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大决战

    “回京!”

    这次多尔衮没有一丝犹豫,立即下令全军北上,救援燕京。

    就是这一命令,彻底葬送了清朝。

    就在清军拔营北上之时,李靖部跟郭子仪部就像两支早早锁定猎物的狼群,在猎物刚一露出慌乱之时就果断出击,悍然扑杀而至。

    多尔衮、阿济格、廉颇等清朝阵营将领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未必就没有防备,只是一则到底燕京告急,匆匆拔营北上,未免有不周全之处。

    二则李靖部跟郭子仪部早就蓄势待发,精心准备了一周之久,以有心算无心,就算清军有所戒备,也抵挡不住。

    一场大决战,突然而至。

    南方联军抓住清军急于北上的弱点,发动的是一阵接一阵的连绵攻势。清军如果不停下,强行北上,联军就上前撕咬。

    清军如果停下,就地接战,联军就一击而退,绝不恋战。清军如果布置断后部队,联军就一口吞下,毫不犹豫。

    这样的“无赖”战术整的多尔衮不胜其烦。

    如果不是燕京吃紧,多尔衮还有心思停下来,跟联军周旋。奈何在得知清军北上的那一刻,大西军的进攻更加猛烈了。

    张献忠是贪婪,可也很清醒。

    不管是否上当,大西军已经骑虎难下,此时撤离,只会被扑上来的清军咬死。就算清军暂且放过他们,两大势力也已成死敌,再无缓和的可能。

    既如此,不如更进一步,在清军抵达之前,攻入燕京,再凭借燕京城防以及顺治帝等重量级俘虏,反过来掣肘清军。

    此正谓:“置之死地而后生。”

    面对大西军不计代价的猛攻,燕京留守清军已经使出浑身解数,死伤惨重,就连城中的护院,宫里的御前侍卫,都被赶到战场。

    就算如此,城内依然人心惶惶。

    诺大的燕京城,虽然满人处在最上层,可城中百姓,包括文武百官,依然是以汉人为主。

    其中自然不乏软骨头,可也有潜伏的慷慨悲歌之士。

    而且就算是软骨头,未必就没有幡然悔悟之辈。就像此前提及的江南士族领袖钱谦益,投降清朝之后,又莫名地打出反清的旗号。

    人心之复杂,可见一斑。

    山海关陷落,清朝旧地遭劫,清军主力被南方联军拖住,燕京被围......一件件,一桩桩大事,不断冲击着城中汉人的神经。

    一些东西,似乎要破土而出。

    清朝朝廷似乎也注意到此苗头,就算在守城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放松对城内秩序的维控,时时戒备。

    整座城池,弥漫着不安与暗流。

    …………

    就在多尔衮率部救援燕京时,已经抵达山海关的十八万清军,接到的命令不是回师燕京,而是一鼓作气,早日拿下山海关。

    清朝朝廷显得很清醒。

    他们意识到,燕京正处在最危险之时,随时都可能城破。越是这种时候,位于清朝退往关外枢纽位置的山海关,就越显得重要。

    夺回山海关,燕京朝廷还能有一条退路;夺不回山海关,清廷完矣。

    孰轻孰重,自然一目了然。

    因此,就在南方联军咬住多尔衮部时,山海关也在爆发大战。

    清军想夺回山海关,大夏皇家舰队自然不会让其如愿。为了守住关城,在关外活动的三千神武卫都已悄然返回山海关,协助皇家舰队防守。

    如此一来,防御更强。

    清军的进攻不可谓不坚决,一边用火炮轰击,一边还靠在攻城器械,进行贴身近战,为的就是早日拿下关城。

    奈何在P1型火炮面前,清军神机营的红夷大炮实在太弱,无论是射程,还是火力,都远远不及P1型火炮。

    兼且P1型火炮居高临下,往往红夷大炮还没开上两炮,就被击毁,彻底报销。再加上拟态飞行器的空中配合,清军神机营收效甚微。

    这一次,他们吃足了苦头。

    经过一天一夜的鏖战,十八万清军阵亡三万余人,山海关依然屹立不倒。更加糟糕的是,清军的红夷大炮已经消耗殆尽。

    没有火炮相助,想要攻破山海关,简直痴心妄想。

    绝望、惶恐、悲观......

    各种负面情绪在清军内部蔓延开来,无可遏制,犹如末日一般。清军士气大降,已经有士兵悄悄溜走,不知所踪。

    最先出现逃兵的,正是清军序列中的伪军。

    他们对清朝的忠诚度是最低的,眼见清朝这条大船随时都可能倾覆,自然没有“与大清共存亡”的决心跟志气。

    顺治年间,清朝初立,尚未开始愚民政策,也还没来得及篡改历史,掩盖清军在华夏大地犯下的累累罪行。

    此时的汉人之中,真正对清朝有认同感的,可谓少之又少。

    更何况,清军之中还夹杂着像吴三桂、尚可喜这样投机分子,眼见清朝自身难保,自然就起了另起炉灶的心思。

    有人带头,就有人跟随。

    逃兵先是零星的一个个,接着是一队一队的,后来发展到整个营的官兵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其中就包括吴三桂部。

    随着“伪军”的逃窜,清军士气降至谷底,本就悲观的清军将士深知,他们怕是永远也攻不下山海关了。

    “我们该怎么办?”将士们惶恐不安。

    就在这关键时刻,已然缩水至十万人规模的清军再次分裂。此次出逃的,竟是八旗军中的梦八旗,也是清军中的精锐骑兵。

    正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

    满族跟蒙古族很是亲密,到底不是真的一家人。

    眼见清朝覆灭,似乎已成定居,蒙古人自然不会傻的一条道走到黑。山海关虽然是通往关外的核心枢纽,却不是唯一通道。

    蒙八旗决定饶远路撤往关外,不再参和到中原这摊浑水之中。

    这对清军简直是致命的。

    一则精锐部队去了一小半,战力大减,攻破山海关彻底无望。二则军中人心浮动,就连满八旗这样的“子弟兵”,内心也出现了波动。

    有的想学蒙八旗,绕道撤往关外;有的又想回到燕京,救出家人。

    山海关之战,迎来最关键的一个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