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6 逼嫁

    “哼!真是不知死活!”

    魔兽天尊一条长鞭如臂所使般挡住龙凤两家人,见仍有人不知量力想要救人,顿时冷哼一声,伸手又取出一条长鞭,左右开弓,如同灵蛇出海般袭向丁宁。

    “滚!”

    丁宁发动灵识,那疾如迅雷般的长鞭速度在他眼中陡然变慢了下来,怒喝一声一把抓住鞭稍用力一扯。

    魔兽天尊只觉一股沛然大力传来,身体一歪险些跌下象背,顿时大惊失色,没想到小看了这个年轻人,用尽全力一扯,才稳住身形。

    丁宁只觉掌心刺痛,这才骇然惊觉这长鞭上竟然密布肉眼难以察觉的细微倒刺。

    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鞭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的,鞭身上的倒刺竟然能够刺穿他的无暇圣体,而被刺破的部位竟然传来一阵阵麻痹感,鞭子上竟然还喂了毒。

    虽然毒不致命,但却能够让人身体逐渐麻木,在一段时间里会反应迟钝,失去痛觉。

    难怪以翩舞的身手连一群野兽都无法招架,他本以为是凤霓儿连累的她,现在才明白过来,感情是这种麻醉毒素在作祟。

    这让他愈发怒火中烧,心里疼的一个劲儿的抽搐着,轰的一声瞬间进入第二人格,整个人散发着阴狠的气息,大喝一声:“去死吧。”

    魔兽天尊本以为丁宁毒素发作,脸上露出一抹狞笑,他和凤霓儿无冤无仇,但是他要立威,在这武道界最大的盛事上,扬他魔兽天尊之名,和冰熊大帝一争长短,而凤霓儿和凤翩舞只是机缘巧合下才成为他立威的对象罢了。

    可没有想到,丁宁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暴怒下一拉,竟然把他拽的从象背上跌落下来,这让他大惊失色,怒吼道:“还不动手。”

    咔嚓!

    一道闪电凭空而生,硬生生的劈向丁宁。

    丁宁眼睛一眯,冷喝道:“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魔兽天尊骇然发现,丁宁竟然不躲不闪,任凭闪电劈在他的身上,却跟没事人似的化为一道残影直奔他而来。

    此时此刻,他再也顾不得阻拦龙凤两家之人,在即将跌落地面之际,嘴里发出一声古怪的声音。

    嗖!

    丁宁刚出现在魔兽天尊身侧,正要当场将他斩杀之际,忽觉脑后恶风袭来,不得不抽身急退,险险避过这一击。

    虽然他是无暇圣体,一般攻击根本破不开他的防御,但有着皮鞭的前车之鉴,他不得不小心行事,免得阴沟里翻了船。

    嘭!

    尘土飞扬,碎石乱溅,地面上足足被抽出一道足有半米深的沟壑。

    丁宁凝眉看去,只见一条足有成人身躯般粗细、长达三十余米的巨蟒盘成一团,如同一座肉山般把魔兽天尊牢牢护在其中,仰起桌面般大小的巨大头颅,吐着鲜红的蛇信,阴冷的蛇瞳正挑衅的盯着他。

    巨蟒浑身布满黑色的鳞片,水桶般的蛇尾不停的在半空中甩动着,发出啪啪啪的空气摩擦声,那恐怖的力道让人为之心寒。

    丁宁眼睛余光扫过,见龙凤两家人此刻已经冲了过来,把凤霓儿和凤翩舞护在身后,暴怒的对那群野兽展开了疯狂的杀戮,心中不由为之一安。

    只是凤翩舞始终没有看他一眼,一副根本不领情的模样,让他心里凄苦万分,伸手掏出一个药瓶扔给正在温声软语安慰凤霓儿的龙啸天,一声不吭的取出瘟神獠牙,如临大敌般紧盯着巨蟒。

    因为他发现,这巨蟒绝对是变异过的巨蟒,那厚实的麟甲刀枪不入,速度也快的惊人,特别是这巨蟒已经具有一定的智慧,带给他一种隐隐的威胁,让他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

    “小子,英雄救美人家却不领情啊,想当英雄,就要有死亡的觉悟。”

    魔兽天尊冷笑着嘲讽道,心里却感觉憋屈不已,若是没有结界限制,他分分钟就能秒杀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可在这结界里,丁宁那一身恐怖的怪力让他也不得不感到忌惮,所以,他可不打算再亲自冒险,拍了拍巨蟒的身子,阴冷的命令道:“龙神,吃了他。”

    “龙神?好大的口气。”

    丁宁嗤笑一声,脚下用力一蹬,如同出镗的炮弹般凌空蹿起,直奔巨蟒的脖颈,獠牙用力斩下。

    打蛇打七寸,凡是蛇类,哪怕是成了精的巨蟒,七寸也绝对是要害。

    噗!

    却不料这巨蟒果然成了精,意识到丁宁的企图后,突然张开血盘大口,喷出一口腥臭的青色烟雾。

    还会喷毒?

    丁宁为之错愕,要知道蟒类基本上都是无毒的,所以他根本就没有防备这一点,被毒雾喷了个满头满脸。

    “哈哈哈,去死吧,中了龙神的龙涎雾,很快你就会变成一堆枯骨了,这龙涎雾可是能够侵蚀灵力的。”

    魔兽天尊见丁宁中招,顿时猖狂的大笑起来,好整以暇的说道。

    始终对丁宁的死活保持漠不关心的凤翩舞浑身一颤,拳头情不自禁的握紧,美眸中带着浓浓的担忧之色紧张的看向丁宁。

    那青色毒雾具有着强烈的腐蚀性,丁宁感觉脸上的肌肤火辣辣的生疼,身上的衣服迅速的被腐蚀掉,眼角余光却恰巧看到凤翩舞那关切的眼神,心里不由一喜,她还是会担心自己的,她的所有冷漠都是在伪装。

    所有的疼痛此刻都被他忘到了脑后,丁宁心里只有浓浓的喜悦,无尽的豪情油然而生,翩舞,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绝不会负你。

    “咦?中了龙涎雾怎么还没死?”

    魔兽天尊见丁宁只是脸色发青,却没有丝毫被腐蚀的征兆,忍不住惊咦一声,疑惑的盯着丁宁。

    待见丁宁上半身的衣物被腐蚀干净,露出结实而匀称的流线型肌肉,而肌肉上氤氲着一层晶莹的霞光将青色毒雾排斥在外,顿时眼中一亮,闪过一抹贪婪之色:“护体灵甲,你竟然有护体灵甲?难怪能够抵挡龙涎雾,小子,交出护体灵甲,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如何?”

    丁宁差点没被气笑了,尼玛,这狗东西是什么眼神?老子确实是有护体灵甲不错,但根本没穿好不好,那是哥的无暇圣体自动护体。

    凤翩舞见丁宁没事,顿时长长松了口气,再看到他那健美而匀称的肌肉,突然想起和他那唯一一次负距离接触,那种攀上云巅欲仙欲死的感觉,脸上顿时飞起一抹红霞,若不是脸上还蒙着面纱,恐怕就让身旁人看出异样来了。

    “翩舞,你受的伤不轻,我来帮你敷药疗伤吧。”

    一名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长相俊美的龙家男子凑到她身前,目光火热的看着她殷勤的说道。

    凤翩舞被打断了遐想,眸中的温柔瞬间变的冷漠起来,用客气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道:“不用了,龙飞扬,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会敷药。”

    “五妹,你背后有伤,自己也不方便,就让飞扬老弟帮帮你吧。”

    凤家老祖笑眯眯的说道。

    龙飞扬是龙家老祖最小的弟弟,年方六十七就已经是真武九重天的强者,直追龙家老祖,其潜力无限,他一直爱慕凤翩舞,只可惜凤翩舞始终对她不理不睬。

    若是以往,凤家老祖也会尊重凤翩舞的意见不会强迫于她,但这一次的经历,让他意识到凤家虽然在古武界也是威名赫赫,但对整个武道界来说就微不足道了。

    一个魔兽天尊就敢不把凤家放在眼里,这让他意识到必须要和龙家紧紧抱成团才行,而龙家老祖前段时间已经突破了真武九重天,正在闭关准备突破神武境,已经把大权下放给了龙飞扬。

    若是凤翩舞能够嫁给他,两家亲上加亲,才能保障凤家的最大利益,所以他见龙飞扬在凤翩舞面前碰了个钉子,立刻接话来帮龙飞扬撮合他们。

    龙飞扬心里一喜,知道风家老祖已经动了心思,立刻腆着脸上前想要拉凤翩舞的手:“翩舞,我只是想要帮你敷药而已,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我说过,不用了。”

    凤翩舞脸色一沉,不动声色的避开他的手,语气冰冷的说道。

    她很明白大哥的意思,但她已经做出了决定,这辈子,就一个人过下去,不会在对任何人动情,这龙飞扬虽然优秀,但在她心里,永远也无法和那个人相提并论,只是,造化弄人,杀弟之仇让她始终无法释怀。

    龙飞扬眼底闪过一抹阴翳之色,脸色也变的阴沉下来,他辈分奇高,又是龙家的天子骄子,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对他主动投怀送抱,可他自从无意中得窥凤翩舞的真容后,就始终对她念念不忘,可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如此不给她面子,当众让他下不了台。

    “五妹遭受无妄之灾,心情不好,也在情理当中,飞扬老弟不用介意,等回来五妹消了气,再让她跟你赔礼道歉。”

    风家老祖见龙飞扬脸色不善,慌忙开口打圆场道,还狠狠的瞪了凤翩舞一眼,转身冲着龙飞扬挤眉弄眼,暗示他会好好做凤翩舞的工作。

    龙飞扬脸色这才好看一些,露出温文儒雅的笑容:“我理解,是我之前唐突了,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道歉不道歉的,等翩舞心情好一点,我在给她摆酒压惊。”

    “五姨奶,这是丁宁给我的伤药,让我交给你。”

    就在此时,安抚好了凤霓儿的龙啸天走了过来,把丁宁交给他的药瓶递给凤翩舞。

    龙飞扬脸色一变,伸手抢过了药瓶,很不高兴的教训道:“那家伙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要不是他,凤九哥能这么早就没了吗?”

    “不错,啸天啊,行走江湖一定要把眼睛擦亮一点,有些人居心叵测,谁知道会不会在伤药里下毒?”

    风家老祖语重心长的说道。

    龙啸天脸色一滞,半晌说不出话来,凤家和丁宁之间的恩怨他很清楚,但严格说起来,这件事根本怪不得丁宁,若不是风家老祖睚眦必报,又怎么会闹到现在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