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 太初神魔

    “不行,补天石是我人族的圣物,绝不可以给任何人。”

    白裙女子情绪激动的大喊道。

    “不错,那是我人族始祖女蜗娘娘留下的圣物,即便是死,我们也不会交给别人的。”

    青袍老者浑身剑意纵横,摆出宁可一战也绝不妥协的姿态。

    其他人族也是个个情绪激动,握紧武器,做出随时战斗的准备,来表明他的态度。

    丁宁却大脑一片糨糊,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满脸呆滞的张大了嘴巴。

    人族始祖?女蜗娘娘?这特么的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女娲娘娘不是上古时期的人物吗?为什么会成为太初时期的人类始祖?这也太乱了吧?

    “哼,可笑,我们诞生于天地初开之时,从来就不知道天地间何时出现了女娲这号人物,她来历不明,现在又不知所踪,她是包含祸心,故意教会你们修炼,来扰的天下大乱,其罪当死,其心当诛,你们竟然还把她当成你们的始祖,不觉的太过愚蠢吗?”

    绝嘴角噙着冷笑,声色俱厉的喝道。

    “放屁,你们诞生于天地初开之时又如何?天地如此之大,你们又岂能尽知天下所有事情。”

    背着巨斧的大汉怒声骂道。

    “不错,若不是女蜗娘娘教化众生,我等还仍然蒙昧未开,受你们的奴役剥削呢。”

    “嘁,你们这些所谓的神灵,女蜗娘娘在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敢当面询问她?只会当缩头乌龟,现在女蜗娘娘去追寻更高的天道了,你们倒是嚣张起来了,真是小人得志。”

    “一群欺软怕硬的缩头乌龟,竟然敢信口雌黄,污蔑我人族先祖,没什么好说的,战吧。”

    “战!”

    “战!”

    “战!”

    ……

    女蜗娘娘明显在人族心目中拥有着无以伦比的崇高地位,见绝竟然敢污蔑她包藏祸心,顿时群情激涌,战意高昂的只求一战。

    就连一直主和的戮也怒了,脸色铁青的上前一步,浑身的战意沸腾,冷声道:“女蜗娘娘不可辱,虽然非我所愿,但我人族何惧一战,那就一战吧。”

    “真当我们怕了你们不成?”

    葫芦娃似的童子看着粉雕玉琢煞是可爱,但骨子里明显充满了好斗的基因,闻言第一个蹦了出来,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和他的身材体积毫不相称的巨大狼羊棒,凌空跃起重重的向人族强者劈头砸下。

    “狼牙怪,我来战你。”

    背斧巨汉朗声大喝道,伸手一招,背后战斧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同样凌空跃起,迎上了那童子。

    “呀呀呀,本神乃是葫芦仙,不是狼牙怪。”

    那童子被背斧巨汉称为狼牙怪,顿时气的哇哇怪叫,也不知道它那小小的身体里哪里来的如此恐怖的力量,挥舞着狼牙棒和巨汉酣战在一处。

    轰!

    斧棒相交,地动山摇,恐怖的气浪翻涌,形成巨大的冲击波向四周辐射,距离百里外的一座山头只是被余及,就瞬间化为了齑粉。

    反倒是这些强者跟没事人似的,只是挥了挥手,那余波就消散于无形。

    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分出胜负,激烈的碰撞声让人热血上涌,轰鸣声不绝于耳,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青袍老者浑身散发着强大的剑意,向前一步看向那口衔宝剑的怪兽,脸上洋溢着狂热之色:“早就想讨教下兽剑神的剑招了,今日你我一决高下如何。”

    “如你所愿!”

    兽剑神傲然允诺,主动向一旁空间走去,青袍老者随后跟上,以免战斗波及到其他人。

    “杀我兄长,今日我必亲手斩杀于你。”

    满脸胡茬的魁梧大汉目露仇恨之色的死死盯着一个浑身散发青光,看不清楚面目的神灵,主动邀战道。

    “我会让你陪你兄长一起上路。”

    青光神灵语气清冷的说道,似乎根本没把魁梧大汉看在眼里。

    “就算死,这个仇我也要报。”

    胡茬大汉满脸悲壮之色,明显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杂毛狮怪,咱们两还没分出胜负,来来来,继续!”

    黑脸汉子取出腰间横跨的一把长刀,指向狮子样貌的神灵。

    那狮子神灵气的暴跳如雷:“本神乃是狮神,不是杂毛狮怪。”

    “我说你是杂毛狮子怪就是杂毛狮子怪,不服来咬我啊。”

    黑脸汉子满脸戏谑之色的调侃道,神态极为轻松,看来实力应该是压了狮神一头。

    ……

    “戮,我们也别闲着,你我也来一战吧。”

    看着手下神灵一个二个都被人族强者拉走单挑,绝脸色阴沉如水,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他再不想打也得打了。

    “也好!”

    戮言简意赅的说道,就率先向绝发动了攻击,强悍的神识之力透体而出,竟然化为一分裂成无数细如蛛丝般的神识线,形成一张神识网向绝兜头笼罩而去。

    绝虽然始终表现的漫不经心,但真和戮交手,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神识化为无数道金色利刃,疯狂的切割着戮的神识网。

    奈何戮乃是人族第一强者,神识网坚渝精钢,而且极具韧性,哪里是那么容易被切割开的,金色神识利刃如陷泥沼,移动一下都艰难万分。

    绝冷哼一声:“果然,你之前隐藏了实力。”

    “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我是真不想再打下去了,但你们欺人太甚,说不得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

    戮此刻散发出强大绝伦的恐怖气息,哪里还有之前如同风中残年般的衰老模样。

    “交出补天石,我可以饶你们不是,不然,我会杀光你们,补天石到时候自然就是我的了。”

    绝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咬牙切齿的道:“别以为光你隐藏了实力,我之前也没尽全力。”

    “多说无益,有什么本事你就使出来吧,能杀光我们,补天石自然是你的。”

    戮却没有多少的表情变化,依然淡定从容的说道。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绝冷喝一声,本就恐怖的气势再度疯狂暴涨,凌空飞起,身体一拧在半空中竟然化为一把遮天蔽日的黑色长戟,携裹着毁天灭地的可怕气势,悍然刺向戮。

    戮本从容的脸色瞬间变的凝重起来,嘴里低声道:“先天灵宝劫天戟,果然不同凡响,显出本体,战力至少翻了一倍。”

    “你们这些凡间的蝼蚁,真是不知死活,真以为修炼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就能跟我们抗衡了?我们乃是不死不灭的神灵,连天道都要为我等所用,你们凭什么跟我们斗?”

    绝天戟口吐人言,冷酷的说道。

    速度却不减反增,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那一道遮天蔽日的恐怖乌光,仿若穿透了虚空般眨眼间就出现在了戮的身前,狠狠的向他胸口刺去。

    “化为本体又如何?天道为你所用又如何?还不是一群没有人性的通天灵宝?女蜗娘娘曾经说过,人定胜天,在我们人类眼中,没有什么是不能战胜的。”

    戮嘴里虽然说这话,但精神却没有闲着,一道道神识丝线化为绕指柔,死死的缠住劫天戟身,尽管无数神识线被劫天戟恐怖的力量扯断,但更多的神识丝线却如飞蛾扑火般前赴后继,源源不绝的扑了上去。

    终于,劫天戟在即将刺穿戮的胸口时,被神识丝线密密麻麻的缠住,嘎然而止,悬浮在半空再也无法寸进。

    丁宁看的惊心动魄,眼睛都直了,神识战斗需要极高的掌控能力,没想到戮竟然能把神识修炼到如此恐怖的境地,凭借着那看似脆弱不堪的神识线竟硬生生的挡住了绝的惊天一击。

    这让他大开眼界的同时,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对神识掌控度的不足,如饥似渴的看着戮继续战斗,想要学习到更多的神识战斗之法。

    “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了,你太天真了。”

    就在丁宁以为绝无计可施时,他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

    随即,劫天戟猛然爆裂,震开密密麻麻的神识线,化为无数道的乌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戮的心脏刺去。

    丁宁的心瞬间揪了起来,这么近的距离,又是暴起发难,戮淬不及防下,该怎么抵挡?

    戮用行动给了他答复,似乎早就料到绝有这么一招似的,在乌光即将刺进他的心脏时,身前突然亮起一道璀璨的光芒。

    丁宁定睛看去,不由大吃一惊,提到嗓子眼里的心也落回了实处。

    只见无数道神识线瞬间缠绕在一起,竟然形成一面神识巨盾。

    绝的戟光虽然出其不意,但同样的,没有惯性的加成,威力明显下降了许多,被神识盾挡在了身外。

    绝似乎没想到戮竟然还有这一手,顿时怒吼一声,无数道乌光瞬间凝聚成一道细针般的乌光,再度向戮的胸口捅去。

    “故技重施,你是黔驴技穷了吗?”

    戮嘲讽的说了一句,骤然涌出海量的神识线,转瞬间幻化出一座座美奂绝伦的琼楼玉宇形成的宫殿,层峦叠嶂,如同迷宫,把那道乌光困在了其中。

    乌光如同发疯般的拼命摧毁着那一座座神识宫殿,只是戮的神识仿佛无穷无尽似的,这边刚摧毁,那边神识涌动就瞬间修复,把绝死死的困在其中。

    丁宁看的如醉如痴,对戮油然生出高山仰止般的崇拜之情,能用神识瞬间构建出一栋栋栩栩如生的建筑迷宫,这种手段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战斗到了此刻,他觉得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戮之前深藏不露,直到此刻才拿出真本事,看来绝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戮,你的神识确实很强,甚至能困在我的本体,但那又如何?你杀不了我,只能不断消耗神识困住我,我倒要看看你的神识能坚持多久,等你神识耗尽之时,就是我脱困而出斩杀你之际。”

    只是,下一刻,绝的话就让他心中一沉,知道战斗还远远没到分出胜负的时候,下意识的看向戮。

    果然,戮的脸色有些微微泛白,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