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四 谁是可怜虫

    奈落脱下了他像是猿猴一样的毛皮大衣,坐在了榻榻米上,露出了一身紫色的长袍和长发。这间房子很大但是空无一物,只有两个人中间放着一个小小的烛台亮着一点点的火光,张天虹坐在了他的对面,两个人一大半脸都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只能看清楚对方微笑的嘴角。

    在张天虹把自己的筹码增加到了三片四魂之玉碎片后,奈落表示区区大妖怪的血是没有问题的,两个人可以到他的暂住地详谈,也许两个人之间还有更多可以达成合作的项目,比如犬夜叉。

    “那么,奈落,当你的到了一个完整的四魂之玉后,你想要用他来许一个关于什么的愿呢?”

    “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比如说你可以让世界和平?又或者”张天虹的眼神犀利了起来“你可以把自己从一个半妖变成一个完全体的妖怪,是吧,鬼蜘蛛。”

    “呵呵呵呵,张天虹,你可真是神通广大啊,鬼蜘蛛,这还真是让人怀念的名字啊。不过我是奈落可不是什么鬼蜘蛛。只不过我确实是在鬼蜘蛛身上,孕育了而诞生的妖怪”奈落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仿佛刚刚说的人并不是自己一样,低沉的声音已经平稳“那个叫鬼蜘蛛的盗贼,真是一个纨劣又令人恶心的家伙,居然会对哪位细心照顾自己心地善良的巫女,抱着非分之想呢,在被那股强大的邪气指引之后还把自己的身体交给无数的妖怪们分食,然而没想到的是那成群的妖怪相互吞噬,合而为一,最终诞生了我奈落。”奈落摇了摇头“至于从半妖变成完全体的妖怪,这只是诸多备选方案中的一种而已,我现在虽然是半妖但是许多妖怪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原来是这样,那么……你的愿望是不是还是那个叫做桔梗的巫女呢!那颗人类的心,鬼蜘蛛的心还在你的身体里跳动着。”张天虹的从原本的微笑变成了大笑“一个死而复生的人,仍是那么熟悉的味道呢,只是她那用墓土和骨灰作成的身体,还有曾经你想要触碰的体温吗?奈落,你真的放下了吗?”

    “我想我之前说的很清楚了,我是奈落,不是鬼蜘蛛。”奈落面色平静,也很坚定。

    “是吗?当鬼蜘蛛死去,那个名为奈落的妖怪诞生之后就开始实行自己的计划,首先先是陷害大夜叉,让他和桔梗反目成仇,但没想到害死了桔梗,到了最后不仅仅没有得到桔梗,就连四魂之玉都失去了。”张天虹凑近了一点让奈落可以看见他的眼睛“这样的你,还说你没有一颗人类的心吗?”

    “张天虹,你想说明什么?说明我奈落有一天会因为桔梗而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吗?”奈落也露出了他的脸,两个人四目相对。

    “也说不定呢,你知道吗?我前两天差点杀死一头叫做钢牙的妖狼,本来就算他打不过我,仗着他腿上的四魂之玉碎片这绝对能跑,但是他没有,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张天虹停顿了一下看奈落的反应“因为一个女人,桔梗的转世,日暮戈薇。我杀了那个女人,而那个妖狼喜欢日暮戈薇,所以说……爱情会让人盲目,像我们这种一看就不是正面角色的家伙,还是不要搞什么爱情了。会死的。”

    “谢谢你的金玉良言,不过我很清楚我们……”奈落带着微笑。

    “他们两个人亲吻过。”张天虹打断了奈落的话,对于他话里的两个人是谁都一清二楚,张天虹明显的看见了奈落的手动了一下“你知道吗,他们两个人曾经一起坐在夕阳下时,桔梗对犬夜叉说让犬夜叉不要利用四魂之玉变成妖怪,而是变成人类,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我怎么会知道这这东西”奈落停顿了一下才开口,他的表情有一点点的奇怪。

    “这代表着他们两个曾经想要厮守一生啊,鬼蜘蛛,虽然我非常讨厌犬夜叉那个家伙,不过你只是一个卑劣的撬人墙角的混蛋。那么,现在的你你能够对桔梗动手吗?”

    “鬼蜘蛛的心我已经分离出去了,我随时都可以对桔梗动手,但是目前这是没有意义的。”

    “是吗?但是据我所知你又把他带回去了,谁知道那颗心在哪里。”

    “没想到你对我这么了解啊,真是令人感动呢,那么,如果是你,你想要什么东西呢?”奈落从怀里拿出了仅仅只缺少一小块四魂之玉“你想要对他许什么愿呢?”

    “我不知道。”张天虹用手拍着大腿,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可能我这个人无欲无求吧。”

    “呵呵呵呵呵呵呵,看起来你才是那个可怜虫。”奈落扳回了一局“经过了这么久的旅行,你都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吗?你没有爱人,你没有,看起来这让你比所有人都强,但实际上你才是最脆弱的。”奈落看着张天虹“你才是那个真正的可怜虫。”他又重复了一遍。

    “哦?是这样吗。”张天虹依旧带着微笑。

    “不是吗?”奈落举起了四魂之玉“来,许愿吧,说出你最想要的东西。”

    张天虹把手里的三片四魂之玉碎片扔了过去,奈落一把抓住了。

    “带我去妖怪的血池吧。”张天虹站了起来,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神乐。”

    随着奈落的声音,他身后的推拉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非常漂亮的和服的女人走了进来“奈落,有什么事吗?”

    “带着他去我刚刚建的三号房间,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的同伴了。”奈落对神乐的不尊敬没什么已经。

    “知道了。”神乐点了点头,给张天虹做了一个跟她去的手势。

    “哦哦,男女混浴吗?真是令人期待啊。”嘴上这么说,但是张天虹脸上没有一点点期待的表情。

    “如果你愿意的也可以。”奈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反正他对神乐也并不是很在乎。

    “算了吧,一想到她是你的分身我就一点兴趣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