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借住婴儿房

    阿姨在房间里带亦欢,在别墅里随便的看着,然后和以前她住在这里的时候进行对比。

    看似无意,其实有心,田倩倩当然感受到了,只是她并不在意,这是她惯用的伎俩,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你看看如果不缺什么,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田倩倩想要去工作室看看。

    “你要走了?”一愣,田倩倩怎么对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无动于衷呢?

    “我还有点事,而且你们也累了,需要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田倩倩说着将包也拿了起来。

    急忙过去将田倩倩拦住,“你应该不会有什么急事吧?留下来陪我聊聊天,我不累,不然这么大的家,真的很无聊的!”

    家?田倩倩莫名的感觉听到这个词有些别扭,这里是她和周宇浩的家,而只是暂时借助而已,可是她似乎一直在提醒自己,她才是女主人。

    虽然一直觉得挺可怜的,所以一再谦让,可是如果真的侵犯了她和周宇浩之间的感情,田倩倩也不会退让。

    “,我真的很忙,宇浩也很忙,所以我们只能将房子借给你住一段时间,其他的也帮不上什么,有什么事你再给我打电话。”

    “田倩倩!”没想到田倩倩竟然会这么说,让她的优越感一下子就没有了。

    “哦,对了,,我老公最近真的挺忙的,所以有事尽量给我打电话,别去打扰他,不然他也还是打给我,没必要绕这个圈子,你说是不是?”田倩倩微笑着说。

    感觉自己此时就像是一个在这里祈求怜悯的乞丐,该死的,这可不是她喜欢的感觉,不过暂时她也只有忍了,反正现在孩子有人带,她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知道了,田倩倩。”脸色十分难看,却没有发作。

    “那我走了,拜拜。”田倩倩摆手再见往门口走。

    可是她还没有走出去,突然听见身后的又说“田倩倩,听说别墅这边装修了婴儿房,你不介意的话,亦欢可以暂时住在里面吗?”

    田倩倩的心在听到了婴儿房几个字之后,如同受到了重击,那是他们未出生的宝贝的唯一念想了,不会让任何人住进去的,除非他们的第二个宝贝到来!

    见田倩倩没有回应,只是站在那里背对着自己,嘴角一抹冷冽的笑,慢慢走过去说“你不会是嫌弃我们家亦欢吧?之前对她的喜欢都是装出来的吗?”

    “不是,”田倩倩转头,沉思了许久才说“那个房间被宇浩锁了,我没有钥匙。”

    “你们还真是夫妻,看着是好心让我来这边住大房子,其实就是想要将我给打发了,眼不见心不烦是吧?我刚才都看过了,锁起来的可不止一个房间,怎么?害怕我偷东西?”不高兴的说。

    “,宇浩锁起来的只有我们的婚房和婴儿房,家里其他房间很多,你随意。”田倩倩说。

    “你们的婚房我也没兴趣,可是婴儿房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就给亦欢住几天又怎么了?”开始矫情。

    “,你知道我和宇浩的孩子没有出生就夭折了,所以请你理解我们的心情。”田倩倩现在的情绪就糟透了。

    冷哼一声,“还真是小气,孩子没了就没了,以后还可以再生嘛,不过一个婴儿房而已,怎么?你该不会是以后都生不了了吧?”

    无心的一句话,却狠狠的敲碎了田倩倩的心,她往后退了一步,脸色顿时惨白,再也生不了了,这就是她痛苦的所在啊!

    “你怎么了?”一愣,随即意识到什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两只眼睛里冒出了光芒,“田倩倩,你真的不能再生了?”

    “不是,没有,怎么会呢?”田倩倩吞吞吐吐,有种窒息感。

    “天啊!周宇浩知道这件事吗?”认定了自己猜测的没有错。

    “,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其实我还是有机会生的!”田倩倩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她不想承认自己真的不能生了。

    “田倩倩,你怎么这么自私啊,你没有了生育能力,宇浩就也没有了成为父亲的权利吗?这不公平吧?”这下子理直气壮了。

    “我知道,可是我们并不是没有机会的,医生说我只是心理压力太大了,或许过一段时间,孩子就会来了。”田倩倩对这件事始终抱有一线希望,因为她不敢放弃。

    “呵呵,你还真是会安慰自己呢!”笑起来,随即感觉自己失礼了一样捂起了嘴巴,然后说“对不起啊,没有伤你的心吧?”

    田倩倩知道她就是故意再说风凉话,可是说的也没错,她就是一直在自己安慰自己。

    周宇浩也一直很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但是她不能给予,所以周宇浩也就不再提,可是田倩倩相信,周宇浩的心里并不好过。

    “行了,你走吧,我现在累了。”打了一个哈欠,转身回房间。

    田倩倩看着她的背影,长裙盖住了她的假肢,走路很稳,而且还学会了假肢穿高跟鞋,所以整个人是十分有气质的,而自己,似乎真的被生活折磨的有些沧桑了。

    离开别墅,坐在车里,司机就感受到了田倩倩的疲惫,刚才进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会儿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夫人,我们去哪里?”司机低声问。

    “去工作室。”田倩倩有气无力的说。

    “夫人,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或者回家休息?”司机不放心的说,田倩倩脸色很难看。

    “不必了,我想还是工作才可以让我沉静下来。”田倩倩说完闭起了眼睛,好累啊,真的好累。

    闭上眼睛,她就想起了自己怀孕时的样子,那种喜悦和被呵护的感觉,还有孩子离开自己时候的痛苦,当时真的是痛入骨髓的,可是现在似乎所有的感觉都在淡化了,有些事,真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就慢慢的忘记了。

    可是田倩倩永远忘不了她对这个孩子的亏欠,只是没有办法弥补,她的心痛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疗伤,这是她该承受的不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