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一诺千金

    “嗖!嗖!嗖!”

    中心的弓弩手得令,朝空中飞人展开射击,因为用的是神臂弩,速度极快,杀伤力也很强,玩家一个不慎,就可能中箭落地。

    一旦落地,绝无幸存的可能。

    冒险玩家也不是吃素的,能被选做空中飞人的,一个个身法着实了得,有的甚至能在空中改变身形,躲过箭矢。

    也就瞬息之间,就有玩家在中圈落地,掀起杀戮。

    如果换做一般军队,此时怕是已经慌乱,可城卫军不一样,他们早已经历过无数次的生死考验,慌而不乱。

    外圈依然守的密不透风,中圈则在赵四虎的亲自带领下,击杀来犯之地。赵四虎不仅是一名指挥官,也是一位高手。

    一手五虎断门刀,从盖亚一年修炼至今,早已臻至化境。

    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精英团团长,都打不过赵四虎,这也是欧阳朔安排的定海神针,就是用来防止意外的。

    “散开!”

    赵四虎一声怒吼,提刀而上,刀光一卷,就将一位玩家罩住,跟着就见白光闪闪,发出铿锵之声,前后不过半分钟,就将该玩家拿下。

    拿下一人,赵四虎毫不停留,向其他地方杀去,真是来去如风。在赵四虎的指挥下,城卫军很快稳住阵脚,将所谓的空中飞人团团围住。

    此等威慑,着实骇人。

    看台上,不独血色浪漫,就是谢思韵等行会首领,也不禁惊呼出声,这才知道,他们之前真的是小觑天下将领了。

    尤其是更新之后,这些猛将在得到加强的情况下,每一位都是杀神。

    赵四虎这位非历史武将都有如此威势,那么像吕布、恶来、马超那等传说度极高的历史武将,又该有着怎样的战力?

    血色浪漫简直不敢想。

    或许,让他跟吕布对战,都未必赢得了。

    要知道,在上一届的天下武道大会上,血色浪漫可是力压全球高手,夺得“天下第一”的名号,就连功法兵器都是第一流的林靖,都败给血色浪漫。

    冒险玩家的骄傲,正在被击溃。

    “盖亚还真是偏心啊!”血色浪漫心思复杂。

    这一点,却是血色浪漫想岔了。仔细想想,玩家修炼不过五年,真正跟现实同步的修炼,时间甚至更短,比不上吕布等历史武将,实在太正常不过。

    历史上,像吕布等猛将,哪个不是从小就练武的?!

    所以说,盖亚还是非常公平的,如果冒险玩家能轻松击败他们,那么历史武将又有何特殊之处,难道是大白菜,不值钱吗?!

    那才是真的不公平呢。

    …………

    很快,赵四虎就稳住场上局势,让精英团的空投计划宣告失败,虽然引起城卫军的混乱,也杀掉二十几位弓弩手,自身也损失惨重。

    在城卫军有防备的情况下,他们再想故技重施,已是不可能的了。

    精英团团长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瞥了看台一眼,远远看到会长凝重的表情,一咬牙,下令:“兄弟们,别给行会丢脸,给我强攻!”

    “是!”

    当初选择哪个精英团接受决斗,血色浪漫也是征询了大家意见的,这批人能自愿参加决斗,自然没有一位怕死之辈。

    每一位,都是铁血铮铮的汉子。

    随着团长的一声令下,剩下的成员或是组队,或是单枪匹马,施展出平生绝学,向城卫军杀去,很是有一股视死如归的气概。

    这些汉子杀到城卫军跟前,或是使出隔山打牛的手段,直接透过盾牌,将后面的刀盾兵击杀;或是以快打慢,剑光闪烁,角度刁钻至极,顺着空隙,直取刀盾兵面门。

    有的使出硬身功夫,硬抗着城卫军的攻击,以绝强力道,狠狠击打盾牌,以肉拳击打盾牌,竟发出铮铮之声,着实骇人。

    还有的使出奇门兵器,如长鞭,倒卷入中圈,将长枪兵的长枪卷起,或者干脆将整个人卷起,拖到阵外。

    甚至还有的使出毒药,掷入阵中。

    这一下,着实给城卫军带来大麻烦,他们何曾见过这等奇怪攻势,就是跟怪兽作战,也没有这样诡异的。

    前后不过一刻钟,外围的刀盾兵就损失惨重,中圈也是混乱不已。

    关键时刻,城卫军铁一般的纪律,终于显现出来。将士们悍不畏死,外圈有人倒下,中圈立即就有人走过去补位,没有一丝犹豫。

    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长枪兵的刺杀也从未停歇,一波接着一波,给精英团造成极大干扰,不断有玩家战死,化光而去。

    中心的弓弩手,一边躲避毒液,一边抛射,勇猛至极。

    赵四虎就像一尊战神,不断在四处游走,一边“救火”,一边组织攻势,鼓舞士气,让整个方阵继续运转下去。

    从看台上望去,城卫军的转轮大阵在精英团的强攻下,外圈已经破破烂烂,摇摇欲坠,一副马上就要散架的样子,可见他们面临何等压力。

    就算如此,这个军阵却奇迹般地一直在运作,顽强地抗住这一波。

    明眼人都看得出,城卫军的单体战力绝比不上精英团,可就是这些普通战士组合在一起,却发挥出让人心惊胆颤的力量。

    “这就是军队!”

    铁一样的纪律,长期战斗结下的生死之情,让城卫军将士能毫不犹豫地为战友挡枪,为了创造一个战机,他们甚至可以慷慨赴死。

    精英团就算再怎么熟悉,也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惨烈的厮杀还在继续,可一众观看决斗的行会首领,却渐渐沉默下来。

    双方一个猛攻,一个死守,谁都不想输,更不愿退让半分,一个个都使出全力,他们是在为荣誉而战,更是知道此战胜负之分量。

    校场是夯实的黄土地,坚硬无比,可在双方的厮杀下已经尘土飞扬,地面裂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裂缝,鲜血跟黄土掺杂在一起,分外刺眼。

    可见此战厮杀之惨烈。

    随着时间推移,战场形势又是一变。

    精英团攻击受挫,锐气已失,反倒城卫军,在拼死挡下敌人最强一击之后,不做停留,悍然发起反击。

    “散!”

    赵四虎果断下令,撤去转轮大阵,准备趁着敌人气泄之时,由守转攻,发起一波反击,彻底将敌人击溃。

    眼见如此,精英团成员露出绝望神情。

    这般打下去,五百人的精英团怕是真的要被打残,可他们又不愿认输,这事关行会荣誉,更关乎他们个人的荣辱。

    “投降?那不是我们血煞人的风格!”

    就在此时,一直没出声的欧阳朔,看了旁边的杜如晦一眼,道:“擂鼓,此战到此结束,双方互有伤亡,不分胜负,以平局论。”

    杜如晦如有所思,拱手行礼:“诺!”跟着起身,传令去了。

    很快,校场就传来休战退兵的战鼓声,城卫军最先反应过来,没有一丝犹豫,冲锋到一半,硬生生停了下来,就地列队,整肃军容。

    对面的精英团见此,眼中惊疑不定。

    精英团团长心中叹息一声,又暗暗松了一口气,神情复杂地望了看台上的欧阳朔一眼,道:“列队!”

    “是!”

    欧阳朔主动起身,来到血色浪漫等人所在的看台,道:“【血煞佣兵团】精英团不愧是一等一的勇士,让我大开眼界,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再打下去,双方的伤亡就将急剧扩大,就以平局论,如何?”

    血色浪漫在鼓声响起的那一刻,已经有心理准备,即便如此,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看了欧阳朔一眼,“就依您之断!”

    他无法拒绝这样的建议。

    欧阳朔点了点头,转身,看向校场列队的幸存者,运起真气,让声音传遍整个校场,“勇士们,你们今天献上了一场充满血性、勇气跟智慧的战斗,无愧于身上肩负的荣誉跟使命。每人赏金三百,以为贺;战死者,朝廷将负责抚恤,每人可领到五百金币的补偿。”

    “谢王上!”

    城卫军最先反应过来,在赵四虎的率领下,齐刷刷行了一个标准军礼。

    精英团迟疑一下,还是跟着致谢,三百金币,即便是对精英玩家,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而对阵亡者来说,五百金币可是雪中送炭。

    欧阳朔的胸襟跟豪爽,实在让人折服。

    见此,欧阳朔微微一笑,转身看向血色浪漫,“我就越俎代庖了,还请不要介意。只是很遗憾,终究没能将这些勇士收入军中啊。”

    血色浪漫神情一肃,神情变得郑重无比,显然心中已经有了大决断,他双手抱拳,躬身行了一礼,“王上胸襟,我是彻底服了,如果不嫌弃,还请收下我们,让我们成为大夏军的一份子,共同捍卫大夏荣耀,捍卫华夏荣耀。”

    欧阳朔见了,眼中迸发出璀璨光芒,兴奋说道:“能得【血煞佣兵团】之助,乃大夏之福,本王起誓,绝不负今日之信任。”

    君王一誓,重若千斤。

    血色浪漫终于露出笑容,彻底拜服,跟着又是行了一礼。

    校场上的精英团见了,跟着行了一个军礼,虽然不甚标准,却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已经降临大夏。

    “荣耀!荣耀!”

    校场上,刚才还在生死相搏的双方,喊出同一个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