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 走狗

    南部非洲是澳大利亚最好的贸易伙伴,澳大利亚生产的大麦,主要销往南部非洲,用于酿酒以及饲养家禽家畜。

    现在的澳大利亚,还没有成为心甘情愿供美国驱使的马前卒,反倒是有成为南部非洲最忠诚小弟的潜质,澳大利亚富人也不再时时刻刻向往着前往美国或者回到英国,很多人将孩子送往南部非洲读书,在南部非洲购置资产,甚至加入南部非洲国籍。

    这就是另一个时空澳大利亚看上去精神分裂的本质,澳大利亚的权贵根本不在乎澳大利亚的利益,他们的目的体现自己的价值,获得英美的欢心,至于国家利益——

    抱歉,真正有权力做决定的人不在乎澳大利亚的利益。

    而那些生活在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前途命运息息相关的人,又没有作出决定的资格。

    现在澳大利亚还没有来得及投入美国的怀抱,同为英联邦国家,澳大利亚选择南部非洲,更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

    至于生于年的寇松,这家伙已经岁了,在国内竞争失势被发配到南部非洲,再加上这一次的打击,估计活不了几年,不需要太在意。

    罗克跟比利·休斯见面的时候,顺便邀请比利·休斯到尼亚萨兰做客,进一步增强澳大利亚和尼亚萨兰的联系。

    比利·休斯欣然同意,尼亚萨兰在南部非洲的地位不需要强调,不仅人口多,经济比重大,而且整个州都是罗克的私人领地,仅此一点,就决定了尼亚萨兰在南部非洲的特殊地位。

    就在比利·休斯访问南部非洲的时候,莫桑比克王国传来好消息。

    四月十二号,莫桑比克王国进行了公投,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莫桑比克人同意莫桑比克王国作为一个州并入南部非洲。

    莫桑比克王国首相奥尔德里奇代表莫桑比克王国政府认可公投结果,同日向南部非洲联邦政府递交加入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申请。

    菲利普代表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接受了奥尔德里奇的申请,决定将莫桑比克王国定名为纳卡拉州,以联邦政府首相名义任命奥尔德里奇暂时担任代理州长,择日举行选举。

    虽然数据显示有超过百分之八十的莫桑比克人同意莫桑比克王国加入南部非洲,实际上有资格参加公投的,都是生活在莫桑比克王国的白人和华人,而且总人口也只有可怜的不到两万,大部分都是在莫桑比克王国经商的商人。

    夜晚的纳卡拉景色迷人,这里是莫桑比克王国最大的港口,莫桑比克王国的矿石、木材、农产品等就是通过这里运往南部非洲。

    港务区旁边的一间小酒馆里热闹非凡,十几名酒客都已经酒至半酣,在纳卡拉从事木材生意的艾德蒙表情激动,他并不认可公投结果。

    “为什么一定要加入南部非洲呢?我们莫桑比克人的命运,应该由我们莫桑比克人决定,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南部非洲人。”艾德蒙口沫四溅,他对南部非洲积怨已久。

    莫桑比克王国的绝大部分商品,包括木材在内,都必须卖给南部非洲,这一点没有道理可讲。

    二十年以前,莫桑比克王国刚刚成立的时候,境内森林资源还是很丰富的,直径超过五米以上的巨树随处可见,很多都是价格昂贵的名贵木材。

    这些木材如果销往欧洲,随随便便都能卖个好价钱,利润相当丰厚,供不应求。

    南部非洲商人基本上垄断了莫桑比克王国的木材市场,导致莫桑比克王国的木材只能以低廉的价格卖给南部非洲,虽然木材商人几乎没有多少成本,利润还是有,终究还是不如卖给欧洲人丰厚,艾德蒙早已怨气十足。

    “艾德蒙,慎言——”有相熟的酒客提醒艾德蒙。

    “加入南部非洲有什么不好?至少我们不用担心朝不保夕,南部非洲比莫桑比克王国更能保护我们的利益。”也有人反唇相讥。

    “闭嘴吧程,你是华裔,当然希望莫桑比克王国加入南部非洲。”艾德蒙冷笑,华裔在莫桑比克王国的实力也很强,并不比白人弱多少。

    “呵呵,加入南部非洲,至少我们再出口商品时,要交的税会少很多。”有人还是比较理智的,加入南部非洲之前,莫桑比克商人和南部非洲企业做生意是出口,加入南部非洲后,就成了内贸,相应的税收肯定会少很多。

    “老约克,你只看到我们少交了税,却不想想如果我们直接和欧洲人做生意,可以挣到更多钱。”艾德蒙是纯粹的商人,谁给的钱多,艾德蒙就为谁效力。

    “有命挣,也要有命花才行——”程六德冷笑,有些道理显而易见,偏偏有些人就是不懂。

    “混蛋,你是在威胁我吗?”艾德蒙大怒。

    “你才是混蛋,想死你就自己去死,不要拉着我们陪葬!”程六德毫不退缩,保护伞公司在南部非洲声名不彰,在南部非洲周边国家和地区,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简直可以止小儿夜啼。

    南部非洲内部分工,布拉德办公室负责南部非洲国内,保护伞公司负责国外,莫桑比克王国名义上是国家,实际上是南部非洲的附庸国,保护伞和布拉德的势力都很庞大。

    别看小酒馆里只有寥寥十几人,没准这里面就有保护伞或者布拉德的密探,程六德不想找麻烦。

    “老子一定要教训你!”艾德蒙上头,站起来就挽袖子。

    “来来来,老子陪你玩玩!”程六德不怕,南部非洲的华人,这些年底气越来越足。

    早年南部非洲的华人还算低调,即便受到不公正待遇,只要不太过分都能忍让。

    这些年随着华人的数量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强,华人在面对白人的时候也越来越强硬。

    “够了艾德蒙,别闹事,喝多了自己回家。”老约克试图制止艾德蒙。

    “走吧艾德蒙,我送你回家——”

    “程,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家伙喝多了——”

    大多数酒客还是能控制自己的。

    “放开我,我一定要教训这个混蛋——”艾德蒙依然在叫嚣,别人越是劝说,他就越来劲。

    “别在我的房子里闹事,否则我就要叫警察来。”腰间佩戴着手枪的酒馆老板终于出面,客人喝多酒闹事司空见惯,酒馆老板早已见惯不怪。

    “老卡特,你也是南部非洲的走狗,你们都该下地狱。”艾德蒙脱口而出。

    酒馆里突然安静下来。

    老卡特和老约克表情阴沉。

    程六德冷笑。

    有机灵的酒客悄悄把钱压在酒杯下面偷偷溜走。

    “呵,回头见卡特,你今天的酒,劲头格外大。”老约克也想离开。

    “等一下先生们——”酒馆门口出现了两名黑西装的年轻人。

    老约克和老卡特眉头紧皱。

    “你们都怎么了?你们这些懦夫,我可不怕那些保护伞的老鼠,他们只敢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从来不敢站到阳光下。”艾德蒙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周围突然空旷了许多。

    这会儿所有的酒客,都已经离开艾德蒙三米开外,没人敢留在艾德蒙身边。

    黑西装的年轻人走进来,其中一人抬手在艾德蒙面前晃了晃。

    “滚开——”艾德蒙想把面前的手打开。

    年轻人不避不让,等艾德蒙的手打在自己手上,突然重重一拳打在艾德蒙的肚子上。

    艾德蒙惨叫一声,顿时滚到在地板上,身体弓的跟刚出锅的大虾一样。

    “你们都看到了,是这家伙首先攻击我——”年轻人面带微笑,目光环视四周,酒客们纷纷躲避,不敢和年轻人对视。

    “何必这么麻烦,直接带回去就是了。”另一个年轻人不耐烦,用脚踢了踢正在呕吐的艾德蒙,面无表情。

    “卡特先生,约克先生,还有程先生,麻烦你们跟我去警察局走一趟,协助我们进行一些调查。”打人的年轻人是廓尔喀人,莫桑比克王国的很多警察都是廓尔喀人。

    “好的!”

    “是的先生。”

    “没问题——”老卡特、老约克和程六德异口同声,看向艾德蒙的眼神带着怜悯和无奈。

    不作死就不会死。

    车祸这个事,真不是借口,作为一个诚实可靠从来不说谎的老实人,我要断更难道需要借口吗——更何况,没有人比我更希望这种事不发生,出车祸的朋友还欠我钱呢,我比他老婆都关心他——最新消息,人已经出了,不过还没有脱离危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