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主刀然

    老徐被安排到了急诊中心的病房内,整个科室都动了起来。

    惊讶和好奇是一方面,主要还是现实的考量——胃癌手术,急诊科可没做过啊,凌治疗组的助手们没做过,科里的护士们也没护理过,这时间,自然是能学习的就学习,找得到帮手的就赶紧去问。

    没人会说凌然接一个胃癌手术不合理,大部分人都没资格说这个,再者,大家看着凌然两年多的时间里,从阑尾炎做到了肝切除,早都知道他是要开新术式的,只是没想到是癌症相关的手术罢了。

    而且,对科室的其他人来说,同样是切胃,切胃癌是比切胃溃疡的收益高的,就像是切肝癌的奖金会比单纯切肝的奖金要高一些的。现在的急诊中心的奖金有三分之一强是有赖于凌治疗组的,凌然要开一个收益更高的术式,大家自然更倾向于配合。

    霍从军参加某会议,只骂了半场人,就收到消息,匆匆忙忙的回了云医,找到凌然,开口就问:“你能拿下胃癌手术?”

    “可以,欧阳主任也答应给我打下手了。”凌然回答的很全面了。

    “欧阳堪吗?”

    “是的。”

    “哦,欧阳堪这么好说话啊。”霍从军心里不多的紧张瞬间放下来了。对高阶外科医生来说,开一种新术式并不像是小医生那么复杂,这就好像会修轿车的高级修理工,被派去修理坦克,固然是要遇到无数多的问题,但入门和精通的速度还是要比小新人快的多。

    到了能做肝切除的医生,若是要类比的话,起码相当于能修理船舶的高级工程师了,别说换一种船了,就是将之换去修飞机,只要有人带,学习进度也是非常快的。

    最重要的是,有欧阳堪在场的话,凌然即使做的不怎么好,也算是有人兜底了,至少霍从军本人是不慌了。

    “你是怎么想的,突然要做胃癌手术?”霍从军又问了一句:“现在的手术,你已经要做不过来了吧。”

    “是病床不够了。”凌然的表情淡然,他剩下的精力药剂多的都要发霉了,急诊中心的病床却是越来越稀缺。

    霍从军一愣,转瞬嘿嘿的笑出了声,连忙换过话题,道:“病人是怎么一个情况?”

    他做了多年的主任,自然知道,科室内的管理要重视手术,但手术的事,归根结底还是病人的事。

    凌然自然不会隐瞒,一五一十的描述了情况,道:”病人要求,我也愿意给他做胃部切除的手术……”

    “你没有做过胃癌手术的,病人知道吗?”

    “知道。”

    “让欧阳堪做手术,你给打下手,会不会效果更好?”霍从军听到烈士独子,思维的角度也就略微发生了变化。他本人就是军医出身的,对纪律部队仍然很有感情。

    凌然毫不犹豫的摇头:“我做的更好。”

    主刀医生是决定手术整体思路的医生,也是一场手术的绝对权威。假如凌然没有掌握胃切除术也就罢了,他现在既然有相关的技能了,那么,从手术开始的手术入路,再到切除范围的选择,手术过程的控制,最后到扫淋巴的收尾,凌然的技能等级都是全面超越欧阳堪的。

    就是以手术经验来说,做了近千例的肝切除术的凌然,落在其他场合,都是可以居高临下的俯视做了近千例胃切除术的欧阳堪的。

    在外科鄙视链上,做胃的也就是比掏屎的高端一点,但它高端的程度,也就是从胃到肠的距离罢了,用胃内容物来形容的话,可谓是半屎掏,乍听起来,还带点日式风格。

    欧阳堪唯一占优势的地方,也就是胃癌手术本身做的比较多,对术式了解的比较多,但这一点优势,相对凌然所掌握的技巧来说,只是天平旁的小砝码罢了。就好像美国体系的外科医生,住院医生涯结束,成为主治以后,都是有侧重点的大科室制霸,今天做肝切除,明天做胃切除,可以说是非常普遍了,厉害的医生,甚至会从颅脑一路做到泌尿。

    当然,这也是因为美国的外科医生数量稀少,一间医院里能养得起的数量也不多,但是,既然美国的外科医生能做多个科室的手术并保持一定的水准,凌然自信,自己目前掌握的多种技能,一定可以发挥比欧阳堪更好的医疗效果。

    欧阳堪原本也不是什么天才外科医生,他就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优秀医生罢了。

    这种优秀,可以让他读书的时候自医学院脱颖而出,分配到昌西省最好的医院,可以让他在新人期间自科室脱颖而出,成为同期最快晋升的主治,同期最快的副主任医师,但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了。要论天才,到了国家级的层面,贺远征这种40多岁成为科室大主任的医生都太勉强,因为他是机缘巧合才坐上来的。

    强悍的天才系医生,是能五年发七篇《新英格兰》,三年干出一个新术式,十五年一轮再造学科新标准的。

    凌然并不熟悉欧阳堪,但他确定自己的技术更好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道:“我主刀的成功率更高。”

    “不开玩笑。”霍从军认真的再次确认。

    凌然盯着霍从军的表情,没有回答。

    霍主任哈哈的笑了出来:“开个玩笑,知道你不开玩笑的。”

    凌然依旧只是默默的看着霍主任。

    霍从军笑笑,又叹口气:“这样的话,得给欧阳堪好好说说,他有什么要求?”

    “没有。”凌然回答。

    霍从军笑笑,拿起手机,打给了左慈典。

    几分钟后,霍从军放下了手机,讶然道:“这个欧阳主任,还真的没要求,甘心做助手?”

    凌然未答。

    霍从军依旧是自言自语:“他是要参加术前会诊的吧,那应该会提点技术方面的意见,然后给你打下手顺便兜底?这个人这么好欺负的?”

    凌然抬眉。

    霍从军的表情已逐渐飞扬:“这么好欺负的医生,现在也不容易找了。凌然你干的好,干的好!”

    “我只计划给徐警官做一台手术。”凌然觉得霍从军走的远了。

    霍从军只是发出爽朗的笑声,像是一只在老年旅行团里打滚的翡翠貔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