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章 主角轮流换,今天到我家!

    洛阳,宇文阀。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宇文化及,突然从入定中惊醒。

    常年在战场上厮杀,又频繁与江湖高手生死相搏的他,一身武道早已炉火纯青,只差半步就能入宗师之境,武者独有的感应经常帮助他脱离必死境地。

    此刻心血来潮,一股恶寒直上心头。不由转头看向皇宫所在,总有一种死兆星在闪烁的错觉,莫非杨广那厮察觉到了什么?想对自己不利。

    虽然不相信杨广敢对位高权重,把握着大隋命脉的宇文阀下手,但他更相信自身的武者直觉,接着用掌风推开房门,对不远处侍立的家仆传音道:“去传智及、士及,成都来见我。”

    很快,宇文一家在房中聚齐,宇文化及说道:“为兄今日修行略有所感,不日便可破宗师之境凝罡炼煞,这机缘便在西方!从今天起,宇文家由你们来掌管。明日早朝告知陛下,蜀地有妖兽作乱,为兄将率亲卫赶赴,猎杀此獠,取内丹炼药,为陛下贺寿!”

    “不告而别,这不好吧?”宇文成都犹豫道。

    “无妨!当今天下乱象渐起,大隋已经名存实亡,终究是凭拳头说话。何况我是为陛下狩猎异兽,炼丹求长生,万一去晚被那些江湖宵小抢了先机,谁担当得起?宇文阀有你们在,足够了。对了,多多留意朝中动向,我这些天心神难安,似有人对宇文阀不利。”

    “要不要请几位精通天机数算的高手?”

    “你们看着办吧,那些术士不值得信赖,可惜家中子弟资质不足,并没有此道高手。”

    宇文化及说完,也不多做停留。收拾好行囊便匆匆出发,直到远离洛阳城后,心头的阴霾才渐渐消除,心中更加纳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接着,他看向巴蜀方向,昨天他便收到情报,此地有妖物作乱,正好与其搏杀一番,借机突破瓶颈,再收了内丹凝练本命煞气。

    ……

    扬州,一间破庙。

    两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身体歪扭,彼此抱在一起,斜躺在一堆茅草之中休憩。

    突然,其中一个少年睁开眼睛,激动的从草堆爬起,先看向四周、再看向自己,最终目光锁定身边那个少年。

    骤然醒来的半大少年,看起来略大一些。生的方面大耳,威武强悍,名字叫‘寇仲’,眼神深邃有光,一看就知绝非池中之物。

    此刻寇仲眼中全是掩饰不住的激动与狂喜,死死盯住身畔呼吸平缓,相貌清秀英俊,皮肤白皙,简直比得上青楼小相公的小伙伴。

    他叫‘徐子陵’,小寇仲一岁。虽然衣着破烂简陋,脸上甚至有污迹,却依旧掩饰不住他的俊美。若非知道内情,单看寇仲那狂热的眼神,定以为两人是某种禁基的关系!

    狂喜不过两三秒,寇仲便开心的扑了上去,身子伏在徐子陵身上,纤细的双臂牢牢抱住对方,不断用力收缩,生怕怀中的少年消失不见,口中还痴痴的喊道:“子陵!子陵!”

    见到这一幕,哪怕熟悉原著的观众,也不仅自我怀疑起来,难道他俩真有问题,出柜了?

    …

    被小伙伴勒的喘不过气,徐子陵也从熟睡中醒来,迷茫的看向身边,接着吃惊怪叫出声,连忙抚摸起自己,接着又将双手伸向寇仲,在对方脸上、胸膛乱抓起来。

    “我还活着?!”徐子陵看到自己变小的身躯,表情从惊讶到吃惊,接着抬头看向小伙伴,发现对方的眼神远非十几岁少年那般单纯,反而饱经风霜深邃无比,惊讶不由更浓,千言万语只汇成一个字:“你……”

    “你果真是子陵!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啦!”见到对方眼中的惊疑不定,寇仲的激动与欢喜更加强烈,不由狂笑起来。

    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凭二人之间的默契,寇仲连解释都不需要,便确认这就是他要的人,于是再度张开怀抱,将小伙伴死死抱住。

    徐子陵虽然还有些懵逼,理不清前因后果,却同样激动不已,双臂也用力抱住对方,拼命的迎合回应。

    两个少年在破庙中激情抱拥了很久,这才恋恋不舍的停下,接着攀谈起来。

    “你是寇仲!是当年那个少帅,而非扬州城中的小混混!”徐子陵坐定,认真道。

    “你是子陵,那个为了救我,以命换命的好兄弟!”寇仲激动的回道。

    “好兄弟!”、“好兄弟!”

    两个少年情不自禁,热泪盈眶,又抱在了一起。

    “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记得当年死于毕玄矛下,为何会死而复生?竟回到少年?这里是扬州城的破庙,咱们小时候的住所,我记得清清楚楚,这一切是真的吗?”徐子陵的心中充满疑惑,急迫的问道。

    “嗯,一切都是真的。你也知道,这世间万物,是有灵魂的吧。”寇仲反问。

    “当然知道,你我都曾斩过鬼物、除过僵尸。密宗之法修到精神,更能转世轮回。”徐子陵点头。

    寇仲这才说道:“当年你为救我以命换命,之后我重创毕玄,逃回中原。侥幸再度遇见泥菩萨,他告诉我武之极致,非但能破碎虚空,还能从六道轮回中,重新寻回人之灵魂。不过一个灵魂若侥幸存在,最长只能持续12年便会消散,于是我发疯修炼,最终闯入战神殿中破碎虚空,把握住那一线机会,搜寻到你的灵魂,以我一身修为换你再活一世!”

    这一段信息量太大,徐子陵听完目瞪狗呆,一张小嘴张的老大。

    Σ(⊙▽⊙”a……

    好半天,他才消化了这些,喃喃道:“你没必要……”

    他没说完就被打断:“一世人两兄弟!我欠你一条命,就用一条命来偿,而且我真的成功了!”

    徐子陵甩了甩头,问道:“仲少你真的破碎虚空了?在我死后的十二年内?那是什么感觉?真如神魔一般强大吗?竟然能逆转生死?”

    寇仲则茫然的摇头:“不知道,我除了这一段记忆外,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当时什么样的修为?那些年的经历?有没有手刃毕玄替你报仇?以及那些年修习的武道感悟,全都消失了!”

    “除了千方百计破碎虚空,破开六道救你这一件事外,我的记忆全都没了。一直消退到面见泥菩萨的那一夜!也是你死后的头七。”

    Σ(?д?lll)

    徐子陵再度露出目瞪狗呆的表情,但很快就捋清了一切,复述道:“也就是说,你保留的记忆和我差不多,同样停留在伏杀毕玄的那段时间,连武道境界也一样?”

    “嗯!”寇仲点头,接着充满乐观的说道:“但别忘了你我可重生了啊!如今的你我,比当年接触武功还早了两年,而且又保留数年的武学记忆,种种武学皆在记忆当中。又何惧之有?!”

    受到好基友的感染,徐子陵也斗志昂扬,满满默契与情义的对视一眼,想到当年的那句批命:“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

    “不错!子陵,我们已经逆天改命了。从今日起,就重振我们扬中双龙的威名吧!”

    ……

    就在3号考场的寇仲同学,消耗掉自己破碎虚空的成绩,兑换了与好基友一起删号重炼的资格,并卡bug双双转学来到陌生的1号考场,并雄心勃勃时……

    他俩口中的‘中原第一神算’,号称‘算无遗算-天机狂魔’的泥菩萨,出现在太原李阀。

    已经纵横江湖数十年,凭借‘神州十大神器’之一,天机命盘窥尽天机,曾连续四届准确预测出‘战神殿’现世地址的他,早已成为中原个门阀、宗派的座上宾,就连钦天监的监正,也要对他客气有加。

    此刻,他受李渊之邀,为其解梦。这段时间,李阀门主受到连续的噩梦困扰,恰逢其会得知泥菩萨全国巡回卜卦至此,便高价相邀。

    此时除了长子有事外出,李渊换一家整整齐齐都在一起,付了重金陆续接受泥菩萨的卜算。但对于李二李世民而言,他并不喜欢眼前这个身材矮小、相貌猥琐、贪财狡诈的家伙,看起来没有半分术士名士的风采,反而像一个锱铢必较的市侩小人。

    就在一家人好奇围观,泥菩萨为李渊算命时,已外发生了!

    神器天机命盘乃古怪一罗盘,泥菩萨向来珍惜,很少示与人。此次李渊出了大价钱,又是四大阀主之一,他才破例邀请李渊全家近距离观看。

    这时后,命盘在泥菩萨独门真气的催动下,疯狂运转,并爆发出刺目金光,甚至在空气中投射出一块古怪的光屏。

    尽管李二看不上对方人品,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B装的真是惊世骇俗,连他都被唬住,心神被那光幕所吸引。

    李秀宁就是急于靠近看清那光幕中模模糊糊的自己,伸长脖子踮起脚尖,碰到了打瞌睡的弟弟,李元霸。这尖嘴猴腮少年从小生的力大无穷,被楼观道高人看过,说是金翅大鹏托生。

    被三姐撞歪后,半睡半醒的他反手就是一挥,将同样发呆的李二推翻。

    李二没有站稳,向前摔去,慌乱中急忙伸手扶住桌子,不经意间碰到了疯狂运转的‘命盘’。原本风轻云淡,靠神器装B的泥菩萨,顿时面色狂变惊骇欲狂,耳边传来一声龙吟,接着一身真气不受控制向命盘中涌去,彻底脱离了控制!

    “不好!”

    …

    一盏茶的功夫,命盘喷发的金光消失殆尽,接着这号称神州十大神器之一,唯有泥菩萨一脉能够催动的命盘,也咔咔咔碎裂成渣。

    至于泥菩萨,此刻七窍流血、真气耗尽、化为一具恐怖干尸,气绝身亡!

    “不要这么夸张啊!”李渊眼皮狂跳,天下第一天机术士死在自己府上,他好绝望好蛋疼。

    而李二,双眼中充满了智慧的光彩,因为他看到了的未来,看到了自己玄武门之后,称帝的那一刻辉煌!另一个自己,对自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他明白,他这一世,妥妥的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