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是不是动心了

    陈启择方才说话的时候,宽大的袖子往下落了落。

    我似乎是瞥见了什么。

    迅速的捏住他的手。

    把他的袖子撩起来。

    是跟我差不多的伤口。

    但是数量更多。

    一道紧跟着一道,密密麻麻的,新伤加旧伤,看着格外的扎眼。

    “怎么回事?”

    我右眼皮止不住的跳动,厉声的问。

    这皇宫内,饶是陈启择一直不早朝一直都是奢靡,按理说也不会有人大胆的直接行刺他。

    更别说是这样的行刺法了。

    “能怎么回事,只是平时不小心碰到的。”

    他抽出手来。

    无所谓的说。

    可我眉心跳动的厉害。

    这伤口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似曾相识。

    不知道是不是我过于敏锐小心了,看到这样的伤口,就想起来我手腕上迟迟不愈合的那个伤口。

    之后裴佑晟再也没让我去过,也没说需要血之类的话。

    但是这蛊虫的作用,却是一日比一日更加的猛烈。

    我甚至怀疑,这是裴佑晟本来想要做的事情。

    甚至阴暗的想过,也许他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在痛不欲生的情况下,死掉。

    “最近你招来了一些奇人,这些是他们做出来的?”

    我的疑问几乎不是疑问,更像是肯定。

    不知道这样的直觉是不是对。

    但是我下意识的觉得,可能会有点关系。

    “只是一种闺中乐趣而已,阿姐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展示给你看。”

    他的手腕重新的被宽大的袖子遮掩起来。

    挥手让顾玟岚的妹妹过来。

    我对这张脸略有认识,却一直没记住她的名字。

    她被召来的时候,脸上似乎是闪过几分的不忿和怨毒。

    可是在过来的时候,重新的变得文文静静的,唯唯诺诺的。

    安静的像是不存在。

    也怨不得我一直记不住她。

    存在感太低了。

    他弯腰捡起地上还未收拾走的刀,直接在她的手腕上刺了一下子。

    鲜血瞬间的流出来。

    而这一次我没看错。

    她疼的五官都扭曲在一起,的确是有怨恨和更加扭曲的情绪。

    生生的破坏了原本文静的表面。

    “皇上,你真敢!”

    她咬牙说话。

    可却被陈启择不轻不重的给压回去了。

    “朕怎么不敢,这天下都是朕的,朕就算是杀了你顾家,又能如何?”

    “权势滔天,滔的也不过就是摄政王的天,朕若是想要杀,何愁借口呢,你说是不是,爱妃?”

    这话,竟然真的让她安静下来了。

    咬着牙不吭声,任凭血液直流,眼睛是垂下往下看的。

    这话我都听的懂,可是其中的意思却一直不懂。

    “那没别的事情,臣妾就先退下了,臣妾倒是希望,有些事情,长公主最好是一辈子别触及,一辈子别知道,毕竟有时候真相可是很肮脏,很黑暗的。”

    她低眉顺眼的下去。

    说出来的话没分毫的波澜。

    却听着有几分的冷意。

    听的人毛骨悚然的。

    “你瞧,阿姐,这就是他们进献给我的闺中秘术。”

    我隐约的觉得哪里不是很对劲。

    但是眼前的事情,却容不得我多思考。

    只是觉得血液倒流。

    心凉了一大片。

    若是父皇知道的话,只怕不死也会被气死了。

    就算不是裴佑晟动手,这江山也早晚会毁的彻底。

    “父皇临终前说过什么?”

    我掐紧了手,压抑住体内蠢蠢欲动的蛊虫。

    咬重了每个音调说道。

    蛊虫最近一直都是被压抑住了。

    只是这一次被激出来,似乎像是清醒了,更加猛烈的反噬。

    “你还记不记得说的什么?”

    我咬牙说道。

    额头上开始沁出汗水。

    身体有些微微的颤,咬紧牙关,没露出分毫。

    “阿姐,你是不是动心了?”

    他没回答我这个问题,却突然问起来其他的问题。

    我没回答。

    他继续说“可是他会杀了你也会杀了我,他会毁了一切,阿姐你不能动心。”

    这样的话,却让我心里漏了一拍。

    我都没意识到这是什么情绪。

    那边的莺莺燕燕就都过来了。

    这些都应该是外边不正经的途径来的人。

    各个穿着暴露,行迹也是放纵。

    缠在这边,声音娇俏,说着些荤话。

    “滚下去。”

    我厉声说道。

    可却没人听。

    依旧是献殷勤,这样的奢靡程度,比较起来原先的亡国之君,也差不了哪里去。

    “滚!”

    我再度的怒喝。

    这围绕的人,才迟疑了几下。

    看向我的时候,虽然是不甘心,却也带着几分的胆怯。

    还是下去了。

    临走之前,还对着陈启择抛媚眼,声音都娇俏婉转,像是黄鹂,“那臣妾今晚就在宫殿内等您哦。”

    “臣妾不依,臣妾也要等着,皇上可不能偏心。”

    尾音转的几个弯,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几层。

    “你如今自甘堕落,还怪裴佑晟要毁了这个国家?”

    我很是失望。

    情绪每激动一次,身上就被反噬一次。

    眼前模糊,耳边嗡鸣的副作用又开始了。

    甚至五脏六腑的也在发热,从内到外的似乎都要灼烧起来了。

    要完全的把我烧的一干二净的,半点不留。

    老御医说,这是蛊虫要成熟的迹象。

    等着蛊虫彻底的成熟了,那也就是我这个载体彻底失去作用的时候了。

    那时候,只怕是真的无力回天了。

    “启择,父皇在这名字上就给你下足了心血,你到底在做什么,如今你这样对得起谁?”

    可是他却不回答我。

    而是固执的看着我,再度的问刚才的问题。

    “阿姐,你是不是喜欢他了?”

    “是不是动心了?”

    我下意识的想要避开这问题,没回答。

    但是他的情绪却明显的激动起来。

    “不可以,朕不同意!”

    “阿姐!你分明知道他是谁,分明知道他不怀好意,为什么当初父皇让你去的时候,你就真的去了,为什么现在父皇死了,你还甘心为他当做是蛊虫的载体?”

    他的眼睛里似乎是有红血丝。

    激动起来的样子,看着愈加的吓人。

    声音都是抑不住的愤怒和不甘。

    有点熟悉。

    我才想起来,这样的熟悉来源于哪里。

    若他不说,我甚至都记不起来了。

    当初父皇让我去裴佑晟身边,顶替顾玟岚的时候,他就曾经愤怒的冲进去,表达自己的看法。

    可最后还是被提出去了。

    之后一直到我去,也没听到他的动静。

    只怕那时候不是他看开了,而是被锁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