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暴打七妍

    七妍看两个人都不理她,眼中有些尴尬生气,却还是得自己爬起来,动作甚至刻意地十分柔媚。

    殊不知自己在时映雪和青云眼里就和跳梁小丑没有什么两样。

    时映雪忽然动了歪心思。

    她就像是后知后觉似的,也大叫道“哪里来的妖魔鬼怪,怎么还敢到华严长老的洞府来!”

    她说着,就直接操起自己的扫帚,冲了上去,对着七妍就是一顿暴打。

    她要打七妍简直就是简简单单,时映雪几扫帚下去,她就直接没了脾气,只会嗷嗷地哭叫。

    青云看得想笑,觉得自己忍不住蠢蠢欲动的双手了,于是也当直接认不出的样子,撸起衣袖上去就对着七妍一顿打。

    七妍头发被打散了,脸上原本精致的妆容也已经全花了,原本缥缈妖媚的纱衣也被撕的和蚊帐一样,一下子就从一个有两分姿容的美人,变成了一个落魄难看的乞丐。

    “好了,你们这是做什么!”

    这是华严长老的另一个弟子,叫青峰。

    其实刚刚七妍来的时候,华严长老就有所察觉了,便让他去门口接着,别让青云直接把七妍给打跑了。

    不过他看着七妍被打,只觉得心里高兴地不得了,和青云一起揍人的那个他虽然认不出来,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只要你和青云一起打七妍,我和你就是好朋友!

    眼看着七妍被从刚刚的样子打成现在的狼狈样子,青峰觉得自己心里简直不要太爽。

    不过后来的局还需要七妍,这时候把她给打跑就没意思了。

    时映雪心里也是有数的,她不过是给七妍一个下马威,要真动手,七妍早已经死在这里了,故而她觉得七妍也差不多这样凄凉了,便停了手。

    时映雪停手,青云也停了手,青峰马上就开口喊了,默契十足。

    七妍都被打懵了,身上无一处不疼,脸上也疼。

    她没想到自己会受到这样的羞辱,怎么说她的皮囊在大部分男人面前都是所向无敌的,怎么这次就吃了亏?

    要是时映雪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定然要对她嗤之以鼻——不过是见了几个贪恋的男人,就觉得自己魅力超群,也未免太过自信。

    “七妍师妹,你来这儿做什么?”

    青峰年长些,显然更沉得住气的多。

    他贴心地走到七妍身边,看上去很是温柔地脱下自己身上的长衫,将她身上的一身狼藉挡住。

    “我你是青峰哥哥吧,我师兄这回带小师弟小师妹出门历练,得了一朵绝佳的雪莲花,便让我过来送给华严长老,以慰长老这样多年对我宗门的一片拳拳照顾之心。”

    七妍声音越发嗲了。

    她可能很是享受这种为众人所环绕的感觉,被男性生物以这种温柔的眼神看着,她的心都仿佛被抛上了云端,沾沾自喜,柔软不已。

    要是七妍再冷静一点,她恐怕就能看出青峰眼角眉梢的嘲讽冷意了——可惜她这时候根本不舍得从她自己心里臆想的云端里下来,只觉得自己在七谨身上得不到的快乐又重新回来了。

    时映雪其实能看明白,青峰的衣裳洗的极为干净,一点儿脏污也没有,甚至因为洗的太多,布料已经变薄泛白了——他是个有点儿洁癖的。

    所以他应当是看不惯七妍这个样子,觉得她脏的不得了,站在他身边都是伤害他的眼睛了。

    要是可以,他估计想把整件衣服都丢到七妍的头上,直接将整个人裹起来,眼不见为净。

    果然七妍自以为娇滴滴地往青峰身边一靠,嘴上还说着“青峰哥哥对我真好。”

    果然青峰直接就避开了,没有一丝丝的犹豫。

    七妍又一次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这回七妍是真的觉得有点儿委屈了。

    “闹什么呢?什么事儿耽搁了这样久?”

    华严长老威严的声音再次传来。

    青云和青峰都不再多说,直接就走了。

    因着时映雪还要扮演一个洒扫弟子的身份,她也不便直接跟上去,于是握着扫把开始装模作样地在左右扫地,也丝毫不管七妍,

    七妍恨恨地在地上用力锤了一下,只能极为丢脸地自己站了起来,追着青云和青峰的背影跑了过去。

    可惜她丝毫不长脑子,青云青峰走远一些了,她就忍不住对时映雪恶语相向“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对我不敬?”

    “不好意思,我以为是妖怪或者垃圾呢,师姐让让。”

    时映雪才懒得给她什么好脸色,一脸冷淡地说道,还拿着扫帚在她脚边用力扫了记下,扫了她一身的灰。

    “你!”

    时映雪却不想多费口舌了,直接转过身就走了。

    七妍又想追上去骂她,可是青云青峰已经完全走远了,她再不跟上去,恐怕阵法又要闭合,她一个外人是会自动被传送出去的,于是只能气得要死地离开了。

    其实时映雪还是有些疑惑的,华严长老竟对她的存在毫不知情,连青峰也对一个洒扫弟子出现在这里如此“视而不见”?

    难不成华严长老已经看穿了她的伪装,知道她又折返回来了?

    ----

    华严长老和几个弟子究竟如何折辱七妍时映雪不得而知,只是她悄悄地潜入躲在一年隐蔽处偷窥的时候,正好碰见七妍忍不住沾沾自喜地快步离开了。

    她得手了?

    可真正的化华珠已经在时映雪这里了,她自以为得到的化华珠究竟是什么?

    时映雪还在想,背后冷不丁冒出一个声音“师傅请您过去一趟呢。”

    是青峰。

    那看来,华严长老早已经看穿她的身份了。

    时映雪耸了耸肩道“长老是如何看穿的?青云告知的?”

    青峰才笑“您一来,大家就都知道了。毕竟洒扫弟子得了楚河的指令,根本不打扫咱们这一处的。

    何况我家师傅炼丹,尤其对人身上的气息感知灵敏,故而直接认出了您;那时候青云正巧在外头等七妍,故而并不知道是您。”

    原来如此。

    时映雪与青峰边走边说,不一会儿便又到了正殿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