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 刺客信条:雷法即艺术!

    李白凭借‘气息遮断’,默默隐藏在不远处,将这一切看在眼底。当宇文智及匆匆离去后,他的心思活络起来,窃喜这次真是赚到了!

    刚才的交锋短暂,但质量却极高,是他第一次见到先天高手互殴。虽然自身眼界有限,没法从中领悟到什么?却看的热血沸腾,对武道有了更强烈的期待与动力。

    两位先天高手,一个是‘血脉类强化’,一个是‘异能类强化’,同样的武道高强、特效华丽。牛道长挥手成棺,掌控重力;宇文智及六月飞雪,妖兽真气。这种魔幻的武者,远远超出他的‘猎杀极限’!

    正因如此,李白没有尾随宇文智及,而是决定留下来继续埋伏。牛道长深藏不露,走的又匆忙,他的宅邸内一定有不少好东西才对。

    …

    宇文智及离去时,带走一半士兵保护自身,而剩下的士兵也分成数组,开始全面搜查府邸。这些杂兵实力有限,甚至还不如自己,全靠军阵或弓弩杀敌,很难察觉到他。

    李白凭借气息遮断,迅速向主厅方向移动。那里被打成废墟,地面残留大量冰块,以及深陷地面的长方形‘棺印’,杂乱不堪最适合隐藏。

    此刻不止他一个人在浑水摸鱼,牛道人与宇文智及的对殴,引发一小部分天地之力。如果是在荒郊野岭,自然没人注意到。但这里是繁华的扬州城,不少武者被吸引过来,听到两段传音,最终兵分三路。

    最有野心的尾行牛道人而去,想趁他虚弱之际下黑手,夺了神器残件。另一部分远远吊在宇文智及身后,窥视他手中的《浑天宝鉴》。最后,还有一些吃不起鱼的小虾米,盯住这座宅院,想要混一口汤喝。

    …

    李白没等多久,负责搜查的队伍就有了发现。一个负责书房的小兵,从书架后的暗格中发现一样事物,双手捧着奔向中院,将物品呈给自己的长官。

    李白此时屏气凝神,将内气用在眼睛上,死死盯住那小军官的面颊,同时悄悄摸向腰间工具袋。

    那人将东西打开,从中摸出几张金色质地的薄片。从李白的角度望去,长方形、裁剪的整齐,很像书页?小军官仔细看了两眼,很快露出惊喜之色,连连翻动其他几张。李白心中默记,一共有五页!

    很快,那军官开心的拍着小兵肩膀,说了些鼓励的话。然后又试探性揉了揉那金页,便将其整齐对折、塞入怀中,再招呼一队人马,调头就想追赶宇文智及的队伍,显然有了重要发现要报功。

    李白心中意动,从那军官表情便可猜出,这金页是好东西。只是不知是‘牛道人’留下的功法?还是丹方、秘方一类?

    就在他准备行动时,有人动作更快,两个身穿灰色短褐、用粗布蒙面、藏头露尾的家伙,以轻功在房顶急奔,几个起落便落入院中。他们一人负刀、一人跨剑,同时出手,呈围杀之势向军官杀去。

    几个小兵拔刀迎上,那军官也抽出腰刀,以一套凶悍简洁的战场刀法迎击,顿时战成一片。隋朝的咸鱼杂兵终究弱了一点,被那用剑的二流好手连续刺伤三人,挑了手筋缴了兵刃,更有一个被刺了胸口,倒在血泊中生死不明。

    而那军官强了不止一筹,与用刀的蒙面人杀的有来有往,眼看自己落入下风,几个手下也被用剑的摆平。军官心中焦急,在旋身飞斩之时,另一只手握住后腰上了弦的手弩,‘咻’的射出一箭。

    使刀的蒙面人全力抵挡,接着破空声响起,下意识闪躲扭头,还是被短箭刺瞎左眼。剧痛之下乱了阵脚,被军官一刀砍伤手臂,接着猛地矮身,又在蒙面人腿上斩了一刀。随后就被用剑的蒙面人黄雀在后,从侧面一剑穿肋,刺入体内。

    用剑的蒙面人只将一截剑刃刺入肋下便及时收手,轻抖剑身扩大伤口,带给对方剧痛,接着开口:“将东西交出来,饶你一命。”说着,他手臂又用几分力,将剑刃继续向里推,一副杀了人自己搜的态度。

    小军官额头全是冷汗,顾不得立功晋升,立刻伸手从怀中将那叠金页取出,甩给蒙面人。后者抽剑,抬脚,飞踢在军官伤口上,将他踹飞。同时借力,脚踏虚空向屋顶飞跃。

    才飞到一半,就被闻讯而来的杂鱼持弩瞄准,咻咻咻射出无数箭矢。蒙面人在半空回身,落在屋檐上,一把长剑舞得飞快,磕飞弹开十多飞矢,最终膝盖还是中了一箭,一口内气没有提上,从屋顶摔了下来。

    “给我杀!”军官捂着伤口,怒道。

    BiuBiuBiu!大隋杂鱼手持劲弩,痛打落水狗一通乱射,眨眼便制造出两个刺猬。两个趁火打劫的二流好手,用性命给李白上了生动的一课

    …

    当众咸鱼聚集到一起后,他们立刻从没有自保之力的散兵游勇,变成能够围杀二流好手的乌合之众,瞬间拥有了无穷信心,院落外窥探的江湖人士,也熄了心思。

    李白并未放弃,依旧耐心等待时机。眼看大群咸鱼将小军官保护住,另一个喽啰跑去捡尸,将金页重新取回后。他立刻原地暴起,在加速冲刺的同时,屈指连弹三枚天雷子。

    伴着破空声,雷珠瞬息进入人群,随即炸开!如同手雷引爆,一连三响、火光冲天、雷声轰鸣。只见死伤惨重、血肉飞溅,内院霎时乱成一片,所有人耳中还残留着嗡嗡的耳鸣声,头晕目眩慌乱无措。

    此刻人越多局势越混乱,李白一出手就是三记雷法,有死有伤,几个点背的举着断手恐惧乱喊,更加打击士气,吓的这群凡人六神无主。

    …

    小军官明明看到‘骷髅面具’飞窜出来,直奔那叠金页而去,却只能怒目而视。

    一袭黑底红边劲装胡服,风格诡异纹路华丽,面带白色骷髅面具的男人,快的如同一道黑影,掠向那被‘惊雷’吓懵的喽啰。在夺取那叠金页时,屈指再向人群发射一枚珠子。

    这一次众人看的分明,眼睁睁见雷珠飞进人群内,接着旱地起惊雷!紫火雷芒迸发,又炸翻一片。这群从未看过电影、不知手雷为何物?的古人,彻底吓疯了!如一群惊弓之鸟,在看清李白那张纯白、面无表情的骷髅面具后,更一个个毛骨悚然!只当是地府的妖魔来夺命了。

    武者他们敢围杀,但抬手雷法的鬼怪,他们却不敢动手。

    当看到‘骷髅脸’不退反进,向着人群冲来后,包括小军官在内全都疯狂向后闪避,原本已经乱糟糟的阵营彻底崩溃,弓弩已经无效了。

    …

    冲入乱群之中,李白立刻俯身,气息遮断发动,游鱼般穿梭移动,同时抽出一把匕首,一路疯狂突进、一路剔骨+断筋。

    他手法娴熟,每路过一个身影,都下意识出刀,顺着腿弯脚腕等脆弱地方轻轻一割,如同庖丁解牛,以最少力量切割要害达到最大伤害。

    在一片惨叫骚乱中,他毫发无损出现在内院边缘。双脚连蹬直接跃出墙壁,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在腰间一抹,天女散花撒出大片紫色珠子。

    看到这一幕,已经被炸疯的杂鱼们肝胆欲裂,无视纪律秩序,不顾一切向雷珠覆盖之外的范围逃去。最终还是被一片漆成紫色的珠子打在身上,几个心理素质差劲的,直接吓到失禁,当场痛哭起来。

    然而过了几秒,察觉没有事情发生后,这群咸鱼才战战兢兢相互张望,发现满地都是檀木珠子。

    ……

    李白纵身跃出院墙没跑几步,身前就被一个埋伏许久的武者堵住。刚才动静太大,他凭雷法震慑住一部分人,隐藏在暗中观望。而此刻挡路的,是个让他感到危险的高手,比自己强。

    李白二话不说就是一招‘投雷问路’,对方经验丰富,同样打出飞蝗石,在半空命中珠子,将其引爆。

    惊雷炸响刺耳又突兀,尽管对方有所准备,还是被震的一愣。李白趁着空隙,转身、变向、加速、冲刺……蛋疼的是,身后也闪出一人,抬手对自己打出一掌,李白无奈抬手迎上。

    双方互怼一招,澎湃劲力海浪般涌来,震得他步步后退。李白心中暗暗骂娘,又是一个功力比自己深厚的。他初入后天六品,二流中的低阶,善于暗中刺杀,而不是正面互肛。

    而对面中年男子,已经有四品的水准,差半步就能步入一流,若非自己‘天罗小成’,绝不是被逼退那么简单!

    对方手心一阵刺痛,翻转手掌一瞧,掌纹泛黑低呼出声:“有毒!”

    李白瞧准机会,再次甩出两枚雷珠,一前一后逼退两边的人。尤其掌心中毒这个,逼的他侧身闪避,进入自己预设的轨迹上。李白提前加速冲刺,右臂快若闪电一刀割喉,却被对方一掌打在刀身防住。

    随后李白使出球场步法,瞬息转身过人,手臂同时不科学摆动,绕了一个大圈——反手背刺!掌心毒素随着血液蔓延,他的身体渐渐麻木。而骷髅脸不符合武学理念的怪招,同样出乎预料,紧接着后背就是一痛,被真气淬毒的匕首插中。

    接着,李白再度违背常理的倒退,同时抬刀格挡另一个近身的武者攻击。匕首与对方的指虎手对撞,这人手臂粗壮有力,震的他手腕一阵剧痛,连刀都快拿不住。这时李白扭身膝撞,对着‘中毒+背刺’中年人,又是一招夺命肾击,并接着反作用力快速弹射分离。

    …

    屈膝落地、身体向后滑动、双方拉开距离,对面两人一个暂时丧失战力,另一个眼含杀机。他自己内力消耗不少,手腕有些痛,雷珠也没几颗。身后的杂鱼士兵重新集结,快步冲了过来。

    手腕酸涩,匕首的杀伤降低,他投掷飞刀挑衅,结果被对方直接击飞。随后摸了摸怀中金页,咦?一共有四张!看来那小军官私自截留的一张,大隋真是烂到骨子里了。

    李白手指一捻,取了两张。抬手飞甩一张,将其当成飞镖,射向隋军方向。接着双手一搓,骷髅面具看向带指虎的武者,晃了晃金色纸团,然后向另一个埋伏着人的树丛砸去。最后再度投掷出雷珠阻路,转身加速狂奔。

    突然响起的‘雷鸣’,吓的隋军动作一滞,才又再度加速。挡路的二人神色忿忿,却没有再追。骷髅脸显然不是正常武者,招式凶险诡异,以命搏命,又有用不完的雷珠,实在不好对付。

    远远望见隋军捡起一张金页,并向着自己杀来时。那个男子也撒足狂奔,向树林中那个金纸团冲去。可惜不等他夺取,牧歌守株待兔的武者直接将金团接住,随后察觉手感不对,面色狂变想要丢出。

    却只听‘轰!’的一声炸响,金页碎成无数残渣,而那人七窍流血,半只手臂都炸没。看到这一幕,加速行军的隋兵回忆起不断被骷髅面具所支配的恐惧,又一次降了速度。

    …

    成功脱身的李白,按照记忆中路线,横冲直撞,踏着无数行人的脑袋肩膀,踩着一辆辆马车,直奔河道而去。

    最终在无数吃瓜平民的好奇围观下,潇洒张开双臂,踏着拱桥的围栏高高飞起,以信仰之跃的姿态划出一道弧线,完美落水消失不见。

    …

    从这一天起,某鬼面武者从宇文阀虎口夺食,能够召唤天雷冲击军队,在妖道牛钝的宅院中杀了七进七出,抢走神级武学《浑天宝鉴》,至此初露峥嵘扬名江湖。

    不久之后的一个月内,扬州地界越来越多的好事之徒,都主动模仿他,戴上骷髅面具,无法无天为非作歹。

    ……

    李白以真气辅助呼吸,一口气在河道内潜泳很长一段距离,中途连续三次换气,最终在一处偏僻之地上岸,迅速寻了出隐蔽之所改头换面,重新恢复浪荡公子的形象,摇头晃脑回了客栈。

    将门窗锁死后,他激动的取出两页金纸,发现质地坚硬、韧性绝佳,很难被破坏掉,一旦展开平滑无痕,也不知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仔细阅读两张金页,他渐渐愣住了。这东西理论上共有五张,不存在先后顺序,是牛钝道人独创,既可以视作一门‘武功’,也是一门‘道法’,更是一门追求长生的‘外丹术’。

    五张金页合称《点石成金手》,属于外丹派一个分支,被牛道人称做‘炼金术’。恰好李白在‘炼丹、炼金’方面,都有研究,各种道家专用术语、隐喻,读起来并不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