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怒火

    “好强啊!”

    “就是说啊!我们有救了!”

    “zero的体力值已经下降一半了!”下面观众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刺耳的话语不断传进zero的耳朵里,让其恼怒不已。

    “哼!折磨我?等你先破了我的防御再说吧!”zero终于松开了自己受伤的脖子,那两个漆黑地手印是他在这世上经历过最大的侮辱,唯有亲手将这两个始作俑者干掉才能抚平他的怒气!

    八神庵没有说什么,手上的紫焰对着zero丢过去。暗弗在地上划成一道笔直的沟壑,快速地扑向zero!

    “暗弗吗?你与草薙京的招式数据都被记忆在我的大脑中,这种招式对我是没用的!”zero转过身体将后背750迎向冲刺过来的暗弗,随即他的裙摆一鼓,一阵看不见地气体将暗弗硬生生砸灭。

    “这种放屁一样的招式真是搞笑!”八神庵嘴上嘲讽着,又是一道暗弗丢过去。

    “随你怎么说,能破掉你的招式,就是好招!”

    “那么就来点有意思的吧!”八神庵阴险一笑,手指啪地打出一个声响,用屁gu准备接招的zero忽然感觉一阵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果不其然,那道暗弗随着八神庵的响指忽然爆发出更强力地火焰,被火烧菊花的zero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

    “混蛋!居然戏耍我,你一定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zero右手抚着屁gu怨毒地盯着八神庵,如果眼神能杀(bgah)人的话,估计八神庵早就被万箭穿心了吧。

    “付出代价的是你才对,将我的女人伤成那个样子。给你一个留下遗言的机会,然后你就带着悔恨去地狱报道吧!”

    “哼!那种废柴女人除了长了一副好皮囊之外又有什么用?在我眼里女人都只不过是男人的附庸。总之无论男女,没有我强的人都是废物。”

    “这就是你的遗言?我收下了!另外你后面那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八神庵双手横在身体两侧,紫色的火焰就像是水流一样从手上不断往这破旧的比武台上掉落。

    随着八神庵内劲一吐,猛烈的紫焰爆发出来,他身体周围的空间瞬间变成一片紫色的火海,并且火海还在不断扩大,一直蔓延到zero的脚下,zero吃惊地左顾右盼生怕八神庵在其中隐藏什么埋伏。

    “八神这家伙在搞什么?这样岂不是在浪费力量,这种分散式火焰恐怕对zero的伤害是微乎其微吧!”二阶堂红丸皱着眉头不解地说道。

    “是怒火!八神在发泄他的怒火,自己女人被伤害让他很愤怒吧!当然,这点力量的消耗对于他算的得上是九牛中的一毛吧!看下去就是了,八神发怒的样子很不好惹呢!”草薙京之所以如此确定,因为他看到了八神庵逐渐变的发红的眼睛,那正是人怒气达到极致的表现。

    “装模作样!虚张声势!”zero怒哼一声,裙摆对着火焰一划,火海便露出一处空隙。

    〔死!死!死!死!死!……死!死!〕

    回想起刚才玛丽与king重伤的模样,无尽的怒火充斥八神庵地头脑,看着zero那张可恶老脸,八神庵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个“死”字。

    当死亡的场景遍布整个脑海时,八神庵的眼睛变成了鲜血一样的红色!

    八神庵讨厌暴力,这是八神庵地心声,他真的很讨厌暴力,但是,前提是没有人在他的面前使用暴力。

    当有一些事情或者是人触碰了他内心深处的逆鳞的时候,八神庵会比任何人更加暴力,更加血腥,不喜欢无谓的暴力,很恰当!

    〔三百十一式!爪栉!〕

    八神庵不在保留,运用鬼魅一般的速度对着zero的脖子抓过去。而zero也不是泛泛之辈,看准八神庵的动作之后,生怕自己的脖子再次遭殃的他连忙甩出斩风燕破。

    〔嗖!〕八神庵消失在zero的面前,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zero的身后。带着紫焰的爪对着zero的后背抓了过去,坚韧的战斗服直接被撕开一个不小的口子。

    “怎么会?”zero吓得脸色煞白,连忙施展对空技的斩风燕破将八神庵逼退。

    八神庵四肢撑在地上像一只豹子一样再次将zero扑去,而刚刚体验到八神庵那强大到足以毁掉战斗服的攻击力的zero,终于按捺不住施展那攻防于一体的必杀技了。

    〔超必杀技!白罗灭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