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世子宫九(四十五)

    南角的一处书房小院里, 一声高过一声的女声从紧闭的门扉内传了出来,似痛苦……又似欢愉。

    “啊……啊,少爷,轻点,奴……奴婢真的受不住了。”

    “呵~口是心非的小浪蹄子,你心下只怕是怪少爷我不够用力吧!嗯?”

    话音刚落, 此起彼伏的拍打声愈见激烈,涓涓戏水之声如同浪潮拍岸, 久久不歇, 直至……

    “啊……呀!”

    一道娇俏尖利的尖叫声骤然而起, 一同响起的还有年轻男子舒畅的闷哼之声, 随后……便是两道微喘的声息。

    过了会,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后,云雨方歇的人方才开了口。

    “少爷~”

    “嗯?”

    “奴婢将所有都给了少爷,少爷当真会将奴婢收房,让我成为您的姨太太吗?”

    “这是自然,少爷我何曾骗过人。”

    “可是,奴只怕少夫人那里……呀!”

    仿若被人掐了一把的娇声痛呼下,响起是一道颇为气恼的男子声音:“你当少爷我是纸拼的,有我在一日, 府里还轮不到她做主, 就她那么一个……少在我面前提她, 明不明白?”

    “……是。”

    “哼!想起她我就来气, 长得不怎么样脾气却是不小, 她就算是知道了我两的事又如何,有我保着你,她难不成还真能把你怎么着了,最多是哭几声罢了。”说到这,男子的话语里迅速带了些气急败坏,“那个妒妇,平日里就管得宽,其实自己也不过是个奴才的女儿,你们两的身份还不知道谁比谁高贵呢,当日若不是受她算计,我李家堂堂一个书香世家,如何会迎这么个奴才秧子做少奶奶,想起来就可气。”

    听到男子这般说法,女声忍不住小小的惊呼出声:“当日竟是少奶奶算计的?奴还以为……”

    “这是自然,若不是那日周围撞见我救了她的人太多,封不了口,加上她那娘在这镇南王府里还有些身份,对我施加了些压力,我毕竟是要科举的,如何能坏了名声,不然的话……我缘何会娶这么个夫人,要不是我上京后还需她和她那个娘帮些忙,单単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的善妒嘴脸,我早便一纸休书休了她了,哪还会留她到现在?”

    “就是,少奶奶也太不识相了,少爷快消消气,若是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了。”娇俏的女声顿了顿,随后便继续道,“不过夫人的母亲虽是这荣安县主唯一的奶娘,但她在这府里的地位似是与夫人同我们说的不同哪,否则……怎么给少爷安排了这么个角落处,实在是……”

    “……”

    一阵压抑的沉默之后,男子才带着些恍然的咬牙回道:“你说的不错,果然是奴才秧子,心思就是多……”

    门外。

    听着里面越发不堪的话语,僵着身子站立了许久的冷清韵惨白着一整张脸,久久无法平息心中涌上来的怨恨,但最终……她还是忍住了没有闯进去。

    她没有直接推门而入将里面的人抓奸在床,甚至还拦下了身边丫鬟的动作,为的……不过是她现在的身份罢了,就像里面的那人说的,若当真撕破脸,最终吃亏的……也只会是她。

    现在因着她母亲还在镇南王府当差,若是说破,先不说里面的男人会如何恼羞成怒,又或是碍于母亲的身份敷衍她两句,甚至家中的婆母也会佯装站在她这边,然后再不痛不痒的惩罚下自己的儿子,但实际如何,她心里又何尝不明白,也是到了现在,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这个举人夫人的身份是如何的飘摇不定,若是背后无人,即便出错的是男子,那人也可以一纸休书将她抛下,另寻新欢,而即便如现在这般受制于她,也不过是看在镇南王府的面上,但在将来……她的母亲总会走在她前面的,到了那时,她或许早已人老珠黄,比之现在还有不如,那么……她又该何去何从?

    想到这里,即使身在炎炎烈日之下,冷清韵也进不出生出了一身的冷汗,心口升起的寒意尤是止也止不住。

    她愣了许久,直到身边的丫鬟带着焦虑的轻声呼唤:

    “小姐?”

    “……我没事。”冷清韵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神色,随后脚下一转,往院外走去,“走吧~”

    男人靠不住,她得找母亲商量一下退路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最后看了眼门后,接着眉一挑,转身低头迈步之际……掩下了眸中的狠色。

    身后,看着自家小姐依旧□□的背影,丫鬟只觉很是心疼,同样忍不住一脸不甘的回头看了眼后面那依旧紧闭的门扉,脸色难看的气哼了一声后,方才追上对方的脚步,迅速随之往院外走去。

    路上。

    冷清面色依旧有些惨白,但较之方才已好了许多,她一边脚步匆匆的往回走去,一边埋头思索着什么,或是因此,心神便有些不定,前方的路也便没能像往常那般看得清楚,很是不巧的,刚转过一个月门角,迎面便撞上了人。

    “啊!”

    “呀!”

    两道惊呼后,紧随着的便是“彭!”的一下,重物落地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哗啦啦”的颗粒散落在地的声音。

    被撞倒在地的冷清韵不等看清来人,对方已嗖的一下窜起了身,接着便是趴在地上一阵急急忙忙的收拾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道中年女子厉喝的声响:

    “快,快,快,快捡起来,这一盒可都是世子送给县主的南海大珍珠,个个价值连城,一盒就十个,寓意着世子与县主十全十美的婚事,若是少了一颗,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话落,身后跟着的一排小丫鬟们也迅速埋头找了起来,一时间,弯腰埋头的众人倒是将路口堵了个正着。

    被自家丫鬟扶起身的冷清韵看了眼身前的情景,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先开了口,同那个领头的老嬷嬷道:“刘妈妈,刚才实是我的错,撞上了这个丫头,不若也让清韵来帮忙找找吧!”

    这般说着,她的身子却没有动弹,而对面的刘妈妈也是府里的老人了,自是知晓她的个性,因此虽心下腹诽不已,面上却是依旧热情的迎了上来,笑着道:“如何敢劳动清……啊不,现在该称呼您为举人夫人了,夫人你可是享了大福了,都是官家的人了,这种小事怎用得着你亲自动手,自有下面的人收拾呢!”

    说着,看了眼依旧拧着眉的人,刘妈妈紧跟着道:“况且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刘妈妈还是看得清的,实是我手下的丫鬟不懂事,冲撞了夫人,我都还没谢过清韵你的大人大量呢,怎么好意思再求其他。”

    听着刘妈妈这一通明显讨好的话,冷清韵的脸色终于好了许多,她先是矜持的抿了抿唇,仰了仰头后才温声回道:“不妨事,小事尔,只是……刘妈妈也是自小看着清韵长大了,即便我现在嫁了出去,刘妈妈也不当与清韵如此的生分了,唤我清韵便是了。”

    “李夫人客气了,礼不可废。”

    一阵毫无意义的寒暄过后,冷清韵这才转了话头,先是微微探头看了眼身后丫鬟们捧着的一堆妆匣和盘子,接着才仿若随意的开口问道:“刘妈妈拿着的这些是……”

    “这是今日太平王世子给我们县主送来的东西,说是新得的小玩意,让县主赏玩的。”

    “哦?你说的太平王世子,莫不是就是刚刚在花廊下同瑚儿说话的那个。”冷清韵一边说着,一边很是理所当然的走到那些小丫鬟的身边,挑开了盘子上的红布看着盘子和匣子里满满的珠宝首饰,面上不觉,嘴上却道,“他就是皇上下旨给瑚儿寻的夫君……太平王世子吗?”可真是……有福气。

    联想起之前见到的那名英俊贵公子,再对比自家的夫君,冷清韵一时间……竟觉再是嫉妒不过,心里的气恼生生要将心□□开了般,但脸上却还要做出毫不在意的模样,却不知在别人眼中自己的脸上其实已满面寒霜。

    “这位世子对瑚儿倒真是上心,瑚儿这回算是如意了。”

    看着冷清韵满脸明显的妒色,刘妈妈先在心里暗笑了一声,嘴上却是故意得意的道:“那可不,这位未来的姑爷对我们县主可不仅仅是上心这么简单,不说当日那圣旨刚刚下,便迫不及待将聘礼送上门的动作,便是这些日子以来,也是隔三差五的上门来,或是邀县主出门游园,或是与其在府里琴棋相伴,而且每一回都必然会带一些新奇而精巧的东西送给县主,这么些日子下来,送来的东西竟是都不曾重样的,想来,这世子爷必定是对我们县主一片痴心,情深似海了。”

    看着刘妈妈那与有荣焉的一张脸,冷清韵只得扯了扯嘴角,违心的应合道了句:“……或许吧!”

    “不是或许,是一定。”看着冷清韵难看的脸,刘妈妈一字一顿的肯定道。

    ……

    过了会,掉落的珍珠终于全部找回,堵住门口的众人这才散开,冷清韵也没再多说些什么,只对着刘妈妈一颔首,人便离开了。

    月门口。

    看着冷清韵那道身姿袅娜的背影慢慢远去,刘妈妈终是忍不住,“呸”了一声,脸上满满的嫌恶:

    “哼,个不懂规矩的臭丫头,跟你娘一个德行,白眼狼!”

    说完,迅速扭头扫了眼周围的众多小丫鬟,喝道:“看什么看,还不走?等着挨骂吗!”

    “奴婢不敢!”

    “那还不走!”

    “是。”

    齐声应声完毕后,一群人再次排成了一列,慢慢往前路走去。

    …………

    傍晚时分,西厢的一处房间里,已经在自家母亲面前哭诉了一下午的冷清韵拧了拧帕子,最后对眼前的人道:“娘,我不管,我不要再同那个人在一起了,你帮我除了他吧!”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中满是狠色,神色却是毫无异样,话里也很是理所当然的寻常,仿佛要人动手除去的……不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更不是自己曾经倾心相待的夫君。

    听到这话,一脸慈和的方嬷嬷面上也是寻常,只是有些心疼的摸了摸自家女儿的头,哄道:“他有负于你,娘自然要为你出这口气,只是……若是贸然将人除去,韵儿你不就成了寡妇了吗,你还这般年轻,花一样的年纪,娘不想你走我的老路,你甚至还没个孩子傍身。”

    “我不管,反正我跟他是过不下去了,娘只说应不应我吧!”说着,冷清韵想到了方才的事,再也掩盖不住心下的嫉恨道,“便是戚珊瑚那个贱人都能得到堂堂王府世子的青睐,除了这个身份,我哪里比不上她,凭什么她要什么就有什么,娘,你曾经说过,只要是她有的,我也一定有,且只会更多,这话你还记得吗!”

    看了眼一脸惊讶的母亲,冷清韵咬着牙道:“娘,我也要嫁世子爷,即便只是一名小小的妾侍,我也心甘,娘,你要帮我!”

    “……”

    看着自家女儿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方嬷嬷愣了愣,接着……却是忽的勾唇一笑,看得对方一脸的紧张,最后却是满眼宠溺的道:“娘自会帮你,当初既是这般应承了你,那么……娘便绝不会对你食言而肥,韵儿,你是娘在世上的唯一,不论你要什么,做什么,娘都必定依你,不论是从前的李家公子……还现在的这个世子夫人之位。”

    “世子夫人之位?”冷清韵惊讶了一瞬,却也到底知晓这回不同于上一回,因此话里难免带了些迟疑,“娘你真能办到?”

    “这是自然,只要运作得当便是。”

    说到这,方嬷嬷那张敦厚慈和的脸上突的露出了一丝诡笑,眼神中……满是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