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2 深夜暴乱

    可他不后悔,他知道王千夜患了绝症,最多还有半年的寿命,所以他要陪他最后一程,等到他寿归正寝,他的恩情也就还清了,从此专门武道,再不管俗事。



    “我想请你,最终保语秋和志豪一命。”



    王千夜的请求让大供奉悚然而惊,失声道:“你做出决定了?”



    “是!”



    王千夜挺拔的身躯陡然间萎顿了下来,仿佛瞬间衰老了几十岁一般,老眼中闪烁着沧桑之色:“论能力,语秋最强,可论心计,她远远不及志豪,若她执掌斧头帮,会被人吞的骨头渣子都不剩;志豪无论是城府和能力都不差,最关键的是他有狼性,可惜他的眼界和格局不够,总在计较方寸间的得失,做事太过不择手段,这虽然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但也是他不能接掌斧头帮的原因,他……太毒了,若他上位,俊扬和语秋必死无疑;相比他们,俊扬的才智和城府虽然差了些,但却胜在中庸,是守成的最佳人选,斧头帮,现在不需要激进,只要能守住就行了。”



    大供奉心里百感交集,王千夜这个黑道枭雄,终究还是老了,心软了,否则,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必然是王志豪。



    王志豪当年借刀杀人害死了语秋的父亲王志杰,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其实王千夜早就心知肚明。



    只不过手心手背都是肉,一个儿子被另外一个儿子害死,他总不能杀了他为已经死了的儿子报仇吧。



    所以王千夜心里哪怕再愤怒,也只能默默的吞下了这个苦果。



    毕竟,前车可鉴,当初他也是杀光了自己的兄弟才上位的,王志豪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走他的老路罢了。



    为此,他还亲自出手把事情的给抹除,让人查无可查,强行命令王语秋不得胡乱猜测。



    也正是因为他的纵容和忍耐,才让王志豪这些年来更加变本加厉,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只可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王志豪也好,王语秋也好,他们永远不会想到,最不可能上位的洪俊扬其实是王千夜的私生子,还已经成为了王千夜的内定继承人。



    对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大供奉其实并不感兴趣,可当他明白王千夜的心思后,依然还是为王语秋唏嘘不已。



    毕竟,王语秋是他看着长大的,对这个聪明乖巧又孝顺的姑娘,他是打心眼里喜欢。



    就连王千夜也不知道,在王语秋五岁那年,他就把她收为了弟子。



    这样也好,远离尘世的纷争,语秋也能专心修炼,一心武道。



    大供奉的思想比较简单,对他来说,偿还清王千夜的恩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不会阳奉阴违,去违背王千夜的意思,因为王语秋是他的徒弟,而去扶持她上位。



    只是,让他为难的是王千夜的要求他根本无法做到,他知道,王语秋卷入这场权利的斗争,不是贪恋权势,而是想要查明真相,为父报仇罢了。



    这就注定王语秋和王志豪之间,最终必然会兵戎相见,只能活下来一人。



    “我不能保证,我只能尽力而为。”



    所以,大供奉没有给出明确的保证。



    王千夜也不以为意,他太了解大供奉了,从来都不会把话说满,还以为他是在谦虚,悠然道:“我相信你能做到。”



    “夜深了,注意保重身体,我先回去修炼了。”



    大供奉长叹一声,身形如鬼魅般离去。



    王千夜站在桥头,怔怔的看着天上的明月,最多半年,这一番龙争虎斗就会落下帷幕,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到那一天。



    ……



    金色年华商务会所办公室。



    “嘭!”



    洪俊扬狠狠的一拍桌子,脸色铁青的瞪着战战兢兢来汇报情况的小弟,怒声道:“你说什么?我们旗下的所有场子都被人扫了。”、



    “是啊,扬哥,那帮人全都蒙着脸,来去如风,进了场子就砸,砸完就走,等我们的人赶到,他们已经走远了。”



    小弟浑身哆嗦着,尽量言简意赅的把事情汇报清楚。



    洪俊扬胸口急剧的起伏着,冷着脸问道:“我们的损失有多大?”



    小弟偷瞄了他一眼,嘴唇嗫喏着说道:“据初步统计,至今为止,他们就砸了三十六家酒吧,十三家KTV,十七家商务会所,九家酒楼……”



    “别特么的废话,我要听重点。”



    洪俊扬脸色愈发难看,咆哮着吼道。



    “是……是,根据初步统计,我们大概损失了三点七亿左右。”



    小弟畏畏缩缩的汇报道。



    “多少?三点七亿?怎么会这么多?”



    洪俊扬大脑一懵,差点没晕过去,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他们下手很准,全都是奔着我们装修最好,生意最火爆的场子去的,光是砸了不说,我们的兄弟还被他们打伤了好几百人,这些兄弟的医药费就是个天文数字,再加上这些场子被砸的根本无法开门营业,全都要重新装修,装修费,再加上无法营业期间的损失,三点七亿还是保守的估计。”



    小弟偷看了他一眼,心里暗自叫苦,麻痹的,这又不是我砸的,凭什么让我承受洪帮主的怒火。



    洪俊扬深吸了两口气,强行按捺住内心的怒火,沉声问道:“光是我们的场子被砸了吗?”



    “王……王副帮主旗下的场子也被砸了,但损失不大,被砸的场子也不是最赚钱的场子;大小姐旗下的场子,也被砸了几家,损失最小。”



    小弟耷拉着脑袋,已经等待着承受洪俊扬的雷霆之怒。



    却不料洪俊扬却突然冷静了下来,眸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就在小弟胆战心惊之际,平静的声音传来:“去,把所有被砸场子的监控全部调来给我看。”



    “是!”小弟闻言如蒙大赦,慌慌张张的转身就跑,去调集所有监控。



    ……



    一栋别墅内,王志豪搂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女子坐在沙发上,得意洋洋的翘着二郎腿,冲着坐在对面毕恭毕敬的几名堂主夸奖道:“做的不错,我就不信洪俊扬那没脑子的货会不上当。”



    “豪哥英明,此刻洪俊扬那厮肯定以为是七王府干的,必然会跟七王府杠上,我们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行了。”



    一个光头堂主满脸谄媚的拍着马屁。



    “是啊,豪哥神机妙算,运筹龌龊,决胜于千里之外啥的……嘿嘿。”



    另外一名堂主露出一嘴大金牙,操着半生不熟的成语恭维着。



    “我擦你奶奶大金牙,那叫运筹帷幄,什么运筹龌龊,MD,没文化就别学人家拽成语好不好。”



    王志豪没好气的怒骂了一句,大金牙也不生气,挠着头嘿嘿傻笑,逗的众人哄堂大笑。



    “豪哥,你说帮主突然把大小姐推出来参与竞争,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一个身材高大,浑身肌肉虬结的堂主满脸忧虑的问道。



    “切,无非是给我施加点压力罢了,一个小娘们能有什么本事。”



    王志豪不屑的撇了撇嘴:“老东西命还真硬,医生早就说他快不行了,现在还特么的活蹦乱跳的,真是能撑。”



    “豪哥,杨开山到底是谁做掉的?现在外面可都传是你做的,您说老帮主是不是听说了这件事对您不满啊,这要是被人拿住把柄,我们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光头堂主忧心忡忡的说道。



    “特么的,这个洪俊扬还真是心狠手辣,杨开山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他竟然还能下得去手,在外面制造舆论说是我干的,我草他祖宗,这黑锅背的我心里郁闷啊。”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这事王志豪就火大,忍不住冷着脸怒骂出声。



    几名堂主面面相觑,他们一直以为是王志豪干的,对他的话持怀疑态度。



    一名留着爆炸头的堂主狐疑的问道:“豪哥,真不是你做的?在场的可都是咱们自己人,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我草泥马的,杨开山就算再跟我不对付,毕竟也是斧头帮的人,我至于要他的命吗?这事肯定是洪俊扬那个阴险小人干的,麻痹的,把自己的手下干掉,往老子身上泼脏水,逼着老头子出山,想要废掉我,哼,这狗日的还真够卑鄙的,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老头子是怎么都不可能废掉我的。”



    王志豪破口大骂,那激愤的模样,让几位堂主半信半疑,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



    见他心气不顺,大金牙连忙转移话题:“豪哥,你说帮主不可能废掉你,是什么原因啊?”



    说起这个,王志豪顿时来了精神,神秘兮兮的说道:“斧头帮是王家的祖业,祖训有规定,王家的祖业绝对不能落入外人之手,本来,我是老头子的侄子,这斧头帮帮主也轮不到我来做,只可惜,王志杰那短命鬼命不好,被仇家活活砍死了,所以,老头子就算再不情愿,这斧头帮也只能交到我手里,你们好好跟着我干,我是绝不会亏待你们的。”



    “豪哥,既然有祖训,那你还跟洪俊扬争什么啊,反正他又不可能上位。”



    几名堂主惊喜莫名,暗自庆幸自己跟对了主子,以后王志豪上位,他们可都是从龙之臣。



    “这你们就不懂了,斧头帮帮主继位前必须要经过上任帮主的考验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以往的帮主上位,哪个不是踩着尸山血海爬上去的,而洪俊扬一个外姓人是不可能继承王家祖业的,说白了,他就是我的磨刀石,我必须要把他踩在脚下,证明我的能力比他强,我才能名正言顺的上位。”



    王志豪意气风发的说道。



    身材高大的堂主皱了皱眉:“豪哥,大小姐可也姓王,老帮主把她推出来,不会是想让她当继承人吧?”



    “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但是不足为虑,王家祖训,斧头帮不能改姓必须姓王,除非她能找到一个愿意入赘王家的男人,才有和我竞争的资格。”



    王志豪暗自庆幸当年他在无意中得知王家家规后,就第一时间借刀杀人,除掉了王志杰,否则,现在根本轮不到他来争帮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