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章直接不理你

    周宇浩和田倩倩都找到了当初刚刚在一起的感觉,可以这样重新谈一次恋爱,倒也是很浪漫的事。

    两个人走出咖啡厅的时候,周宇浩总是假装有意无意的去拉田倩倩的手,可是每次田倩倩都躲开了,还故意瞪起眼睛,“你这是干什么啊?我还不是你女朋友呢!动手动脚的好不老实!”

    “你说的对,是我不好!我改!”周宇浩认错态度特别好。

    不过在过马路的时候,周宇浩还是将田倩倩的手给牵了起来,并且还理直气壮的说“小心有车。”

    “周宇浩!我自己会过马路!”田倩倩虽然看似在生气,可是却忍不住笑了,并且她并没有挣脱周宇浩的手。

    周宇浩有些窃喜,贴近田倩倩的身体,靠近她的耳朵低声说“可是我就是喜欢保护你怎么办呢?”

    “遇到危险还不一定谁保护谁呢!”田倩倩忍着内心满满的甜蜜,嘴角却洋溢着笑容。

    走进酒店,田倩倩看向周宇浩,“你也在这里开了房间吗?”

    “没有,我打算和你挤一挤!”周宇浩认真的说。

    “喂!我们现在可是没有什么关系,我不会收留你的!”田倩倩佯装不高兴。

    周宇浩只好怏怏的去办理入住手续,田倩倩就在一边看着他,其实这样多好,可是她心底似乎总会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她和周宇浩,真的有一辈子那么久吗?

    这时,田倩倩的手机响了,是可米打来的,田倩倩拿起手机接听,“可米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倩倩,我受伤了!”可米那边有些混乱,很多说着英文和法文的男男女女不知道在争吵一些什么。

    “可米老师,你在哪里呢?”田倩倩急了。

    可米说了一个酒吧的名字,田倩倩让他保护好自己,然后看向周宇浩,“可米出事了,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他怎么了?”周宇浩急忙过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冲突。”田倩倩和周宇浩一起走出酒店,拦了出租车直奔那家酒吧。

    等他们赶到已经是十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酒吧门口停着一辆警车,他们刚好看见可米被一个警察扶着走了出来,他的一只手,还有衣服上和裤子上都是血迹。

    “可米老师!”田倩倩一声惊呼,天啊,怎么会这样?

    周宇浩和田倩倩好不容易挤过去,经过一番交涉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可米和几个朋友过来喝酒,和另外一伙人发生了口角,本来可米只是想拉架的,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直接拿出了刀,并且将他的手钉在了旁边的吧台上。

    那种痛可想而知,可米当时就差点晕过去,整个人都被疼痛占领了,之后逐渐转为麻木,看着他们打成一片,他感觉自己就要死了,所以给田倩倩打了电话。

    可米并不是伤的最严重的一个,还有两个人直接被抬上了救护车,周宇浩和警方了解了情况之后将可米带走了。

    来到医院,可米的手掌心的位置,从掌心到手背被匕首整个贯穿了,而且伤了很多的筋脉,需要马上手术。

    看着可米被推进了手术室,周宇浩忙前忙后的办理了所有的手续,田倩倩突然感觉有些后怕,天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过几天的比赛怎么办?他们难道就这样退赛了吗?可米内心该有多痛苦啊?他刚拒绝了那么好的机会,结果就与决赛失之交臂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让他如何接受?

    周宇浩看到脸色苍白的田倩倩,过来抱过她的肩膀,“没事,休养一段时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可是过几天的决赛啊!”田倩倩皱起眉头。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周宇浩安慰田倩倩,不然呢?可米现在的状况是根本没有办法再化妆了,况且他伤的就是右手!

    “我倒没什么,就是怕他会愧疚,自责,毕竟这也是我们个工作室的机会。”田倩倩皱起眉头。

    “田倩倩,你这么关心他,我都想受伤了。”周宇浩装可怜。

    “你若是敢受伤,我直接不理你!”田倩倩瞪眼。

    “知道了!我不敢!”周宇浩叹息,这就是所谓的区别待遇吧,对自己就大吼大叫,对可米就轻声细语。

    已经很晚了,田倩倩看向周宇浩满眼的红血丝,“你回酒店好好的睡一觉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放心,再说可米是男人,我照顾他比较方便。”周宇浩回答。

    “可米老师只是手受伤了,又不是全身瘫痪。”田倩倩觉得没有什么不方便的照顾。

    “我就在这里睡!”周宇浩拉着田倩倩坐下,然后将脑袋靠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双手还抱着她的腰,怕她会跑了似的。

    田倩倩无奈的笑了,由着他胡闹,估计可米的手术需要很长时间,他这样也可以睡一会儿。

    本来打算将手机调成静音,结果刚拿出手机,殷翠婉就打来了电话,田倩倩不想惊扰到周宇浩,所以几乎是秒接“殷夫人,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听说可米在酒吧好像受了伤,你怎么样啊?”殷翠婉着急的问。

    “我当时不在那里,不过我现在在医院等他做手术,谢谢你的关心。”田倩倩听得出来殷翠婉的声音里的担忧。

    听到田倩倩没事,殷翠婉就松了口气,语气也平缓了下来,“我就是担心你们不能参加比赛了。”

    “比赛恐怕的确不能参加了,因为可米老师伤到了手,没有办法化妆了。”田倩倩对此也很遗憾。

    “那怎么行?”殷翠婉声调一下子提高了,随即又压低下来说“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们必须参加决赛!”

    “……”田倩倩没来得及说什么,殷翠婉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她知道殷翠婉的能力,绝对可以让他们参加决赛,可是隐隐又有些不安,这样真的好吗?殷翠婉这样向着他们说话,先不说大赛的公平性,她也没办法向可米解释啊?真是伤脑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