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章彼此照顾

    田倩倩依靠在门边,静静的听着,她感觉这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了吧,家的概念,不过如此。

    “我愿意接受这里是家,因为有家人,可是这和我长大以后要将你们付出的还给你们没有冲突啊?”东东问。

    “那不叫还,东东,我们愿意为你付出,是因为我们有这个能力,并且我们爱你,而你长大了以后,我们就老了,那时候我们需要照顾,而你变成了这个家里的有能力的人,你来照顾我们,这不是因为你要还债,我希望是因为你爱我们,想要为我们做些什么,才会那么做,如果是因为还债,我宁愿和你妈妈孤苦无依到终老。”周宇浩说。

    东东没有说话,他在深深的体会爱这个字的重量,因为爱,所以他们愿意付出,而自己也会因为爱,而愿意为他们付出?爱,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就像他愿意为芳芳而和那些比自己个子高的孩子去打架一样吗?

    “今天早点休息,不要想太多,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爸爸妈妈准备给你找个班练字,你愿意吗?”周宇浩征求东东的意见。

    “我的字的确不太好看,有时候题目作对了,老师也会给我打叉,就是因为看不清楚。”东东看来也是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

    “那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们就给你报班了。”周宇浩说着站了起来。

    “报个班不少钱吧?我看还是算了,还不如给我买个字帖我自己在家里练习呢,就是那种可以反复写的字帖,我同学有,在网上买的,据说不太贵。”东东说。

    “没关系,爸爸还是可以支付你练字的补习费的。”周宇浩每次看到东东为了钱而算计的时候,都会觉得心疼。

    “还是买字帖吧,我先练习几天,如果没有进步,再报班!”东东说。

    周宇浩只好点头答应了,  然后和东东说了晚安,退出了房间,关好门,就看见站在一边的田倩倩,将他吓了一跳。

    田倩倩做出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和周宇浩一起回到房间,轻声说“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很感动。”

    “我们都是一家人,我想我们也要做这样的心理建设,我们都需要时间来证明这个事实。”周宇浩觉得自己也还没有真正的进入一个爸爸的角色。

    “是啊,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很累,甚至也有过放弃的念头,不过听了你刚才的话,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因为我们是不可分割的一家人。”田倩倩激动的抱上周宇浩的脖子。

    “嗯!”周宇浩点头,然后一把将田倩倩抱了起来,还没走到床边,突然听见有人敲门,紧接着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同时,门开了,东东和芳芳都站在了门口。

    周宇浩还抱着田倩倩,突然间感觉有些尴尬,这若是再过几分钟,是不是场面更加尴尬!

    “爸爸妈妈?”芳芳瞪着朦胧的眼睛看着他们。

    东东则是不知道该进去还是出去,就那样愣在了那里,还好田倩倩反应快,拍了一下周宇浩的手臂说“快将我放下来,我的脚都要疼死了!”

    周宇浩看了一眼田倩倩,然后也跟着附和说“你们妈妈的脚扭伤了,我把她抱到床上去,你们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芳芳要去厕所,没憋住,裤头湿了,过来找我。”东东说。

    田倩倩听了从床上站起来,周宇浩连忙拦住她,“我去吧,你的脚不是很疼吗?”

    田倩倩一愣,随即说“脚疼没关系,芳芳是女孩,还是我去比较方便。”

    “尿裤子了。”芳芳不太好意思的看着田倩倩。

    田倩倩笑眯眯的看着她,只好瘸着脚走过去,“没事,我们还小呢!尿裤子很正常,妈妈给你换!”

    “以后晚上少喝点牛奶。”东然说了一句。

    “我以前也喝那么多,都没有尿!”芳芳嘟着小嘴巴反驳。

    “真是的。”东东伸手按了一下芳芳的脑门,都这么大了还尿裤子,真是丢人!

    “妈妈,你没事吧?痛不痛?”芳芳扶着田倩倩,煞有介事的问。

    “不痛,妈妈撑得住!”田倩倩突然感觉被小家伙关心还挺舒服的。

    “她不痛。”东东也跟着附和了一句,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这让田倩倩有一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感觉。

    看来东东是早已看穿一切,好丢脸啊!以后和周宇浩在家里还是要格外小心才可以啊!

    给芳芳换了衣服之后,田倩倩还去摸了一下床单,还好被子和床单都没有潮,只是裤头湿了一点点。

    “芳芳,早点睡吧,还需要妈妈讲故事吗?”田倩倩问。

    “妈妈,我睡不着。”芳芳因为睡了一阵子了,所以现在精神了。

    这时,东东拿着一本书走了进来,“就知道你睡不着了,我来陪你,让她回房间去吧。”

    “为什么?我也想妈妈陪?”芳芳不懂的问。

    “你这个电灯泡,什么都不懂!”东东无语的叹了口气。

    “呃!”田倩倩更加惆怅的看向东东,“没关系,我也想留下来陪着芳芳,你明天也要起早上学呢!”

    “我起得来,再说你也要上班,还要照顾我们,作为一家人,我们都要彼此照顾一些!”东东煞有介事的说。

    “一家人?彼此照顾?”听到这两个字,田倩倩突然有些激动,一把将东东和芳芳都给抱住了,“那我们今天就一起睡吧,我在中间,给你们两个人讲故事!”

    “哎呀呀,干什么啊?男女授受不亲!”东东一个劲的挣扎,结果根本无法从田倩倩的手掌里挣脱。

    “臭小子,你妈妈我可是个高手,你要想从我的手里逃脱,恐怕跆拳道还要再练几年!”田倩倩还颇为骄傲的说。

    “你也学过跆拳道?”东东惊讶的问。

    “当然,舅舅小时候身体特别弱,为了让他强身健体,姥爷和姥姥就让他去学习跆拳道,而我就是一个旁观者,结果你舅舅什么也没学会,我倒是学成了,当年在学校可是没有人敢欺负妈妈的!”田倩倩回想小时候就特别感慨。

    “他们为什么欺负你?”芳芳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