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绞肉机计划

    “陛下,微臣以为,在大裁军之前,应该先将吐蕃跟爪哇两国解决,如此才能不留后患,安心裁军。”贾诩说道。

    “臣附议!”

    杜如晦跟着点头赞同,说道:“眼下非洲战事停歇,中原一统,美洲暂无动静,正是抽出精力,彻底解决两国的最佳时机。”

    张良也参和进来,进谏说道:“天竺阿育王朝是帝国称霸亚洲的最大障碍之一,此番更是悍然吞并吐蕃王朝,损我华夏之威。当此之时,帝国绝不能妥协,必须以铁腕兵锋,给予坚决回击,将阿育王朝赶出华夏领土,捍卫华夏荣耀。”

    欧阳朔默然,还是看向贾诩,“爱卿可是已有良计?”

    “正是。”

    贾诩按捺住心中忐忑,将他命名的“绞肉机计划”和盘托出。贾诩说完,整个御书房的空气都为之一寒,直接降了十几度。

    “这……”

    欧阳朔眉头紧锁,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走动。

    张良跟杜如晦两人,则是用既敬畏又惊疑不定的眼神,死死看着贾诩,谁也没想到,贾诩竟如此之疯狂。

    阿育王朝强,强在其四百五十万禁军。

    贾诩的“绞肉机计划”,就是针锋相对,建议将两百万四国军队悉数派往吐蕃战场,在西北战区的统一指挥来,来一场惊天消耗战。

    让整个吐蕃王朝,变成一个巨大无边的绞肉机。

    “如此一来,既消耗了阿育王朝的禁军,又解决了两百万大军的安置问题,可谓一举两得。只有战场上的幸存者,才有资格被编入大夏军。”

    贾诩如是说。

    欧阳朔重新坐下,看向杜如晦,“克明,你怎么看?”

    “蜀地到吐蕃,道路艰难,需翻山越岭。将大军运往前线,已经是非常困难之事,更遑论提供两百余万大军所耗之粮草物资,更是难如登天。”

    杜如晦这是变相地不同意此计划。

    确实,如果要提供两百万大军之消耗,仅凭蜀地行省是支撑不起来的。蜀地往吐蕃运输物资是一难,其他行省向蜀地运输物资又是一难。

    就算是从临近的荆楚行省将粮食运往吐蕃,路上的消耗也将非常之惊人。

    “得不偿失。”杜如晦说道。

    贾诩却有不同看法,“我们难,阿育王朝一样难。这种时候,比拼的就是双方的意志跟决心,谁更狠,谁就能赢。”

    杜如晦还是有些不同意,转而说道:“能不能从河套行省出兵?有南疆都护府做后盾,从河套出兵的话,后勤保障能更顺畅一些。”

    贾诩摇头,“从河套出兵,只能攻打孔雀王朝。”

    “那也没什么不好啊。”

    两人这是杠上了,欧阳朔全程一言不发,任凭两人辩论。

    贾诩道:“阿育王朝始终是帝国最大隐患。如果攻打孔雀王朝,就算得胜,占领之后,还是要面临全盛时期的阿育王朝的威胁,说不定笈多王朝也会参与进来。一个不好,没有守住,就是白白为阿育王朝做嫁衣。”

    “再者攻打孔雀王朝,也无法解决吐蕃问题。打蛇就要打七寸,既然认定阿育王朝是最大威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其消耗掉。”

    杜如晦反驳说道:“我们耗费巨资,不惜跟阿育王朝打消耗战,不是同样也在为孔雀王朝跟笈多王朝做嫁衣吗?”

    贾诩就是一笑,“眼下的天竺区格局,是一强两弱。在阿育王朝表现出极大的攻击性之后,想必孔雀王跟笈多王都坐立难安。”

    “如果阿育王朝陷入吐蕃之战,依我看,孔雀王朝跟笈多王朝不仅不会相助,反而还会趁火打劫,在天竺本土对阿育王朝实施围剿。”

    “因此,不管哪一方最终获胜,削弱的都是天竺区的整体实力,为帝国将来攻打天竺,奠定坚实基础。”

    杜如晦哑然,他没想到,贾诩思虑竟如此周全。

    显然,“绞肉机计划”不是贾诩的临时起意,而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推演,才拿出来的成熟方案,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诡异的是,两人在辩论中,丝毫没提,将两百万大军送到前线消耗,是否妥当与公平的问题。显然在这一点上,两人取得了默契,并不点破。

    贾诩补充说道:“而且运送粮草物资,也不是真有看起来这般困难。除了从蜀地行省运输,西海行省、云南行省以及南疆的河套行省,都跟吐蕃接壤,完全可以从四路挺进,源源不断地向吐蕃运输物资。”

    “在这一点上,我们其实比阿育王朝更具优势。而且第一季粮食已经收割完毕,正是难得的丰收季,正好可支撑起这一场消耗战。”

    “此天佑帝国,必一战而定之。”贾诩总结说道。

    杜如晦再无话可说,转身向欧阳朔行了一礼,“陛下,臣再无异议。”

    欧阳朔默默点了点头,最后看向张良,后者起身,同样行了一礼,道:“陛下,千秋功业,在此一举。有的险,是必须要冒的。”

    “既如此,那就照此办理吧!”

    这一刻,欧阳朔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理智的让人心寒。

    此话一出,将影响两百余万大军的命运,影响周围十余个行省的劳役调配,影响帝国大半年的粮草物资储备。

    重若千钧,欧阳朔却已学会轻拿轻放。

    “诺!”

    张良、杜如晦以及贾诩三位大臣齐齐行了一礼,告辞离开。

    …………

    七月下旬,在阿育王朝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夏掀起了一场自建国以来,规模最大,波及范围最广的后勤大作战。

    在枢密院的统一调配下,在南疆都护府以及诸行省衙门的配合下,数以千万计的粮草物资,如潮水一般,涌向西海、蜀地、云南以及河套四行省。

    按朝廷统一要求,关西行省跟河东行省,对接西海行省,也是最北的一条运粮路线;荆楚行省跟湘南行省,对接蜀地行省。

    川北行省跟川南行省,对接云南行省。

    河内行省对接河套行省,也是最南面的一条运粮路线。

    也就是说,为了筹划吐蕃之战,大夏足足动员了十一个行省的资源,这不仅在大夏绝无仅有,就是放眼全球,也是绝无仅有。

    为了这一战,大夏真是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