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高渔夫来了

    荆州之战,持续已有些时日,战事逐渐陷入焦灼之态,不过大体而言,明军凭借兵力的优势,还是占据一定的上风。

    荆州城,孙可望得知明军去攻夷陵后,便猜到了明军的意图,未敢轻举妄动。

    他先让人探查,果然在松滋一带发现了明军活动,便知道明军意图围城打援,想让他去救夷陵,然后切断他回荆州的道路,同夷陵的明军前后夹击,将他灭在夷陵城外。

    有鉴于此,孙可望料想冯双礼一万五千人马,固守一段时间并没有问题,于是不救夷陵,反而突袭了公安对面的明军大营。

    明将张先壁不备,被孙可望杀得大败,明军败退三十余里,损失五千余人,才重新下寨。

    这时在明军新立的营寨外,隆隆的战鼓声响起,漫野的西军对明营继续发动攻击。

    近万包裹着土黄色头巾的西军将士,大举进攻明军营寨,西军鼓声如雷,喊杀声震天,数千士卒扛着数十根撞木,拥着盾车、短梯,如潮水一般向寨墙杀来。

    张先壁退到此处,营寨才刚刚立起,防御并不完善,营垒在西军的冲击下,顿时就摇摇欲坠起来。

    寨墙内,明军火铳连连轰击,箭矢如雨落下,西军士卒顶着盾牌,密集的箭矢叮叮当当射在盾牌上,不时就有西军士卒被射倒。

    明军营寨外,没来得及设置多少障碍,不多时,前面的西军士卒,就冲到寨墙边,并抱起横木撞击寨墙,后面的西军弓手,则不停的往明营中射箭。

    一时间,天空中腾起一片箭雨,箭矢如同飞蝗一样,战事瞬间激烈起来,张先壁挥动战刀,连连格挡箭矢,身边的士卒不时就被流矢射倒。

    这时西军士卒,已经撞倒一段寨墙,明军与西军开始激烈的近战搏杀。

    本来张先壁两万人马,坚守营盘,完全不惧孙可望来攻,只是他没想到孙可望不救夷陵,反而会来打他。

    其实杨文岳早交代过,让他紧守营盘,便是一件大功。

    不过他却疏忽他意,被孙可望击败一阵,损失五千余人,使他兵力变得不足,防守便也吃力起来。

    这时寨墙处,两军脸贴着脸的激烈搏杀,明军士卒不断死亡。

    一名千户官匆匆跑过来,急声禀报,“总兵,兄弟们死伤惨重,有些顶不住了!”

    张先壁面露狰狞,忽然怒吼,“派出去求援的人,来了没有!”

    千户关摇了摇头,张先壁大怒,一把推开千户,怒声喝令,“亲丁,给我上,顶住西贼!”

    在明军营垒外的一座小山丘上,一杆写着“孙”字的大纛旗,正迎风舞动。

    孙可望穿着一身铠甲,同十多个将校,骑马驻立在山头,却并没有专注地望着西军将士攻寨,而是有些心不在焉。

    “大王,何腾蛟会发兵来救吗?”一旁的西将马维新看着西军猛攻下的明寨,有些担心道。

    孙可望也在担心这件事情,他一手拉住马缰,沉吟道:“明军攻打夷陵,这是阳谋,本王必须去救,否则夷陵一丢,荆州就城了一座孤城,而以一城抗一省,本王便一点胜算都没有。何腾蛟、杨文岳正是算死这一点,知道我必救夷陵,才在松滋伏了人马,等本王入套。本王直接去救,便落入了扬文岳的埋伏,所以本王只能先打公安之敌,引松滋之敌回援。只是这个何腾蛟,发挥很不稳定,他会不会回师,本王也拿不准!”

    轰隆隆战鼓继续敲着,明军寨墙附近硝烟弥漫,杀声震天,西军和明军的伤亡都不小,但是孙可望却没有打算将人马退下来。

    这时在大军背后,一队骑兵却忽然向山丘方向奔来,战马疾驰,卷起一片黄尘,为首骑兵奔至山坡下,立刻便翻身下马,然后一手按住刀柄,一手扶住头盔,疾步窜上山坡。

    “启禀大王,松滋的明军动了!”骑兵单膝跪下,气喘吁吁。

    孙可望一听这话,脸上顿时露出笑意,忽然挥手下令,“鸣金收兵!”

    ‘当!当!当!’鸣金之声响起,攻打明营的西军,如潮而退。

    孙可望则一拔马缰,边往下走,边吩咐道:“马维新,本王给你五千人马,你多打旌旗,虚张声势,返回荆州。其余众将,随本王避开松滋明军,直奔夷陵,同冯双礼里应外合,先破了围攻夷陵之敌。”

    “末将领命!”马维新立时抱拳,随后又道:“大王,您得注意安全啊!”

    孙可望却继续道:“本王领兵先走,你暂留此地,稍后再虚张声势,引兵撤离。”

    宜城之南,三十余万流民,分大小三十营,驻扎在城外的旷野里,白色的营帐一座接着一座,一望无际。

    从郧阳过来的流民,被初步分营后,便赶来宜城,就等高义欢一声令下,便要滚滚南下。

    不过高义欢和他的精锐人马,却并没有在宜城,而是已经悄悄南下,已经进入明军控制的承天府地界。

    这时在荆门州北面的一处山丘地带,近两万大军,正在夜幕的掩护下,向南疾速而去。

    为首大将正是高义欢,经过两日昼伏夜行,这天清晨,两万大军已经抵达了荆门州城外三十里。

    荆门州在荆州北面,听名字就知道,是荆州的门户。

    从着里向东南方向,沿着汉江支流权水而下,就是马洪山的一个存粮点内方山,往南而去,就是荆州,往西南过当阳,便是夷陵。

    高义欢听向导说,已经快到荆门州,遂即便下令,让大军就地休息,并派斥候封锁周围区域。

    这时魏军将士们,纷纷取出干粮,草草吃了几口,便抓紧时间休息,高义欢则把众将找来,商议夺取荆州的事宜。

    高义欢与几人坐在一块草地上,扫视了众人一眼,便开口道:“从情报来看,明西两军,鹬蚌相争已有多日,现在该本渔夫登场,来解决这场争端,还荆州百姓一个安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