己x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混蛋!”神乐伸手就去拿别在身后腰带上的扇子,一定要给这家伙一个教训。

    “哼,神乐,我要是你的话可就不会乱动哦。”张天虹把腰间的丛云牙拉出来了一寸,明晃晃的刀刃将光照在神乐的脸上“这么说吧,我觉得奈落是不会因为自己一个无足轻重的分身死掉就和我翻脸的,毕竟只是分身而已,他想要产出来多少那么就能有多少,而你,只是他产出的较早之前的型号,被杀掉,也就被杀掉了。”

    “你真是个混蛋!”神乐测过了脸不如看张天虹,只有她自己知道张天虹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奈落会不会为了一个死掉的她和张天虹这个“贵客”翻脸。

    “谢谢你的夸奖。”张天虹收手的时候在神乐的脸上摸了一会,尤其是她那一双有些尖尖的耳朵,从一早他就对妖怪这种独特的耳朵有些好奇了,按理来说都已经可以化为人形了,为什么耳朵却和人类不同,是因为进化的不完全还是这样的耳朵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用处呢?

    “摸够了吗。”

    “差不多了,感觉还蛮不错的,粉粉嫩嫩,真的就像是一个真正人类的耳朵。”张天虹脱掉了自己的外套“你真的打算要和我一起下血池泡一泡吗?如果是的话那就赶快把衣服……”张天虹的手已经抓住了神乐和服的领子,神乐一巴掌打开了张天虹的手,转身离开了。

    把门关上张天虹并没有着急下到血池里去泡澡,而是从腰间抽出了丛云牙扔进了血池里。

    “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张天虹多在边上看着丛云牙,

    “啊,确实有问题。”丛云牙吸收了一部分血液“这一池子的里除了妖怪的血液之外还有那个叫做奈落的家伙的细胞,他的细胞非常的有活力,如果你直接下来泡的话恐怕会被他的细胞所寄生,到了那个时候你的生命其实就掌握在他的手里了,他让你往东……”

    “好了,把那些细胞杀掉吧。”张天虹挥了挥手,示意丛云牙不要再废话了。

    丛云牙上释放出了紫色的妖力,池子里的血就像是沸腾了一样,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了下来。

    张天虹脱掉了衣服进到了池子里,丛云牙飘了过来就在他的身边。

    “你想女人了?”

    “为什么这么问?”

    “啧啧啧,你刚刚对那个神乐可不像是平常的样子啊。”

    “哼,作为奈落的分身,神乐她可不是一个好手下,这个女人她最想要的东西就是自由,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哼,叛徒的眼神永远是那么清楚。”

    “那你想要让她加入你的麾下?”

    “我要她做什么用?哪怕是当一个rbq我都不会同意,我这么做是为了让她更怨恨奈落,因为她所受到的一切羞辱都是因为奈落的命令,有一句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最后她一定会加入犬夜叉那一边的。”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我可看不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加强了犬夜叉的实力对你可不好啊。”

    “当然有好处,你觉得犬夜叉危险还是奈落危险?”

    “奈落吧,他的笑容看着就更令人恶心一点。”

    “对,削弱了奈落就是我能得到的好处,她加入了犬夜叉一方,一根一折就断的筷子加上了一张纸难道就会坚韧一点吗?”

    “原来如此……你真的不想像四魂之玉许愿吗?”

    “你的问题太跳脱了吧,丛云牙,你只是一把刀啊。”张天虹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自己这么一路走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自己到底最想要什么东西呢?

    收拾好了行礼但是依旧等不到犬夜叉和杀生丸回来,一行人又在原地重新生火,扎营。

    和七宝坐在一起玩的童养媳铃突然抬起了头“啊,这个声音是,杀生丸大人回来了”果然,从树林里走出来一身白衣的面谈男人不是杀生丸又是谁呢。

    “杀生丸大人!”

    杀生丸冲着自己的童养媳抽动了一下嘴角,算是笑过了“铃,你有乖乖的吗?”

    “嗯,我和阿恩都很乖的,可是邪见大人好象很消沉,说什么被杀生丸大人抛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