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6章 兽人奸贼奥大锤,自强不息格大斧!

    奥格瑞姆土老板的艾泽拉斯入侵计划大败亏输,玻璃渣人类在轮回者的帮助下绝地反击,誓要弄死他这位元凶!

    兽人一族被他蒙蔽,背井离乡穿越宇宙来打工,结果各氏族战死精锐无数,却没赚到许诺的大钱,在不断溃败之余,也想搞死这个领袖!

    此外,费了不小代价,才忽悠兽人横跨星际攻打艾泽拉斯的燃烧军团,见兽人搞砸任务,也想整死这个不中用的废物。

    三方夹击下,黑石大酋长苦不堪言。吴尔丹彦祖趁机反噬夺权,其他酋长争权夺利撕成一片,奥格瑞姆趁机跑路。为了活命,他不得不改换门庭,投了轮回者。

    …

    ‘德拉诺战争兽人星际劳务派遣公司’就这样倒闭了,老板奥格瑞姆欠下350亿,带着毁灭之锤跑路啦!他主动魔改,飞升希塔海姆避难。在见识到更广阔的扭曲星界后,眼界大开,更加渴望力量与权势。

    然而希塔海姆法则更森严,变强之路千难万险。不仅需要法财侣地,资质、机缘、气运、命格……缺一不可,并非空有一腔热血,敢打敢拼就够了。

    一日,在扭曲星界某家小酒馆蹉跎买醉的奥格瑞姆,无意听闻深渊赫赫大名‘氪皇.克拉克’起家的黑历史,得知对方也曾经历事业低谷,全凭化身新27地球带路党,才获得深渊意志青睐,从中发了大财,完成深渊魔神的资本累计后,内心重燃希望!

    “不错,自己经历与氪皇何等相似,有天大的优势却不自知。我,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合该成为玻璃渣宇宙第一带路党!艾泽拉斯不是我家,卖光也不心疼!”

    有了觉悟,奥格瑞姆迅速振作,很快凭借努力,获得扭曲星界某‘人口贸易组织’大佬赏识,得了一笔投资,重建‘玻璃渣兽人跨晶壁劳务派遣公司’,化身带路党重返艾泽拉斯,脸厚心黑为晶壁天道效力。

    他要效仿氪皇,力挽狂澜,拯救兽人族与水火之中。不过兽人氏族众多,心不齐,他必须优先拯救黑石氏,至于其他的同胞,只能先说声对不住了!

    再次回归后,黑石前非酋受到全体兽人的唾弃。然奥格瑞姆历经沧桑、宠辱不惊、心态超然、唾面自干,再次找到上当年一起痛饮‘玛胖之血’,彻夜嗨翻天的小伙伴,人傻兄弟多-格罗姆.地狱咆哮。

    ……

    战歌氏大当家‘格萝姆’,年少轻狂听信小伙伴蛊惑,以为跨时空前往繁华的艾泽拉斯打工,就能赚大钱发大财,让族人过上幸福生活。

    结果满心欢喜带着战歌氏老铁们横渡虚空,非但钱没赚到钱,还死了一大帮弟兄,更在‘奥大锤、吴尔丹’等兽人的怂恿下,一家老小都染上‘玛胖之血’,从此离不开‘红色病毒’,走上一条不归路。

    说什么‘嗨翻天!充满力量!无所不能,飘飘欲仙!’结果弄得兽人不兽人、亡灵不亡灵,从此精神恍惚,饱受嗜杀破坏欲的煎熬。戒也戒不掉,严重损害健康,破坏了家庭。

    再次见到‘奥大锤’,‘格大斧’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抄起血吼就要拼命。

    可惜自从格萝姆染上‘玛胖之血’后,智商狂降沉迷输出暴虐莽撞。而奥大锤在飞升扭曲星界后,洗心革面以大毅力戒掉‘玛胖之血’诅咒,并且不断充电提高自我修养,成为兽人族少有的留洋文化人。只用一席‘圣堂洗脑真言’,便再次镇压、降服、忽悠住吼爹!

    …

    没错,还是那套:“你想赚大钱吗?你想改善战歌氏的生活条件吗?想获得更多的肥美土地,吃不完的牛羊,没有战争、没有纷扰,让老铁们无忧无虑抱着母兽人肆无忌惮繁衍吗?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快加入新兽人劳务派遣公司,前往美丽的希塔海姆打工赚钱吧!”

    “奥锤子,劳资不相信你!”吼爹怒吼道。

    “格大斧,你说什么?你不信任我?那好,让我们用事实说话!看!这叫做笔记本电脑,我这有录像为证,瞧瞧啊,这么大一颗无主生命星球,没有任何智慧生命,比咱们德拉诺只大不小。看着茂密的森林,广阔的草原,数不尽的牛羊,还没有戈隆来骚扰,你说棒不棒?这就是扭曲星界!我只打工干了三年,就首付买下这颗星球,接下来的百年,只要按揭付款,它就是我的私产了!到时候我要将整个黑石氏都接过来,疯狂繁衍,占据整颗星球!脑残吼,你说,这样的工作吼不吼?!”

    “真是吼吼啊!”

    (事后才知,这星球根本不是奥大锤的,而是他租借一艘飞行器,环星球拍摄的宣传片,ps掉活人,成本不过五千块。)

    …

    就这样,已经在‘艾泽拉斯’无路可退,就快混不下去的吼爹,意识到砍死奥大锤只能泄一时之愤,而与他合作,再次前往未知宇宙,才有可能给族人一条活路。

    于是格罗姆同意举族飞升,被奥大锤拐带到了旧星界。随后,说好的赚大钱、肥美土地、肆无忌惮繁殖……全都他么是坑爹哒!说好的兽人不骗兽人,奥格瑞姆你王⑧蛋不是兽人!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格罗姆再次吃了没文化的亏,带着儿子办理跨晶壁签证申请,以玻璃渣兽人猪仔身份,被贩卖到星界做苦功,几经转手最终贱价卖给‘星界新儒’充人头,壮大某支游牧教团的规模。

    …

    被‘恐夫子’洗脑大半年后,战歌氏从此修身养性,不仅克服了‘玛胖成瘾症’,同样遗忘了‘祖先之灵’的荣耀,沐浴在‘恐圣’的血色神光之下,与扭曲星界迁徙来的waaagh兽人们,一起谈天说地。

    白天,一同手持动力战锤、迫击炮、加特林、恐惧链剑,高呼‘恐夫子阿克巴!’征战四方。晚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起搓炉石撸串串,好不自在。

    他们战歌氏的兄弟们敢打敢拼,在接受waaagh根本法《浩然战气》后,迅速获得更强的力量,转职成为‘儒道机甲狂战士’。回想起来,那是他短暂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一段美好时光。

    可惜好景不长,吼爹所属的‘游牧式新儒流浪教团’,在横渡星界过程中,遭遇了主世界另一大邪神教派,属于‘原始邪恶兽人’的‘血衣魔苯教会’。双方展开大规模死斗,最终被击溃。

    在那之后,格罗姆召集血儒残部,带着溃败的战歌氏残党一路逃亡,慌不择路进入深渊,联合兄弟们干死一位休眠中的‘深渊领主’,再度痛饮恶魔之血,完成深渊魔化,开始流浪。

    …

    格罗姆被‘儒家’思想教化后,对儒道弟子的身份很有认同感,想加入其它同样信仰‘恐夫子阿克巴’的游牧教团。却屡遭碰壁,毕竟新教内部分支无数,往往是死敌关系。而星界新教与深渊新教,除了共同信仰‘恐夫子’外,已经是两个不同的教派了。

    半个月前,吼爹意外得知597出现一处圣地,疑似有‘圣教’同胞现身,便顺着线索找了过来,不想被视作同样垂涎圣地的‘新教分支’,被另一批血儒自杀袭击,又折了两个兄弟。

    经历一次次碰壁,格罗姆逐渐心灰意冷,同样恢复冷静。他发现狂热信仰的‘恐夫子’并未因为他的虔诚而给予更多响应。

    或许是出于看不起玻璃渣兽人的地域歧视缘故,战歌氏每次‘血祭夫子,颅献圣人’的回馈,总是只有Waaaagh脑残兽人的2/3。(人傻才显虔诚,恐圣是绝对公平的)而身处异度宇宙,同样再感受不到祖先之灵,吼爹不由迷茫。

    …

    此次看到‘环境省’的威风后,终于坚定了信念,打算换一个新靠山!

    恐夫子的教化他时刻铭记于心不敢忘记,但他不会再加入任何一支游牧式新教。而了解过环境省的‘环保大道’后,格罗姆不禁潸然泪下,这不就是这方宇宙的萨满教吗?!

    一生颠沛流离,将战歌氏带入一场又一场劫难,越搞越衰败的吼爹,终于忍不住仰天长啸。

    “我,格罗姆地狱咆哮,终于找到组织了!”这一回,他定要将战歌氏重新做大,在深渊扎根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