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裴氏父子

    “有的。”青衣微微一笑,“半个月之前,裴氏一族的裴仁基父子来投。”

    “确是好消息,快快有请。”

    欧阳朔暂时按下皖南行省一事,准备先见一见裴仁基父子。

    “诺!”

    裴仁基出身河东裴氏,开皇初年担任隋文帝侍卫,后来从军参加灭陈朝和攻打吐谷浑、靺鞨的战争,立功,授任光禄大夫。

    大业十三年,奉命镇压占领洛口的瓦岗军时,受到监察御史萧怀静牵制,被迫投降李密。武德元年,建议李密不要和王世充决战,李密不听,致使瓦岗军大败,裴仁基也被王世充俘虏,封为礼部尚书。

    武德二年,王世充称帝后,裴仁基和宇文儒童等谋刺王世充,欲拥立越王杨侗,结果事情泄露,裴仁基与儿子裴行俨等被杀。

    相比乃父,裴行俨更有名。

    裴行俨骁勇善战,每次攻战都所向披靡,号称“万人敌”,演义小说《说唐》中裴元庆的原型即裴行俨,被称为隋唐第三条好汉,隋唐八大锤中的银锤将。

    裴行俨还有一位弟弟叫裴行俭,乃唐朝名将,此番并未现身荒野。

    稍倾,裴仁基父子就被青衣带到御书房。但见裴仁基虽年近半百,依然精神健硕,一缕长长的白胡,配上紫色云纹长袍,玄铁鎏金头盔,老当益壮。

    裴行俨跟在父亲身后,身材魁梧,穿着一身银甲蓝袍,英武不凡。

    “末将裴仁基(裴行俨),拜见王上!”

    两人恭敬行礼。

    裴氏一族中,裴矩任索马里总督,裴蕴任民政署长,均身居高位,还有不少族人或在朝廷,或在地方衙门任职,族人开枝散叶,早已深深扎根大夏。

    此番裴仁基父子来投,可谓水到渠成。

    不独欧阳朔高兴,裴矩、裴蕴两位巨擘怕也是心中暗喜,盖因裴氏一族只在文官集团扎根,在大夏军中却没有任何根基。

    裴仁基父子的到来,恰好补上这一短板。裴氏一族,或者说裴阀,必将在大夏闪耀,重新成为世家豪族。

    欧阳朔道:“两位将军请起,上阵父子兵,两位均骁将也。”

    “王上谬赞!”

    裴仁基人老成精,又在隋文帝身边待过,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裴行俨站在父亲身后,有些好奇,又有些敬畏地打量着上首那位跟他年岁相当的帝王。

    作为一员虎将,裴行俨的胆子不可谓不大,来之前对夏王没什么印象,心中并不怎么当一回事。

    可刚一踏入御书房,见到那位随意坐在上首的年轻帝王,裴行俨立即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再不敢放肆,乖乖收敛身上的锋芒。

    在王上身上,裴行俨隐隐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让人心中凛然。裴行俨这才相信,传闻王上武艺非凡,绝不是什么奉承之语。

    闲聊的空当,欧阳朔查看了一下两人的属性。

    【姓名】:裴仁基(王级)

    【朝代】:隋朝

    【身份】:大夏将领

    【职业】:高级武将

    【忠诚】:75点

    【统帅】:70 【武力】:78 【智力】:50 【政治】:50

    【特长】:骁武(提升部队攻击力15%,提升行军速度20%)

    【评价】:仁基少骁武,便弓马,以武略见知。

    …………

    【姓名】:裴行俨(王级)

    【朝代】:隋朝

    【身份】:大夏将领

    【职业】:高级武将

    【忠诚】:80点

    【统帅】:68 【武力】:87 【智力】:48 【政治】:45

    【特长】:万人敌(提升部队攻击力25%,提升行军速度10%)

    【评价】:行俨骁勇善战,每有攻战,所当皆披靡,号为“万人敌”。

    裴行俨不愧是一员猛将,【武力】值爆表,确实当得上“万人敌”称号。只是裴行俨的【忠诚】值竟然高于乃父,让欧阳朔有些费解。

    欧阳朔哪里知道,就在见到他的一瞬间,裴行俨的【忠诚】值一下增加了十点,对裴行俨这样的猛将而言,再没有比武艺非凡的主君更让他们崇拜了。

    稍稍闲聊之后,欧阳朔突然问道:“裴将军可知李密行踪?”

    前番单雄信跟王伯当来投,欧阳朔就觉得事有蹊跷,暗中让山海卫盯着王伯当,企图顺藤摸瓜,找出李密下落。

    不曾想那李密竟狡猾如狐,这么久都没跟王伯当联系过一次。见到裴仁基,欧阳朔突然想到裴仁基父子跟李密也是有过交集的,故而有此一问。

    “这……”

    裴仁基被问愣住了,眼中的迟疑一闪而逝。

    欧阳朔敏锐捕抓到裴仁基眼中的闪烁,神情一下变得肃然,淡淡说道:“怎么,将军还有什么不能跟本王说的吗?”

    “末将不敢!”

    裴仁基心中一颤,知道王上起了杀心。

    为将不忠,是为大忌。

    裴仁基咬牙说道:“启禀王上,蒲山公确实跟末将联系过。”一侧的裴行俨听了,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显然是不知道此事。

    欧阳朔微微一笑,也不细问,径直说道:“很好,下去之后,将军配合山海卫找到此人,本王可既往不咎。否则的话,你该知道有什么后果。”

    “末将明白。”

    裴仁基心中虽有一丝不忍,却绝不敢抗命。他一出事,影响的可不止自己一人,而是整个裴阀的荣辱。

    “退下吧!”

    眼下的欧阳朔,早已不需要跟人兜圈子了。

    “诺!”

    …………

    送走裴仁基父子,已近午时,欧阳朔也该回后宫用膳,临走前他吩咐青衣:“下午让张良先生来一趟。”

    如何应对中原变故,欧阳朔想听一听张良的意见。

    “明白!”

    …………

    下午三时,御书房内。

    青衣亲自给欧阳朔、张良两人沏好一杯极品白毫茶,悄悄退到外间。

    随着商路打通,宫内并不缺西湖龙井、碧螺春、大红袍以及铁观音等中国名茶,欧阳朔却独爱廉州自产的白毫茶。

    无他,习惯而已。

    作为最开始的领地特产之一,白毫茶功不可没。

    茶杯也大有来历,是攻城狮送来的,景德镇烧制的正宗青花瓷茶杯。欧阳朔细细品了一口,笑着说道:“虽然声名不显,细细品味,也是一杯好茶。”

    张良默然。

    这是君臣二人首次奏对,张良一时还摸不清王上脉络,不好妄言。

    欧阳朔也不以为意,放下茶杯,直入主题,“【炎黄盟】此番闪电般拿下皖南行省,背后是否有深意,还会不会有后续,子房你怎么看?”

    “依微臣看,种种迹象表明,【炎黄盟】正在下一盘大棋。”

    张良口中说的迹象并非指明面上大家都知道的消息,而是山海卫递上来的情报。为了让资政阁真正发挥智囊团作用,欧阳朔早已知会申不害,除一些敏感情报之外,山海卫获得的情报需抄录一份递送资政阁。

    有必要的话,资政阁还能主动要求山海卫去打探一些特定情报。

    凭借山海卫强大的情报系统,张良、贾诩等谋士才能真正做到“足不出户,而知天下大事”。

    故而张良虽然才到大夏一月有余,以他的智慧,已然将大夏以及周边情况摸的烂熟,了然于心,可以真正出谋策划。

    对比之下,原来的彩云城实在是弱爆了。

    山海城虽然探查不出【炎黄盟】最神秘的“Z计划”,却也能从蛛丝马迹中捕抓到一些信息,【炎黄盟】内部正在加速融合。

    真正的融合。

    说到这,张良突然取出一张地图,正是山海卫秘密绘制的简版【中国堪舆图】,中国区十八个行省悉数囊括在内。

    “王上请看。”张良指向中原,“【炎黄盟】在拿下皖南行省之后,只要再拿下中原行省或者西楚所在的鲁东行省,就能将六座领地彻底连成一片。”

    欧阳朔眼神一凝,【炎黄盟】领地以中原行省为中心绕成一个空心圆,只是西楚跟落凤城的存在,让这个圆被分割成两段。

    不知怎的,欧阳朔突然联想到盖亚一年的邯郸六霸。

    如果没有欧阳朔这个变故,此时的落凤城该是【炎黄盟】的铁杆成员,那样的话,【炎黄盟】就能轻松一统中原跟北方地区,一举拿下中国区的精华。

    “所以说在进游戏之前,他们就开始策划这一切了吗?”

    欧阳朔心中暗暗警惕,又有些庆幸,倘若他当初选的建村地点不是在最南端的廉州盆地,大夏王朝未必就能达到今天的高度。

    用手指向太原行省,欧阳朔说道:“子房你说漏了一点,只要拿下落凤城,【炎黄盟】的领地同样能连成一片。”

    “王上说的是。”张良并未反驳,“只是按难度推算,显然这是下下策。”

    欧阳朔点头,“这么说,我们得提醒一下项羽了,别让西楚被【炎黄盟】一口吞了。”大夏跟西楚虽然算不上铁杆盟友,欧阳朔却也不愿见西楚沦陷。

    “提醒可以,只是以楚霸王的秉性,未必有什么用。”论对项羽的了解,张良这位历史上刘邦麾下的第一谋士,显然无人能及。

    “依你之见,大夏该如何补救?”欧阳朔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