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蒙古犯边

    虽然遭了夜袭,辎重损失惨重,但是多铎觉得他还能坚持一下。

    这时他本以为能够影响他继续围城的因素,只有南京小朝廷发兵,不想南京未动,北方的漠北蒙古却忽然南下。

    这事也并不奇怪,草原上的生存条件太过恶劣,北方民族袭扰中原,是常有的事情,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明朝在的时候,他们打明朝,现在满清统治北方,那他们就抢满清。

    游牧就是这么横,想抢谁抢谁,历代以来都是如此,他们只认拳头和利益,从来不讲啥大道理。

    你占着中原富庶之地,那就是要打你,你怎么着吧?

    这次犯边的漠北蒙古,大概有十来万人,首领是喀尔喀蒙古的二楚虎尔,已经破关墙杀入大同境内。

    此时清廷统治的区域,北直隶和山东比较残破,山西因为环境封闭,则是一块相对完好的地盘,是清军粮饷的重要来源。

    满清占据北方近两年时间,除了关中外,流寇基本被荡平,也没有辽饷和边镇的负担,可以勉强满足清廷的运转,不过要想分出利益,去稳住蒙古却有点困难。

    虽说早在黄台吉时期,漠北蒙古就给已经向满清进贡称臣,但那只是表面的臣服。

    从去年开始,外藩诸部因为没有获得什么利益,清廷许落的许多条件,都因为物资匮乏没有实现,便开始对满清有点不满。

    现在满清主要靠圈地,将八旗便成奴隶主,来维持八旗内部的团结,但这些地却不可能给外藩,清军缴获的物资有限,没有东西来开边市,来赏赐蒙古,稳定蒙古,便有了这次蒙古的进犯。

    近两年来,北直、山东、河南北部,没有流寇作乱,没有东虏兵祸,加上人死的差不多,土地矛盾解决,地方上便得到了一定的恢复,不过这些地方之前破坏太狠,还是不能给清军提供太多东西,清军最主要的赋税重地,还是山西一省。

    顺军占据山西不到三个月,各地望风而逃,没打什么大战,加上李自成东征是为了夺天下,所以不像在河南时制造那么多杀戮,山西的元气得以保存。

    再者由晋商主导的口外贸易逐渐恢复,山西商业比较繁荣,清廷派遣官吏搜刮,便使得山西成了支持清廷财政的重要省份。

    历史上姜襄反正,三晋群起响应,也就是因为清廷对山西搜刮太狠,加上原来的社会结构没有被彻底破坏,许多士绅和宗族参与反正,才能形成那么大规模的反抗。

    多铎收到喀尔喀蒙古进犯山西,多尔滚让他赶紧回援的消息,那眼前的战争便进行不下去了。

    耿仲明听了多铎的话,脸上也是大惊失色,没想到漠北蒙古会忽然进犯山西。

    时下满清与此前的明朝相比,有三个优势,一是没有边镇之累,二是没有宗藩不交税,大士绅地主也不敢偷税漏税,第三是没有流寇之困。

    满清有十多万八旗要养,所以第二条的优势并不明显,只是明朝的特权阶级不打仗,老朱家纯粹的吸食国家血液,八旗老爷现在还没腐化,还能给清廷打打仗,出把力气。

    另外有高义欢捣乱,有明军要防,第三条优势也被抵消大半。

    相比与明朝,满清的优势主要在第一条上,他们靠着与蒙古的关系,便不需要在长城一线,维持一支庞大的九边军镇。

    历代中原王朝,都有防备北方游牧的责任,而为了防备北方游牧,投入的钱粮,往往占据了朝廷收入的很大一部分。

    满清等于是甩掉了历代中原王朝的一个巨大包袱,身上压力便比明朝轻松太多。

    现在蒙古犯边,无疑便让满清失去了这一关键的优势,耿仲明的神色立刻就变了。

    因为他知道清廷在长城一线,根本没有重兵。

    “王爷,那现在怎么办?”耿仲明满脸的急色,孔有德走了,他得为主子多操点心。

    多铎脸色阴沉,“摄政王,让本王和英王回师,迎击喀尔喀蒙古,先解决北面的边患!”

    多铎说着扬起头,叹了口气,半响挥了挥手,“传令大军,准备撤退吧!”

    汝宁城中,大帅府邸,高义欢大马金刀的坐在帅位上,听着众将士的汇报,他听说白文选俘虏了孔有德,顿时仰天大笑。

    硝烟未散,满身征尘的白文选,挺起小胸脯,站在大堂中间,任由高义欢灼热的目光,在他身上打量。

    高义欢满脸欣慰,感慨还是要多收些历史留名的将领,他注视着白文选,大笑道:“文选,你说一说,是怎么将孔有德这个龟孙抓住地?”

    “是!”白文选挺直了腰杆,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把他怎么炸工坊,怎么遇见孔有德,又怎么逃脱,都说得清清楚楚,条理非常的清晰。

    他把自己形容成了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美化成了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的孤胆英雄。

    当然他也没光说自己好话,也称赞了选锋营士卒的水平过硬,没有独揽功劳。

    “哈哈哈~文选,干得不错!”高义欢频频颔首。

    李定国两蹶名王,吓得清军几乎要放弃天下,以七省议和。

    现在他生俘了孔有德,如何不欢喜,老子再完成一个鞑子王爷的指标,便也就两蹶名王啦!

    一想到这儿,高义欢就心头高兴,看着白文选,怎么看,怎么喜欢。

    白文选志得意满,抱拳道:“大帅,孔有德那厮就在外面,要不要带上来给大帅瞧瞧。”

    高义欢却笑道:“一个汉奸,没啥好见的,今天本帅主要是给文选,还有我魏武军的将士们论功行赏。至于孔有德,本帅准备把他送去南京,交给南京处置。这老小子在山东叛明后,为鞑子效命多年,手上血债无数。将他送去南京,他就是个死,而他被南京处死,南京就只能同鞑子翻脸了。”

    现在高义欢是竭尽所能的拉明朝下水,必须让他们也抗清,他才能松口气。

    他杀掉孔有德,固然解气,不过却不如让明朝杀的好。

    高义欢将孔有德送去南京,一可大涨主战派的气焰,二则是逼着明朝必须表态。

    以孔有德的罪行,南京但凡要点脸,就得把孔有德弄死,否则这样的叛贼不杀,就真让天下寒心了。

    只要南京杀了孔有德,那清廷就不会善罢甘休,不得不撕开伪善的面貌,同明朝开战。

    这样孔有德的死,才有价值,抗清的统一战线,才算初步建立起来。

    在汝宁城中,一片喜气洋洋,气氛热烈之时,城外清军却已经在收拾行装。

    清军准备撤退时,多铎则在几名清军将领的陪同下,打马围着汝宁城转了一圈。

    一行人驻马在一座土丘上,看着汝宁城,多铎一声长叹,他知道只要一退兵,再想灭高义欢,就难上加难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十三号考试,后面就稳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