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怪悲壮的

    高义欢领着骑兵,远远奔驰过来,用千里镜扫视了旷野上的清军一眼,脸上冷笑连连。

    看见成片成片的清军和眷属,有些杂乱无章的遍布原野,高义欢信心满满。

    这一战,只要杀了多尔衮,擒拿住福临小儿,还有那个据说很厉害的女人布木布泰,大魏就算取得了多年抗清战争的胜利。

    届时,谁抵御了鞑虏,谁力挽狂澜,解民倒悬,便是一目了然。

    这时,他正观看,对面清军营地中,一支近百人的骑兵奔驰出来,前来驱逐窥视的魏军。

    “大王,这里不安全,先回去吧!”李来亨提起了大枪,急声说道。

    魏王杵在清营门前观察,千里镜几乎怼在多尔衮的脸上了,确实有点太不尊重人了。

    高义欢看见清骑奔出,不紧不慢的收了千里镜,然后一拔马缰,“走,俺们回去!”

    战马一声嘶鸣,魏军骑兵在清军骑兵追来之前,拔马向西而去。

    是夜,县衙内,高义欢着急众将,东面的徐黑虎也前来商议。

    众人站在一个临时的沙盘前,徐黑虎拿着木杆指着沙盘,介绍道:“大王,这两条河之间的区域,聚集了大约十四万人,其中真鞑战兵一万五千,汉八旗和少量的蒙八旗约有六万人,剩下六万五千余人,都是眷属,且大多都是满人的眷属。”

    金献刚闻语道:“这么说来,清军的战兵尚有七万多人,与我们持平。”

    高义欢问道:“那些汉旗的眷属呢?”

    徐黑虎道:“他们大多提前就到了登州,臣已经派遣三千兵马过去了。”

    高义欢点了点头,遂即说道:“讲一讲明天的计划吧!”

    徐黑虎道:“清军现在士气全无,不过他们人多,聚集在一起,臣也拿他们没有办法,明天步军以排枪阵,从西面压上,逼清军应战,届时排枪乱其军阵,臣再率马军一冲,必然大破鞑虏!”

    ……

    黑夜中,清军营盘外,一道道拖着尾迹的火箭,啸叫着落入营地内,不时将帐篷引燃,引起一阵骚乱。

    多尔衮站在帐篷外,看着暴起的亮光,知道那是魏军的斥候发射火箭,骚扰大军营盘。

    多尔衮脸上肌肉扯动,高贼你以占进优势,何故还耍这些小手段。

    他看了会儿,走到满洲眷属居住的营地,满洲的男女老少见多尔衮过来,纷纷都站起身,围拢过来。

    一个老头眼中满是期盼道:“主子,我们还能回辽东吗?”

    “王爷,奴才们想回家!”

    周围的人都看着多尔衮,眼神中露出胆怯的目光,害怕听到否定的答案。

    满人也是人,他们也怕死,也会感到恐惧。

    多尔衮看着一双双期待的眼睛,坚定的点头,“现在大清已经没有退路,不过只要你们拿出勇气来,本王一定能将你们带回辽东!”

    多尔衮鼓励了几句,回到大帐之中,招来众多将领,开始议事。

    “本王得到消息,现在赶来青州的魏贼只有七万人,我们必须要趁着河东的魏军没有追来之前,击败这七万魏军!”

    ……

    次日,乐昌县东郊,齐鲁大地一片荒凉,到处都是抛荒的田地,残破的村庄。

    荒芜的场景,一直蔓延到陆地的尽头,天地间一片凄凉。

    这时,一阵悲凉的歌声,从东面传来,“八角鼓,响叮当,八面大旗插四方。大旗下,兵成行,八旗勇士战八方。黄盔黄甲黄战袍,黄鞍黄马黄铃铛。发兵马,打胜仗,打败蛮子回家乡。过村头,进村庄,战马栓在大门旁,进屋门,打千儿,拜见阿玛和额娘~~~”

    一阵苍凉而又绝望的吟唱声传来,声音清晰,透着对活下去的可望,还透着一股思乡之情。

    高义欢骑在马上,听见远处传来的声音,微微皱起眉头,遂即冷哼一声,“鞑子给孤王来这一手!”

    他回首看向身后四万魏军,只见旌旗招展,队列森严,铳刺如林,他看见起伏的铳杆,扬起黄尘的火炮,心中无比镇定。

    现在知道要回辽东,想爹娘,忆家乡了,早干什么去呢?

    魏军中吸收了不少蒙古人,加上高义欢有个精通蒙藏两语的妃子,高义欢时常学外语,也懂一点蒙语,能听出个大意。

    这时他右手握拳,振臂大呼,“转变阵型!”

    军令下达,前进中的魏军士卒站定,走下官道,然后向开门一样,以一头为中心转动,将三百人的纵阵,变成一个横阵。

    很快一个个纵阵转变为横阵,四万魏军不多时就组成一个巨大的横阵,地平面上出现一条极为粗大的黑线,如墙一般向前推进。

    此时李过帅领三万人,前往济宁阻击明军,魏明双方基本已经撕破脸皮。

    高义欢则率领河南魏军的主力,与十多万清军和八旗眷属,会战于青州。

    七月底八月初,天气逐渐凉爽,高义欢却觉得有丝丝寒意。

    这缘由正是前方越来越清晰的歌声,高义欢只能听懂一个大概,可是从声音中,却听到了一股凄凉绝望的意思。

    李来亨身上起了鸡皮疙瘩,他碎了口唾沫,“大王,他们嚎啥呢?怪渗人的。”

    这时声音越来越近,清军并没有结阵防守,反而在向前推进。

    终于,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杂色的线条,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线条逐渐变粗,最后无限延伸中,变成无数人影组成的地毯。

    高义欢拿起千里镜,放在眼前观看,圆形的视界里看清了压上来的军队,他们没有旗帜,没有盔甲,没有军阵,甚至不全是男人。

    对面的队伍中,有男有女,老幼俱全,参差不齐,在千里镜的视界内,高义欢甚至清楚地看见,在队伍的最前面,一个胡须花白的老鞑子,身边站着两个只到腰间的小鞑子,他们手中都拿着兵器。

    高义欢放下千里镜,脸上露出残忍之色,冷声道,“有意思了!多尔衮这龟孙,居然整得这么悲壮!!”

    (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