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政治题

    五月二十日,西魏正式建藩后的第一次科举考试,终于在西安拉开了帷幕。

    来自关中,湖广,南阳,江南等地的士子,共计一千三百余人,来争夺一百二十多个名额。

    不得不说,这一千多名举子,此时前来无疑是幸运的。

    在大部分举子对西魏还在持观望的态度时,他们此次的考试,竞争压力无疑就小了许多。

    现在正是西魏用人之际,大把的官位需要人才来担任,只要举子的学问不是真的拿不出手,藩府都愿意培养和任用。

    如果等西魏的威望进一步提高,藩府步入正轨后,以后来参加考试的举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机遇,即便考上了也得坐一段时间的冷板凳,甚至要走关系,才能等到一个实缺。

    能参与西魏科举的举子,大多是心思活络之人,考试就是为了学以致用,为了当官发财。

    因此每一个举子,都很珍惜这次机会,以最大的热情来对待这次科举。

    高义欢做了大王,成为一国之主后,脑子中的想法就一个接着一个涌现出来,他思如泉涌,想将西魏建设成一个伟大的国家,不过却苦于分身乏术,无法将他的诸多想法立刻实现。

    他对科举其实也有一些看法,不过他现在精力有限,实在没力气折腾,所以并未做什么改变。

    因此西魏的科举与明朝并没有什么区别,流程几乎一样,会试考的也是八股。

    考试的地点,在原来西安府学,临近的几间大宅,也被藩府临时征用为考场。

    江南复社,在南直隶和浙江都具有很大影响力,成员都是江南士子中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明末四公子中的陈贞慧、侯方域、冒襄、方以智,还有陈子龙等人都是复社的干员,甚至高义欢手下的陈名夏,曾经也是复社的人,只是他在北京投降大顺后,就被复社开除了。

    此时,在明清议和失败后,复社失去了翻身的机会,已经处于分崩离析之中。

    陈子龙、夏允彝等人成了帝党干员,另一批人则与马阮合流,其余的人则继续苦苦支撑,或者寻找新的出路,来实现自身的抱负,并代表江南士绅发出政治诉求。

    这次西魏的科举,陈贞慧是自己跑来,要实现自身的抱负,而冒襄等人来之前,其实是得到了东林大佬的支持。

    现在帝党的改革策略,已经严重损害了江南士绅的利益,但是代表他们利益的东林在朝堂上失去了话语权,无法左右南京的政策,便使得他们需要从其它的渠道,来发出他们的声音。

    在东林大佬看来,让复社的举子,来西魏参加科举,或许是个出路。

    这也是为了以后考虑,万一西魏夺了天下,凭借西魏朝中的东林党人,便能保住江南士绅的利益,以免在王朝更替中被血腥清洗。

    这些举子进入西魏朝廷,就能逐渐将高义欢带上维护士绅利益的正途,避免高义欢学李自成,走向邪路,将西魏改造成一个符合士绅利益的政权。

    这样一来,就算王朝更替,也只是老朱家换成老高家而已,做官的还是他们。

    冒襄等人来到考场前,想着大佬语重心长的话语,高精忠强势崛起,迟早要和明朝分庭抗礼。

    如果西魏夺了天下,那么西魏朝中,必须要有江南籍的官员。

    东林党人表面忠君爱国,可实际上他们更看重小集团的利益,李自成破北京,许多党人直接投降大顺,为的就是能继续掌握政权。

    清军攻占南京,钱谦益等人直接投降,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后来发现保护不了,才走上抗清的道路。

    他们能够投顺投清,也就能投靠西魏,特别是东林在南京失势,南京不在维护他们的利益的情况下,暗通西魏,甚至勾结满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时天还没亮,众多举子就打着灯笼来到考场外,街道上星星点点,宛如夜空中的星河,格外的壮观。

    陈贞慧拱手施礼道:“辟疆兄,高中头榜!”

    “彼此!彼此!大家都要考中!”冒襄笑着回礼,一群人便一起接受检查,然后进入考场。

    ..........

    考试一连三天,第三日,举子们陆陆续续从考场里出来,每个人脸上神情都有些凝重,心情沉甸甸的,显然考试的题目并不轻松。

    众多士子们走出考场,便三三两两的一起返回落脚的驿馆,有些感觉没考好的士子,已经准备收拾东西回乡了。

    “定生兄,考得如何?”一见面,冒襄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作为曾经的复社干员,陈贞慧可以说是学富五车,考试的内容自然是难不倒他。

    “我觉得还不错,考题都答上来了,至于能不能中,就要看考官怎么选择了。”陈贞慧笑道:“辟疆兄考得怎么样,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冒襄却苦笑道:“前面答的都不错,只是后面一道策论有点拿不准。“

    陈贞慧道:“这次考试多了一道题,不要求文体,题是《国与天下奚辨》,据说是殿下亲自出的题!”

    说到这里,陈贞慧对高义欢便有些佩服起来,他是万没想到,高义欢能出这么有水平的题目。

    冒襄道:“就是这一题,不怕定生兄笑话,我苦思了许久,也没想出来,是出于哪个经传和典故!”

    陈贞慧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这道题其实好解,只需要考虑殿下出此题的意图,就能解题。我以为这一题,其实是一个政治题,用来筛选我们这些举子。主要论证西魏、大明和天下的关系,只要答题是政治上偏向西魏,就算过关了!”

    听了他这话,冒襄身后有两人,脸色立时就煞白了,考试的时候光扯啥忠君爱国了。

    这明显就是没理解出题者的意图,没好好的审题,提笔就错了。这次科举考试是西魏国选拔人才,政治倾向上自然要进行一个排查,如果不是倾向西魏,那怎么可能让你做官呢?

    忠君爱国,这个到也不是不能扯,但得等高义欢坐天下后,再来扯,现在扯的太早,无疑就是没明白高义欢此时的需求,政治水平直接不过关。

    这就像满清后来编写《贰臣传》一样,他能一开始就这么弄吗?

    冒襄听了勉强松了口气,八股文写多了,突然整这么一出,他真有点不适应,但是还好,他不算死板,摸到了大概的方向,也是拍了几句马匹地。

    这时他放松了一些,见同行有几人神情凝重,“好了,诸位兄台考完了就别再想,咱们去酒肆喝酒去!”

    “好,喝一杯去!”陈贞慧心情不错,当即同意。

    会试考试结束后,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来阅卷,士子们还要在西安待些日子。

    他们有的待在客栈,有的则游览西安,还有不少人被城外新建的工坊吸引,跑到外面去参观。

    在临时王府内,高义欢张开手,赵娟正将一块布披在他身上,准备选好布匹后,就吩咐礼部给他做大婚时的礼服。

    这时李来亨去疾步走上来,在高义欢耳边说道:“大王,周将军回来了!”

    “周荣华?”高义欢眉头一挑,将布丟给了赵娟,然后问道:“他人到哪儿呢?”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求书单推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