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本王日你先人

    北郊清军营地内,爆炸连连,各种惊呼声响成一片,满营哗然。

    清军主营因为爆炸,内部混乱不堪,被掳来的两万百姓所在的营垒,没遭受攻击,不过却比清军还乱。

    爆炸如同旱雷,产生的气浪和震动,不知惊醒了多少人。

    清军从各处掳来的两万多百姓,心中本就惶恐,被爆炸惊醒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是感到恐惧。

    他们纷纷奔出帐篷,骇然发现,清军营垒中爆炸连连,到处都是火光,还听见有人大喊,蛮子劫营之类的话语。

    百姓们微微一愣,遂即就反应过来,这不就是说高大帅打过来了吗?

    营垒瞬间哗然,被掳来的百姓,哗啦啦冲到寨墙边,掀开栅栏,便往外面跑。

    耿仲明辛苦十余日,死了三四百人,掳来的两万百姓,片刻间就跑了一大半。

    多铎猛然从床上坐起,没穿衣甲就出了房间,然后瞪大眼睛看着火光漫天的东面。

    此时营地中乱做一团,不时有人惊呼大清败了,但却不见敌兵身影,多铎立时判断出,是小股人马混了进来。

    多铎的护兵,听着声音,心中惊骇,立刻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多铎围了起来。

    这时一名清军疾步跑过来,慌张的在他身前单膝跪下,“王爷,大事不好,蛮子偷营,恭顺王那边发生爆炸,据说汉军正红旗的炮手全被炸死了。”

    多铎闻语,脸上瞬间狰狞,一脚将来人踢翻,“你说什么?”

    不用来人回答,他也能看见,方才爆炸的铸炮坊东院已经被夷为平地。

    只是他没想到,他调来的数百正红旗炮手,千里迢迢来到汝宁城下,没来得及打一炮,就被人送上了天。

    没了炮手,还怎么轰城?

    这让多铎心中瞬间暴怒,不过遂即又觉得背后一寒,不禁有点庆幸,辛亏是炸的汉军正红旗,要是炸的这里,那他现在怕已经成为一堆碎肉了。

    虽然多铎还不清楚,他封锁了城门,为何还有蛮子人马出城,还混入了他的大营,但看情况他显然又被高义欢算计了,高义欢料到他会在此下营,所以早早就埋了炸药。

    这个想法让多铎,心头狂震,觉得恐惧,又不可思议。

    想到这里,多铎冷汗连连,这个高义欢真是歹毒,他怕是想着一下把本王炸上天吧!

    这时又一名清将跑来,万分惊恐的禀报,“王爷,红衣大炮和辎重,又让人给炸了。”

    刚才来报,炮手被送上了天,现在红衣大炮也被人给毁了,得,轰城的计划彻底完了。

    多铎心头顿时滴血,他情不自禁的后退几步。距离上次辎重被毁,红夷大炮被炸才多久,他居然又让高蛮子炸了一回。本王到底是有多蠢,才被高义欢得手两次

    一时间多铎心中满是羞愤之感,险些背过气去,不过他心中虽气,但却还要解决眼下的危局。

    这时他看见混乱的大营,听见有人扰乱军心,迅速判断出来劫营的人马不多,顿时愤怒的下令,“传本王军令!各军不必惊恍!一定要给本王抓到偷营之人,本王要在他们身上绑上炸药,把他们炸个稀碎。”

    几名清将急忙传令,去安抚士卒,稳定营盘,多铎从鼻孔中深深吸上一口气,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高义欢,本王一定要整死你!”

    这时他刚下令,耳边却忽然传来一声尖啸,他抬头一看,脸色突然为之一变,便见天空中一枚拖着火焰极速射来的物体,在工房内啸叫着乱窜,最后扎进一间屋子,瞬间将房屋引燃。

    此时,汝宁的城门已经打开,各部人马在清营爆炸的瞬间,就从城中杀了出来。

    吴世昭领着五千兵马,攻打清军北营,士卒隔着营地老远,便点燃几根火箭。

    火箭在点燃的瞬间,发出一身尖啸,走着蛇步冲入清军营盘,点燃清军营帐,使得本就混乱的清军营垒,更加的混乱。

    这种被军器监放弃,下令停止生产的火箭,没想到居然取得了不小的成果。

    明朝在火器上的奇思妙想,其实很多,做了许多创新,只是因为工艺的问题,看起来比较鸡肋,再加上清军入关,打断了火器的演进,使得这些创新,没有继续发展和成熟的机会。

    如果这种掩进能够继续,等工艺和技术稍微进步,许多想法就不再只是鸡肋。

    火箭在明朝灭亡后,基本就被清廷放弃了,但是这个东西很早前传入印度,印度又传入英国,最后英国又用来对付清廷,成为鸦片战争中打败清军的利器之一。

    现在魏武军使用的火箭已经很像康格里夫火箭,只是射程,还有稳定性方面有所欠缺。

    这次火箭袭击清军营垒建功,原本被判死刑的火箭,高义欢肯定要重新立项,让工匠继续改进生产。

    多铎看见这些乱窜入营中的火箭,心头惊愕,这又是神马玩意儿?

    这时他只见靠近汝宁的寨墙附近的帐篷,已经被纷纷点燃,天空都被映成了火红色,又听见杀声震天,见无数人马从汝宁冲了出来,顿时心头一跳,急声喝令,“快,先让人稳住营盘。”

    起先的爆炸,只是让工坊附近的清军骚乱,并没有波及到清军大营的南面。

    那里是多铎放了重兵的地方,目的就是防御城中人马出城袭扰。现在城内人马冲出,想要趁乱冲破营垒,多铎瞬间就大惊失色。

    要是让魏武军大队人马杀入大营,那整个清营就有崩溃的危险。

    情急之下,多铎连连狂吼,顾不上搜捕混入营盘的魏武军,便急调人马稳定营盘。

    一时间,清军大营外杀声震天,铳炮声连成一片。

    这时一群清军却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名清军滚落下马,被搀扶着上前来,他来到多铎身前跪倒,痛哭流涕,“王爷,大事不好,恭顺王让人给掳走了!”

    多铎听罢,浑身颤抖,愤怒让他脸涨得通红。

    孔有德你是头猪吗?怎么能让人从大营中掳走,这让大清的脸面往哪里搁?

    多铎痛苦的逼上眼睛,仰天长叹,心中无处发泄的愤怒,便成咬牙切齿的一句问候,“高义欢,我日你先人!”

    (感谢舞动三军的2500打赏,感谢大家的月票,订阅,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