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9 向天歌的叮嘱

    妖帝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肯定丁宁没死,但既然她如此确定,脸上也没有什么伤感之色,顿时也放下了心。

    老怀欣慰的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不然,我跟他外婆还真没法交代。”

    “外婆?您是外婆的父亲?”

    精神萎靡不振的凌云猛然抬起头,吃惊的问道。

    丁宁的外婆是静心师太,她不但知道还见过,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静心师太年纪都这么大了,她的父亲竟然还活着,而且还那么年轻,看起来就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似的。

    不过想到他之前轻描淡写的就干掉了让所有人束手无策的库里卡玛斯,心中立刻就释然了,这样的超级强者,

    “不错,不然我怎么会说是他的曾外公呢?”

    妖帝矜持的捋了捋下巴,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的样貌是没有胡子的,有些讪讪的放下了手。

    “鹤灵儿(凌云)(凤翩舞)见过曾外公。”

    既然确定了妖帝的身份,那就是长辈了,三女都不敢怠慢,纷纷躬身行礼。

    “免礼,现在宁儿不知身在何方,你们接下来打算……”

    话还没说完,妖帝就猛然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随即说道:“有人来了,你们快走吧。”

    鹤灵儿三女有点懵,有人来了怎么了?她们又不是见不得人。

    还是凌云反应了过来,连忙道:“应该是各国的军方来人了,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这些恶魔怎么办?”

    “丁宁既然决定收留他们,那就带他们离开吧。”

    鹤灵儿咬了咬嘴唇,虽然很不乐意收留这些丑陋的恶魔,但既然是丁宁的决定,她也只能带他们走。

    妖帝眸光闪了闪,诧异的道:“你们要收留这些恶魔?”

    恶魔是出了名的阴险狡诈,最擅长背信弃义,他实在想不明白丁宁为什么要收留这些恶魔。

    “嗯,这是丁宁的决定,我们不想违背他的意思。”

    凤翩舞郑重的点了点头道。

    “那你们小心一点,我就先走了。”

    妖帝不想被人看到,当即摆了摆手,转身一步迈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走吧,我们先带这些恶魔进入山脉深处,躲过这些人的视线后,再传送离开。”

    鹤灵儿很有决断的说道,搀扶着羸弱不堪的俩女,率先向山谷深处走去。

    恶魔大军心里忐忑不安,眸中全是迷茫之色,丁宁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之前的约定是否还有效,如果鹤灵儿等人不管他们,他们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跟我们走,速度快点,别掉队了,路上注意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狼奎服了丹药后,精神恢复了很多,骑着嗜血狂狼,冲着恶魔大军招呼了一声。

    恶魔大军顿时大喜过望,看来丁宁虽然不在了,但他的手下还在按照约定执行,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还牢记着狼奎的嘱咐,脚步放的很轻,一路上还不时的清理痕迹。

    走在最前方的鹤灵儿苦恼的道:“这些恶魔安排到哪里去啊?总不能带回天堂岛吧?”

    “谁知道丁宁是怎么想的,他也没说,咱们怎么安排啊?”

    凤翩舞抱怨着道。

    “安排到天堂岛肯定不行,我看还是跟牵猎姐姐联系下,看她是什么意思吧。”

    凌云满脸无奈的说道。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鹤灵儿耸了耸肩,取出手机看了看,见信号虽然只有一格,但总算是还有信号,连忙拨打了丁牵猎的电话。

    丁牵猎现在对丁宁动不动就失踪基本上已经免疫了,不管他在哪里,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在得知有六七万恶魔要接纳时,她也是头疼不已,毕竟恶魔不同于人类,放在哪里都扎眼,这可让她犯了愁。

    “把他们弄去缅国看药材基地吧。”

    最终还是一旁的落雪给出了个主意。

    “看来暂时也只能如此了。”

    丁牵猎想了想,当即拍了板。

    没办法,丁宁不在,她们也不敢让恶魔留在天堂岛,不说他们可能会带来的危险,光是那长相看着就瘆得慌,还是支的远远的好,等丁宁回来了再做打算。

    鹤灵儿得到准信,也不墨迹,当即让狼奎传话,让恶魔们有点心理准备。

    恶魔们对到哪里倒是无所谓,虽然看药园子和之前丁宁所说的有些不同,但只要能吃饱饭就行。

    “幸好丁宁改良了传送阵,可以用天地元力作为能量,不然光是传送所需的灵晶,就能把咱们弄破产了。”

    山谷深处,三女百无聊赖的坐在一块儿大石头上,看着恶魔们排着队,陆续被传送去缅国药材基地,凌云托着腮帮子苦笑着道。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凤翩舞满脸担忧的道。

    比起凌云和鹤灵儿,她现在的心情是最复杂的,毕竟她还没有去过天堂岛,还有很多姐妹没有见过,她们会欢迎自己吗?

    “放心吧,他福大命大,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困住他的,他一定会很快就回来的。”

    鹤灵儿信心十足的安慰道。

    对于丁宁,妖族的女人远比人族的女人更有信心,毕竟她们见识过丁宁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在她们心里,对丁宁不光光只是爱慕,还有着无法言喻的崇拜。

    凌云现在也已经费昔日阿蒙,立刻看出了凤翩舞隐藏着的担忧和局促,大咧咧的搂住她的肩膀道:“姐妹们都很好相处的,放心吧。”

    凤翩舞回以一个羞赫的笑容,但心里却安宁了许多,隐隐的多了丝期待。

    直升机上,夏侯未央八方不动,面容坚毅的看着窗外,浑身流淌着掩饰不住的强大气息。

    “三哥,这些异族很强,等下你可千万要小心啊,若事不可为立刻撤退,千万不要硬来。”

    向天歌坐在夏侯未央旁边,不放心的叮嘱道。

    “这个我知道,我现在只担心老九已经……哎!”

    夏侯未央神色从容,只是眉宇间却有着挥之不去的愁绪。

    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

    他们一生征战沙场,早就看惯了生离死别,若是曲无忧牺牲在战场上,他最多是鞠一把泪,但心里却会为兄弟感到自豪,因为那是为国为民而牺牲。

    那么多刀枪剑雨他们都熬过来了,可现在,曲无忧若是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让他觉得很不值,很憋屈。

    “武侯,我别无所求,只求您能带回父亲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

    夜青玄泪眼朦胧,泫然欲泣的说道。

    虽然她很想让夏侯未央杀了库里卡玛斯为父亲报仇,但她知道别看武侯已经突破了圣武境,但却绝不是那些恶魔的对手。

    他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坚持去为曲无忧收尸,就足以见得他的忠义。

    夏侯未央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轻声道:“小靖儿,你是老九的血脉,别喊我什么武侯了,以后就喊我三伯吧。”

    “嗯,三伯!”

    夜青玄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放心,你父亲是我的战友,也是我的兄弟,我们风雨同舟那么多年,我自然不会让他曝尸荒野。”

    夏侯未央目光坚毅的说道。

    强大的威势不由自主的散溢出来,让夜青玄暗自心惊,这是刚突破圣武的气息吗?为什么感觉比那些圣武巅峰的老古董还要强大。

    向天歌羡慕的看了夏侯未央一眼,这就是圣武境的气势吗?好强,比没突破前强了至少几十倍。

    夏侯未央敏锐的察觉到他的羡慕之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苦笑着道:“刚突破,力量还无法完全掌控,总会不自觉的泄露出来,等这边的事情结束后,你就立刻闭关突破吧,老九……哎!但愿吉人天相吧。”

    夏侯未央本来想鼓励下向天歌的,一说到曲无忧顿时心情全无,长长的叹息一声,沉默不言。

    虽然他们都知道曲无忧这次恐怕是十死无生,但在没有见到他的尸体前,心里还是存着一丝万一的侥幸。

    “不管怎么样,老九的这个仇必须得报。”

    向天歌眼神狠戾的说道:“我已经向上级汇报了,上级已经跟哈萨国官方做了沟通,同意我军进驻哈萨国帮着消灭异族,现在贪狼正在负责部署,只等你出来后,我们立刻对整座山谷进行无死角的轰炸。”

    “先不要急,等看看具体情况再说,若是那个长翅膀的人能够沟通最好,我会和他联手斩杀那头最强大的恶魔,若是他无法沟通,到时候再按照计划行事。”

    夏侯未央沉稳的道。

    “嗯,我省的,若是那位强者能够沟通的话,你劝他一句,千万别从山谷中出来。”

    向天歌话中有话的说道。

    夏侯未央沉默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他们相处数十载,有些话根本不用明说,他就能听出话中之意。

    鸟人是神州人的模样,不管他最终能不能斩杀那些异族,是不是拯救了全人类的英雄,都有很多人不希望看到他活着。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当异族被歼灭后,鸟人没有了利用价值,有些人认为他的存在会成为一种威胁时,就会对他痛下杀手。

    别看米方来人做的很隐秘,但却根本无法瞒过向天歌的眼睛。

    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为了这个和米国彻底撕破脸皮吧?这不符合国家的利益,他们无法阻止。

    但是他们又不愿看到鸟人这样的人类功臣就这样被杀害,所以,他只能让夏侯未央尽可能的提醒那位鸟人小心了。

    ……

    丁宁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似乎身处在一个血与火的世界,遍地流淌着火红的岩浆,无数的生灵在厮杀。

    那些生灵有人有兽,还有无数稀奇古怪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种族。

    可无一例外的,那些生灵强大的可怕,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的威势都拥有着毁天灭地般的可怕威能。

    丁宁胆战心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么可怕的世界当中,下意识的第一时间进行隐身,唯恐不小心就被战斗波及,打的他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