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要加价

    少女非常慌张,躲出去一段距离,俏脸憋的通红,嘟嘟道“我不”

    “啊?”小腾皱眉。

    “会”

    小腾无语,叹息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原来会说话啊。”

    “刷”

    少女的脸更红了,甚至一直红的脖子,内向的要命。

    “我倒是知道位很好的人选,明天早晨在书院门口等我,带你去锻造兵器。”小腾打着哈欠的走开,回去房间休息。

    第二天早上他来到书院门口时,发现莉莉已经在等待。身边来拉着衣衫不整,睡眼朦胧,不住在点头的娇小少女。

    “真是的,不就是锻造点兵器吗,你自己去就可以了,我还没睡醒。”她埋怨,天天都睡到日上三杆才起床,从来就没起这么早。

    “不敢自己去。”莉莉小声道,很难为情。

    “又不会把你卖了,有什么不敢的。”娇小少女耳朵上挂着小铃铛,打着哈欠,快困死了。

    小腾拿着一本书走过,嘀咕道“卖了也不值几个钱,走吧。”

    莉莉脸蛋刷的一下便通红,非常难为情,将少女推在前面走。

    “我可罩不住你。”娇小萝莉无语,走起路来有铃铛声。她个子算是八院最小的,而莉莉不是最高也差不多,感觉就是一个大人一个小孩。

    小腾带着两个少女来到司徒家的兵楼,有不少人打招呼,对他也算是熟悉了。

    “哇,好厉害,这么多兵器。”两位少女看着这么热闹的兵器,也很兴奋。

    “干嘛呢,帮我弄点兵器呗。”小腾正好看见司徒燕在点对一些兵器,凑过去扯了扯她的衣角道。

    “弄什么。”司徒燕一身黑色劲装,短发披肩,清秀的脸庞有一种男儿的英气。拿着账簿点对兵器,眼睛都不斜一下,知道是这个小鬼。

    “能寄存灵力,增加破坏力,刻有破灵阵与穿甲阵的箭羽。”小腾开口。

    “那可是很麻烦的,要加天珠。”司徒燕暂时合上账簿,狐疑道“你这是又搞什么名堂,用暗器的还锻造什么弓箭。”

    “不是,给她做。”小腾指了指附近的莉莉。

    “未婚妻?”司徒燕询问。

    “不是。”小腾无语。

    “那要加

    天珠。”司徒燕道。

    “别这么吝啬,我还带来不是妖兽材料,打算卖给你。”小腾拿出一件空间法器。

    “妖兽材料的价格我不太懂,三爷您忙完过来一下。”司徒燕招呼兵楼中的老者,她擅长的是炼器方面。

    “来了。”老人家端着茶悠闲了走了过来,笑眯眯的道“小子是不是发财了啊,居然有空间法器,看样品质还不低啊。”

    “借来的,卖完妖兽还要还回去,你估个价。”

    老人家点头,这娃也是老客户,经常带来不俗的东西,拿起空间法器查看。

    “噗”

    紧接着他一大口刚喝的茶都喷了出来,一脸活见鬼的神色。

    “老家伙你过分了啊。”小腾擦了一把脸上的茶水。

    “三爷,我的账单”司徒燕眉头直跳,账单都被喷山茶了,还有茶叶子。

    “你小子从哪偷这么多妖兽啊?”老头子瞪大眼珠子,这数量实在是有点多。

    “前段时间不是运城发生兽潮,应该也有不少卖到无夜城,这事你都不知道还做生意。”小腾一脸嫌弃。

    “额,倒是知道,不过你这也太多了吧,要好好清点。”老人家无语,来到空广的后院将小山般的妖兽尸体取出,看的一群伙计目瞪口呆。

    “你运气怎么这么好,捡到吧?”司徒燕怀疑道。

    “是啊。”小腾理直气壮。

    司徒燕撇嘴,走到莉莉神前道“大概想要锻造什么样的弓箭,属性,作用,使用什么材料。”

    莉莉紧张,小脸绯红,蹲下来跟娇小少女笔画。

    “嗯,嗯,”娇小少女点头,在柜台上拿出笔和纸,在画一些草图。

    “哦,很厉害嘛。”司徒燕嘀咕。

    “就是,这样居然也能听懂。”小腾在旁点头,他可是一点都没弄明白。

    片刻后,娇小萝莉将画好的草图递给司徒燕,道“她说的大概就是这种东西。”

    小腾探过头去,看见那些箭羽并不一样,箭头的形状,尾羽的形状都是改变过的,就来箭体上都有些特殊的造型。

    “你懂吗。”司徒燕看见他碍事的脑袋。

    “不懂。”

    “不懂边去。”她一点都没客气,看了眼莉莉

    ,开口道“造型箭都是高级射手才用到的东西,就跟你特定的那些暗器一般,因人而异。”

    “哦,这样啊。”小腾摸了摸下巴。

    “不过造型箭锻造起来很麻烦,尤其是加上特殊的阵法等更是如此,就算是你的未婚妻也要加价。”司徒燕卷起草图,敲了敲他的脑袋道。

    “你以前不这样的,是不是特别缺天珠?”小腾狐疑,很少听见她将这种东西挂在嘴边。

    “是因为你太小气了,所以才要提前说明,话说这幅样子又是怎么回事。”司徒燕弯腰,端着他的下巴,看见脑袋包裹的就剩一只眼睛了。

    “收点伤,过几天就好了。”小腾把她手拿开。

    “你快花点钱买些好的护体法宝,天天去跟妖兽掐,说不定哪天被弄死了。”司徒燕无语。

    小腾想了想,的确是应该买点好东西,自己现在身上的天珠还真不少。询问道“你这有没有适合我的?”

    “废话,我司徒家的兵阁什么没有,过来看看。”司徒燕带着小腾上周围去选东西。

    “唉,被无视了”娇小少女无比消沉,居然拿她俩当空气。

    “看看这个,你绝对喜欢,非常符合你的作风。”司徒燕拿出一件黑色长袍,抖了抖居然能缩小,而且还能改变形状。

    “哇,真的不错。”小腾瞪眼,将黑色长袍接过来,披在身上感觉格外帅气。

    “好丑。”娇小萝莉在一旁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那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啊。

    “将御神袍与化天纱的能力融合,哈哈,我可是个天才。”司徒燕难得自恋一回。这件长袍完全可以当做法器使用,而且可以一定程度的收缩变大,任何人都可以穿戴。

    “喔,还可以铺展,不错不错。”小腾三两下将长袍拆掉,铺展成一张大布。

    “小子,你别给我弄坏了。”司徒燕咬牙切齿,这是他硬拆的,本来不能铺展。只不过还是实验期,没有想好到底弄成什么颜色和图案,并没有缝合死,才被他拆了。

    “多少天珠?”小腾询问。

    “成品的话我打算卖十五万天珠,不过这还没有规定格式,算是半成品,你要的话十万。”司徒燕想了想道。

    “燕姐,你这也便宜太多了,选夫婿也不能这么干啊!”一旁的青年都急眼了,就算是老客户,熟人关系也要十二万最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