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香磷vs鬼鲛

    鼬迅速离去,场中只剩鬼鲛一人,独战香磷与众多闻讯而来的滑稽勇士。

    在香磷眼中,施展变形术的鬼鲛仅仅是普通人模样。而鬼鲛也在刻意收敛查克拉,打算麻痹对手玩一个出其不意,于是香磷只当他是某个小忍村毛贼间谍。毕竟最近一个月来,有大量间谍试图收买虾组织成员,或用尽五花八门的手段,打算混进营地中,因此并没放在心上。

    “上,抓住他!”香磷一声令下,接着紧了紧双手的查克拉传导手套,随即屈膝、下蹲、单手撑住地面,做出一个起跑姿势。

    下一秒,她一个蹬步,瞬间起跑如同离弦之箭,坚硬的地面也跟着炸裂!

    身体借着狂暴的反作用力,瞬息加速,眨眼便超越了所有的滑稽,一马当先出现在鬼鲛面前,高高跃起在对方惊讶的注视中,呼出一记勾拳!力大势沉速度飞快,充满了暴力的美感,仿佛小小的拳头中孕育着一颗流星。

    鬼鲛也是血雾隐出身的体术达人,最精通雾隐六式中的‘剃、铁块、绘纸’。香磷的突袭虽然出乎意料,却在他的掌控范围内,依照野兽般的本能直觉,向后小挪半步、微微侧身,同时肩膀一晃,将变成背包挂在背后的鲛肌,转移到身前,恰好挡在铁拳移动的轨迹上。

    ‘砰!’

    一声炸响,香磷重拳轰在一个背包上,双方同时一震,烟雾炸裂。香磷感觉拳头传来一阵不规尖锐的硌手感觉,而包裹拳套的查克拉飞速消失。

    在剧烈的动能冲击下,鬼鲛如同一张舞动的纸片,身体向后滑步三次,将所有力道卸去,同时也被打破变化术的伪装,露出了真面目。

    这时,那个伪装成滑稽战士的普通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鲨鱼脸,不过依旧是虾组织的队服,不是黑底红云因此辨识度不高。

    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对面少女,心中感叹好可怕的身体素质、好强大的力道!难道是体术型忍者?居然是个还未成年的女性,真是罕见!

    香磷则死死盯住鬼鲛手中,缠绕着绷带正为微微蠕动的鬼玩意。她刚才一拳打中,虽看不清真面目,但通过刹那的碰撞与接触,可以确认它是一件布满了尖锐锋利倒刺的武器,而且还有吸收查克拉的能力。

    若非她双手佩戴的拳套,也是由特殊查克拉金属丝编织的忍具,这一拳打下去,恐怕整只手都要废掉,真是卑鄙阴险的武器!

    …

    香磷一拳轰退鬼鲛,彼此拉开距离时,众多滑稽勇士也紧随其后一拥而上将他包围,纷纷发动杂七杂八的攻击。

    鬼鲛狂笑着闪身躲避,步法与再不斩如出一辙,是雾隐融入了‘剃奥义’的独门瞬步,小范围短距离移动快的如同瞬移。而且他身体更是灵活无比,宛如狂风中的落叶,根据滑稽们攻击时产生的气流不断微调,轻松避开连续而又密集的攻击,形如鬼魅没有被碰到一次。

    最后,他巨力挥舞着手中的鲛肌,连续发动‘食气斩’,在滑稽中掀起一片血雨腥风。鲛肌每一次挥出,表面尖锐的倒刺就会变换角度,变得锋利无比。

    一旦擦着,就将对手削的血肉飞溅、一旦碰着,就将对手砸的骨断筋裂,一颗颗滑稽笑的人头高高飞起,在地上滚来滚去,说不出的滑稽与血腥。更狠辣的,这柄武器还在不断吞噬被攻击者的查克拉,反哺给鬼鲛。

    他从战斗到现在,除了消耗点体力外,查克拉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在不断的飞速累积叠加,到了快要溢出的地步。

    只是呼吸的功夫,香磷就看到众多贱萌的滑稽,被鬼鲛压路机碾压养鸡场一般的蹂躏肆虐着,他疯狂舞动绷带大刀,打飞、打伤、打残、打爆一堆堆滑稽,残肢飞舞鲜血喷溅,而更多的滑稽们脸上身上沾着鲜血,害怕的双腿发软浑身无力,瑟瑟发抖的瘫软在墙角,一副‘滑稽害怕’的懦弱模样。

    …

    见到这一幕香磷呲目欲裂,她在音忍村一直不受重视,除了充当被人啃的治疗包,就是清洁工一类角色,生活暗无天日,压抑消沉看不到希望。

    然而自从加入虾组织后,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露丝姐待她如姐如母,维克多大老板投入大量资源栽培她,渣风暴三式神将她当成好友,最重要的,她终于得到了佐佐子的真爱,生活的幸福快乐。

    如今,她领了‘波之国滑稽保安公司副队长’的一职,发誓要做出一番事业,报答维克多大老板对她的知遇之恩栽培之情,结果自己辛苦训练的滑稽们,被敌人杀的七七八八,简直就是在打脸。

    而此刻的鬼鲛,已经打爆太多滑稽,吸收太多的查克拉,随即双手高速结印,发动了改变环境的高级忍术‘爆水冲波’,不科学的将查克拉转化为海水,从口中喷了出来。

    眨眼间,一座湖泊的水量,化为海啸巨浪出现在场地中,向着那些残兵败将的滑稽冲刷砸落。同时,他继续发动超大型忍术‘无限鲛’,双手狠拍水面,制造出上千只鲨鱼型水弹,配合巨浪海啸,隐藏在水中攻击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滑稽。

    一时间巨浪滔天,冲垮了营地四周的建筑,将无数滑稽逃兵直接拍扁砸爆,或者被水中极速游动的鲨鱼咬碎、穿透,大量红色鲜血在水底扩散。

    另一边,体内查克拉仿佛无穷无尽的鬼鲛,又发动了土遁‘土流城壁’,自造出一圈高达十米的环形围墙将这座湖泊蓄住。他这般高调的做法,既有为自己打造主场的意图,同时也在不要命的吸引火力,为鼬制造一个机会。

    然而多灾多难的波之国平民们,再次麻木的看着不远处高高隆起的土遁大城墙,心中除了浓浓的绝望外,还多出了点什么?似乎有些习惯了?

    …

    “你是雾隐S级叛忍,晓组织的干柿鬼鲛!”香磷脸色阴森的站在水面上。

    她除了兼职保安部副队长外,同样是情报部门的成员。虽然没穿标志性的黑底红云服,但那把诡异的大刀,以及特色水遁还有鲨鱼脸,也让她想起来袭者的身份。

    “有见识的小丫头,怎样,害怕了吗?!就同龄而言,你已经相当强了,但远不是我的对手。告诉我‘角都’的下落,你们将他关在哪里了?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否则,我脚下的水遁,可以轻易毁掉你们虾组织!”鬼鲛用言语试探对方的态度,同时流露出强烈的自信。

    波之国是个海岛,水遁的优势在这里可以放大十倍,而他的查克拉储量发动水系禁术,足以毁灭这座城市!

    “不知所谓的家伙!”香磷心中却是嘲讽的,这个鲨鱼脸根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S级强者的厉害!赤封印-解除!”

    香磷单手接了一个印,一个赤红色的图案出现在她的额头上,如同纲手的阴封印一般,随后化为无数道火红的赤线咒印,爬满她的脸颊、全身,化为诡异却美丽的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