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凤堡之战(上)

    大周王朝,邯郸城。

    接到廉颇的请示,帝尘虽然没有发作,内心却很是有些不爽,“老廉颇真是越来越胆小了,不过是被大夏军击败几次,就怕成这样。”

    出城的大夏禁卫三个军团,大晋禁卫四个军团,相比大周御林军,在兵力对比上并不占压倒性优势。

    “就算打不过,拖住对方总做得到吧。”

    大周的战略是很清晰的,只要御林军拖住敌军三四天,等到剩余大周军剿灭烈焰军,回师之后,谁欺负谁还不好说呢。

    帝尘下令:“告诉廉颇,死守四天,否则提头来见。”

    “诺!”

    …………

    落凤城郊,御林军营地。

    接到军令,廉颇立即动员起来,检查防线跟营地,整军备战。

    跟山海城一样,落凤城所在地也是一个小型盆地,只有一个入口跟外界连通。入口长五里,呈喇叭口形状,越往里越窄。

    大周御林军正是把守在该入口,企图将落凤城锁死。

    廉颇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将,又以擅长防御著称,大夏跟大晋联军想要在短时间内攻破廉颇镇守的防线,难度可想而知。

    这也是帝尘的信心来源,他还就不信了,大夏禁卫真的无所不能,连这样的钢铁防线都能撕破。

    唯一对联军有利的是,入口最狭窄处,大晋修建的凤堡,因为易守难攻,还没被大周军拿下。

    否则的话,这仗根本没法打。

    下午两时,联军一一进驻凤堡,进行大战前最后的准备。

    作为军事要塞,同时也是拱卫都城的最后一道堡垒,凤堡之坚,自然毋庸置疑,就是强悍如大周御林军,短时间内也拿凤堡没法。

    凤堡外侧有一高塔,塔高百米,系堡垒最高建筑,同时也是堡垒的瞭望台,一眼望去,将整个喇叭口尽收眼底。

    霍去病跟蒙恬两位将军,在凤堡守将的带领下,来到塔楼最高处。

    历史上,在秦国统一华夏之后,蒙恬率三十万大军北击匈奴,收复河南地,率军修了万里长城和九州直道,克服了国内交通闭塞的困境。

    霍去病同样是因抗击匈奴而扬名天下。

    两位将军虽然是初次见面,却无多少隔阂,霍去病更是主动尊蒙恬为主将,一则蒙恬是主,霍去病是客;二则蒙恬生于秦,霍去病生于汉,是前辈。

    蒙恬也不推辞,坦然接受。

    军中最忌讳的就是令出多门,统一指挥是非常有必要的。

    站在塔楼顶层,朔风猎猎,吹起两位将军的猩红披风,犹如绝代双骄,蒙恬指着楼外连绵起伏的大周军营地,说道:“廉颇不愧是战国名将,军营布置的进退有度,几乎看不到一丝弱点,毫无可乘之机。”

    顺着蒙恬的目光望去,但见大周御林军营地,就着入口地势逞扇形排列,以师团为基本作战单位,从凤堡脚下一千米处始,一直排到入口最外围。

    洁白的营帐,飘荡的各色旗帜,整齐划一的军阵,煞是壮观。

    霍去病跟蒙恬都是绝世名将,更是看出,整个营地看似杂乱,实则按照九宫八卦原理布置,闯入其中,就像闯进一个巨型迷宫。

    他们现在站在高处,自然将敌营布置看的一清二楚,可一旦交战,陷入茫茫营地之中,一个不好,就不辨东西,更遑论破阵了。

    一旦进阵,就成了睁眼瞎。

    霍去病说道:“没有弱点,就处处是弱点。敌人走精巧之路,我方唯有以力破之。”说到这,霍去病看了蒙恬一眼,跟着说道:“进攻时,需一人在凤堡指挥,一人率部在阵中搏杀。大夏军愿为先锋。”

    正如霍去病所言,既然进入阵中拼杀容易变成睁眼瞎,那就在凤堡设一双眼睛,居高临下,通过旗帜指挥场上大军。

    这对指挥官的要求非常之高,需总揽全局,再根据战场实际情况,灵活指挥调度,确保场上大军能破阵而出。

    蒙恬,无疑是合格人选。

    可蒙恬不愿,“还是让我们当先锋吧,你在塔楼指挥。这毕竟是大晋的主场,第一场硬仗,大晋军义不容辞。”

    大晋王朝虽小,但也是有骨气的。

    霍去病还是不同意,“将军不要忘了,此战的真正目的,是掩护大夏军冲出敌营,我们不出击,怎么突围而去?”

    蒙恬一笑,显然早就想到这一点,“那就让大晋军先战一场,替你们探一探敌营的虚实。你在塔楼指挥,借机摸清敌营变换规律,这样一来,明天正式闯阵,把握就会大很多。”

    见蒙恬说的有理,霍去病这才答应下来。

    他们虽然自信,可也没自信到,仅第一次冲锋就能破敌。像廉颇布下的这等大阵,非反复试探不可。

    否则的话,你以为看清,很可能是敌人留下的陷阱。

    孤注一掷的话,可是分分钟就会翻船。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蒙恬转身离开塔楼,下去集合部队,准备出城跟大周御林军正式过招。

    出征之前,蒙恬这般训导禁卫军将士。

    “儿郎们,大周军嚣张的已经够久了,我们也忍的够久了。现在就是我们捍卫大晋荣耀,为大晋禁军正名的时刻,你们说,该怎么办?”

    “杀!杀!杀!”

    憋屈的大晋禁军将士,早就战意盎然,一点就着。

    蒙恬见了,满意点头,他方才跟霍去病力争,要打响第一战,除了试图敌阵,另外一个目的,就是鼓舞军队士气。

    大晋禁军,太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来证明自己。

    “出发!”

    蒙恬一马当先,率部冲出凤堡大门,向敌军阵地杀去。

    一队接一队的铁甲骑兵冲出大门,卷起滚滚烟尘,跟在骑兵身后的则是跑步前进的步兵,浩浩荡荡冲出凤堡大门,踏进战场。

    因为是试探性进攻,蒙恬没有出动全军,仅点了第一军团出征。

    就算如此,七万大军掀起的烟尘还是遮天蔽日,就像一股龙卷风,向大周御林军营地冲去,直欲将敌军吞噬殆尽。

    大周御林军同样不示弱。

    刚还平静的营地,就像一滴水掉进油锅,瞬间沸腾起来,军营各处,突然冒出一队队军士,准备将闯进营地的敌人淹没。

    凤堡塔楼顶端的霍去病见了,眼神一凝,廉颇摆下的大阵果然有些门道。一想到这,霍去病变得更加聚精会神。

    蒙恬也是厉害,既然打着试探的主意,率部杀进去之后,凭着名将的直觉,率部在营地中横冲直撞,看似野蛮,实则是在不断试探敌营虚实。

    霍去病见了,眼神一暖。

    对大晋军,霍去病首次升起一丝敬意,这是一群值得尊敬的合作伙伴。

    …………

    大周御林军营地,某处高地。

    廉颇望着阵前的混乱,脸上平静无波,显然对此阵非常有信心。在他的指挥下,五个军团,二十五个师团,配合有序,进退有度。

    随着时间推移,渐次将闯进阵中的大晋禁军切割,准备分而食之。

    就在此时,变故出现了。

    只见刚才还横冲直撞的敌军,突然又变得生龙活虎,似乎有一根看不见的丝线,将他们重新串联成一体。

    面对大阵的围剿,闯阵的敌军一下变得灵活起来,或躲避,或迎击,原本已经散开的部队,竟然神奇般地再次聚合起来。

    廉颇知道,他遇到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