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5章那就交给你了

    送走周宇浩,田倩倩便直接去找柯艺馨了,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到旗袍展示会的现场,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不过准备工作和排练还在继续。

    柯艺馨向田倩倩介绍了整个展示会的流程,并且也说了自己的安排和一些具体事情的细节。

    田倩倩一直频频点头,感觉柯艺馨还是比较细心的,不过她心里的担忧也还是要和柯艺馨商量一下解决办法才行,毕竟已经迫在眉睫了。

    “倩倩,一会儿你和我一起看一下展示会的模特还有旗袍有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柯艺馨说。

    “这件事我相信你,而且我也是外行,看不出什么问题来,眼下有另外一件事和你说。”田倩倩说完将柯艺馨拉到一边,然后将现在的麻烦说了一遍。

    柯艺馨听了田倩倩的话,也是愁眉不展,怎么回事嘛,好不容易将万道生也给请了过来,结果他和周夫人之间还有这样的小过节,虽然他们彼此不认识,可是看见了旗袍难免会问起,到时候就麻烦了!

    万道生的脾气他们做调查的时候就已经十分了解了,他这个人脾气其实也是很奇怪的,搞不好真的会当场翻脸。

    “艺馨,你有什么好办法吗?”田倩倩问。

    “不然那件旗袍就暂时不要展示了吧?”柯艺馨说完自己又将这件事给反驳了,“也不行啊,毕竟那件旗袍也是很有价值的,在整场展示会上我也是作为压轴的,如果就这样不用了,也很遗憾。”

    “是啊,所以我们要想一个既可以让旗袍展示,又不会让万道生感觉心里不舒服的办法才行。”田倩倩也是为了这件事才为难。

    柯艺馨皱起了眉头,也咬起了嘴唇,手里拿着台本不停的敲着另外一只手,看样子暂时也没什么好主意。

    两个人对坐着沉默了几分钟之后,田倩倩突然眼前一亮,看着柯艺馨笑了。

    柯艺馨也立马来了精神,她知道田倩倩一定是有了什么好主意,“你想到了什么?”

    “艺馨,你将这边的事情安排好就行了,至于那件旗袍照常展出,万道生就交给我吧。”田倩倩对柯艺馨眨了一下眼睛。

    “你有把握吗?”柯艺馨问。

    “我们也不要将事情想的太复杂了,况且现在万道生还有事求我,所以也不会太过计较,我就帮他和周夫人牵个线,认识一下!”田倩倩笑着说。

    “倩倩,你没搞错吧?周夫人可是已经九十岁了,他可不能受刺激。”柯艺馨不太放心的说。

    “我知道,放心好了,我会提前铺垫好一切的,周夫人什么时候到?”田倩倩问。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周夫人应该是明天下午就到了,我已经订好了酒店。”柯艺馨回答。

    “ok,我知道了!”田倩倩很有自信的说。

    柯艺馨当然也相信田倩倩的能力,在与人交往这方面,田倩倩还是比较厉害的。

    “那就交给你了!”柯艺馨拍了怕田倩倩的肩膀。

    “走吧,现在去看看你的那些模特。”田倩倩心情放松下来,突然就很想看看柯艺馨找的模特了。

    说起来为了这次的展示会,柯艺馨的确是用心了,只是为了迎合这个特殊的时间,所以准备的时间稍微紧张了一些,不够暂时看来还是比较圆满的,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这场展示会绝对是完美的。

    田倩倩看了模特和旗袍之后,也都很满意,暂时周夫人的那些旗袍会随着她一起空运过来,而且为了这些旗袍也花了不少的运费和保险费。

    如果运送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赔偿费,田倩倩当然不希望有任何的意外,但愿一切都顺利吧。

    回酒店的路上,田倩倩给万道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找到了那件旗袍,并且提出如果方便的话,自己明天上午想要去拜访他。

    万道生听到那件旗袍有了下落,自然很激动,其实这两年那件旗袍其实也一直是他的心病。

    所以自然答应让田倩倩到家里来,并且激动的一夜都没有睡觉,真不知道旗袍的主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当初将他打的半死之后,他其实也有打听过,听说那些人虽然都是国人的面孔,然而实际上都是外国国籍,不算中国人,而且也长期生活在国外,很少回来。

    知道这些之后,万道生已经对这家旗袍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了,可是没想到田倩倩竟然说找到了这件旗袍,回想往事,还真是五味杂陈呢!

    第二天一早,田倩倩便登门拜访了,她这次来当然也不会空手而来,不过也没有带什么大礼,而是托人买的几包上好的茶叶。

    万道生喜欢喝茶,自然对茶叶也十分挑剔,不过看到田倩倩带来的茶叶还是很喜欢的,只是他也不太好意思收,毕竟现在自己有事求她。

    田倩倩也不拐弯抹角,所以就直截了当的说“万老,其实那件旗袍在这次的展示会上也会展出,她的主人是周夫人。”

    “你说什么?”万道生不禁一愣,这位周夫人有事什么人?

    田倩倩将事情简单做了介绍,她觉得这会儿实话实说或许是最好的,与其花费时间去制造一些谎言,不如让万道生将内心的结给解开就好了。

    听了田倩倩的话,万道生脸色暗沉,有些不悦,没想到那些人抢了自己的旗袍,原来也是为了送人。

    “万老,这件旗袍其实是当年将它卖出来的人才是最可恨的,如果他不是将意见旗袍卖了两个买家,也不会有这些后来的是事发生,所以您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将这个人想找出来,然后严惩不贷!”田倩倩说。

    “你还有这个本事?”万道生有些惊讶。

    “我只能说竭尽全力,不过应该不是什么难事!”田倩倩说。

    万道生点点头,其实他也知道罪魁祸首就是当初卖给他旗袍的人,可是现在他还是会介意当年自己挨的委屈和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