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关腹

    晚上6点。

    ?第四台手术完成,凌然检查了一圈,就脱了手套,道:“我先去吃饭。”

    本轮的助手吕文斌立即答应一声。他今天主刀做了两台tang法缝合,正是浑身有劲的时间。

    凌然点点头,就出了手术室,并不去等助手们。手术室里向来如此,主刀永远拥有更自由的时间,享受更好的待遇,做最少的琐事,归根结底,就是主刀的时间最值钱。

    那些等待做手术,甚至等待做手术而做不到手术的病人,所期待的向来都是高技术的高阶医生的治疗,而不是小医生既不高明也不殷勤的服务。

    凌然离开以后,吕文斌也不用动手,向后退了一步,就道:“交给你们了。”

    作为小医生中的小医生的规培医生瞿霄濂顿时满脸兴奋地扑向开腹中的病人,进修医生任麒同志稍微犹豫了一下,不积极也不消极。

    任麒自然是不稀罕关腹这种操作了,但他知道吕文斌是想看看他的操作的,任麒也就没什么反应的操作着。

    换成进修医生到他的县医院里,任麒肯定也是一个操作。关腹操作简单,但能看出医生的习惯如何,基础状态如何。关腹操作好的,不能证明是一个好医生,但就可以做进一步的测试并放手了。关腹操作不好的,最多再给一两次的机会证明自己,否则就说明是一只渣了。

    瞿霄濂站到任麒对面,给他扯线做辅助,也是瞪大眼睛看着,模拟着自己上阵时的状态。

    吕文斌则是扎手看着。

    关腹关不好也会有许多的麻烦。比如有的患者,伤口不停的感染,总是无法愈合,就会非常痛苦。

    许多内脏器官如胃、肝等等,都是没有神经的,所以哪怕是割掉了一半,伤重如斯,病人自己也是没有直接的观感的。但是,一个小小伤口就在自己面前化脓感染,疼痛不堪,哪怕是不致命,哪怕只是一点小小的毛病,病人也会万分沮丧,难过且抱怨。

    吕文斌是管床医生,所以也是非常重视关腹的质量,眼睛盯着任麒,随时准备叫停。

    进修医生对云医这样的大型三甲医院来说,是标准的廉价劳动力,如果进修医生的技术很好,医院会比较高兴,但也高兴不到哪里去,毕竟,几个月以后就会走了。如果进修医生的技术普普通通,甚至糟糕,医院也不在乎,重点在于不要出事,顺便利用劳动力。或者相反。

    不管怎么说,再愚蠢的外科医生也有用武之地,充当一个人的部分,去值夜班也是好的。

    所以,吕文斌只关注任麒缝合的好不好,并不在乎叫停是否会对他造成影响。

    任麒紧张而熟练的做着关腹。

    几分钟的时间,就让任麒浑身出汗。

    “麻烦给擦个汗。”任麒不能让汗珠滴到洁净区,这种低级错误是实习生可以犯的,可不是他这种老油条能做的,那会变成笑柄的。

    护士用镊子夹了棉纱,随意的给任麒擦了擦汗。

    “多谢多谢。”任麒连声道谢。

    在县医院里的时候,他也没少骂同台的护士,但在上级医院,任麒知道,自己现在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护士和小医生们。

    反而是高级医生和医院的领导,和他没什么关系……

    “恩……完成了。”任麒尽管有些紧张,却是没出什么错的状态,关腹还是太简单了。

    吕文斌“恩”的一声,问:“忘了什么没?”

    “忘……”任麒立即机警的思考起来,几分钟后,才缓缓的道:“是我刚才没讲笑话吗?”

    吕文斌嘴角抽搐了两下,咳咳两声,道:“帮忙收拾一下,然后来吃饭。”

    说着,吕文斌也出门去了,留下规培生和任麒,以及几名护士,一边点数纱布,一边收拾手术台。

    一切停当以后,任麒也没敢花时间吃饭,随便要了几个包子,垫了垫肚子,就重新奔着手术室里去了。

    凌治疗组的几名实习生和规培生都是如此,反而是其他组的实习生和规培医依旧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吃饭。

    这既是因为其他组的手术量少,更是因为各组给予小医生们的机会不同。

    对凌然以外的治疗组来说,一周二十台左右的手术,分配到主治和资深住院医一层就捉襟见肘了,分配给初级住院医的,乃至于规培和实习生的就更少了。小医生们跑的再快,连个关腹的机会都捞不到,自然缺乏动力。

    手术台边能站的人也有限,上级医生的手术少,自然对下级医生不做强制要求,尤其是急诊科这样的科室,日常工作多的很,无数的琐事,才是层层摒弃又喜布置给下级的任务。

    任麒却是稍稍有些累,到了手术室里,发现手术已是开始,就站到跟前看,见到左慈典,连忙打了声招呼,又带着笑,道:“凌医生刚吃完饭就做手术,太敬业了,今天是要做到几点钟啊。”

    “这是今天最后一台了。”左慈典微笑,道“:“凌医生最近习惯饭后做一台手术,说是比较消遣,类似饭后百步走的意思,做完了,他才回家的。”

    任麒傻傻的点点头:“饭后一手术?”

    “差不多的意思吧。”左慈典笑么么的,双手抱胸,再道:“今天没你什么事了,可以早点回去休息。”

    “哦,好的……”任麒应了一声,又不太想走:“我还不太累,想再看看。”

    他来云医的目的,可不是受罪吃苦,而是为了学技术来的,哪怕现在做的是一台简单腹腔镜下的胆囊炎手术,他也不想放弃。

    左慈典自然不会催促,只笑笑道:“愿意看就看。精力好的话,明天可以早点来。”

    “好的,没问题。”任麒立即答应一声。

    “我们的工作时间长,能适应吧?”左慈典笑问。

    “没问题的,到7点钟的话,其实和我们县医院也相差不多。”

    “那就好。不过,我们说早起,那都是非常早的,你要是觉得累,就说一声,我给你们调整一个排班就行了。”

    “好的,我明白。”任麒说着笑了起来,表情轻松的道:“我读书的时候,实习生们还要打扫医院厕所的卫生呢,早起就太正常了。对了,大家一般过来的时间,是早上几点?”

    “四五点吧,底线是比凌医生来的早半个小时。”

    “四五点?”

    “早的话会到两三点,但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你明早过来的话,三点钟或者三点半就可以了。”

    任麒的身体终于开始颤抖了:“所以,我们的工作时间,实际上是凌晨3点到下午7点钟。”

    “差不多吧。”

    任麒机警的看看两边,问:“话说,云医的厕所在哪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