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给多铎点个炮仗

    汝州城外,几支清军哨骑在前,驱赶着魏军斥候向南。

    双方一路上爆发多次交战,魏军斥候死伤十多人,清军则只死伤四五人。

    虽说魏军的斥候损失大于清军,但是明知多铎大军南下,却不拔腿就跑,反而敢近前窥视的魏军,也让清军感到了这个对手有一丝的彪悍。

    其实无论八旗、闯军、明军,还是魏军,都是由人组成,个人能力上的区别并不大,战力之间的悬殊,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训练和战斗经验,二是军法和军令能否贯彻,三是士气和士卒对于自身能力的自信。

    魏军成军已有三年,训练和战斗经验都有,军法也十分森严,就是士气方面差了一点,不如八旗那么自信,还没有蔑视天下的胆气。

    这么看来,其实魏军已经不差,能做八旗的对手了。

    高义欢步军众多,队伍中还有不少民夫,大军撤退的速度比较缓慢,而多铎距离汝州太近,骑兵一日可达,所以魏军斥候,不停的出击,给清军造成压力,迟滞多铎的速度,为大军在霍山下营,争取时间。

    霍山位于汝州之南,控扼通往郏县和宝丰的道路,大批魏军抵达霍山后,一群群的士卒和民夫忙碌着,如同蚂蚁一样遍布山丘之间,砍伐树木,搭建营垒。

    汝州地形复杂,多铎心中虽然十分愤怒,但是也怕遭了埋伏,所以派遣哨骑四出,而魏军斥候与清军哨骑的纠缠,便使得清军不得不放缓了行进的速度。

    这时在清军前哨后面,大队的清军人马,沿着大道挺进。

    道路上穿着各色衣甲的八旗兵,坐在马上,身体随着战马起伏,在骑兵身后,则是大队的步军,直见绿旗翻飞,头盔攒动,军容浩大,杀气腾腾。

    下午时分,清军主力抵达汝州城下,一身白甲的多铎,被士卒引到南城,看着城墙上三个巨大的缺口,不禁微微皱眉。

    “王爷,奴才发现刘忠的尸体,不过却没找到续顺公。”一名骑兵翻身下马,行礼禀报。

    不多时,多铎便被人引到一颗大树前,看见刘忠被绑在树干上,身上插满了箭矢,但都不太致命,只有最后一箭贯喉,射穿脖子,死死钉在树上的那一箭,才要了刘忠的性命。

    看情形,刘忠死前,必定遭受了折磨。

    唐通扫视周围,先看见被射成的刺猬的刘忠,不禁暗暗咋舌,随后见尸体之前,还躺着二十多口男女老少,估计是刘忠家眷,心道:“这个高义欢什么来路,这么狠?”

    这时他瞟了一眼后,正要回头,忽然看见旁边一块大石上,用血写着几个大字,脸上顿时满是惊愕。

    唐通仔细一看,那些发黑的字体,歪歪扭扭,不过还是能够辨认,愕然是“降虏者死”四个令人触目惊心的大字。

    这几个字,一下让唐通像是被蜜蜂蜇了一样,他脸上忽然大怒,行礼对多铎道:“王爷,一定要弄死高义欢,这厮太嚣张,完全不把我大清放在眼里。”

    说实话,多铎并不想让刘忠死,毕竟是他主动降清,而现在大清对闯军的作战又不是很顺利,所以一个活着的刘忠,无疑将起到一个很好的示范作用,能让更多人投到大清麾下。

    现在刘忠死了,还是以这种方式被杀,大清脸上怎么说也是没有光彩的。

    多铎恨得牙痒痒,而这时又有士卒来报,说在一座营盘内发现了数千被杀的降军尸体。

    唐通听了,脸上不禁一阵抽搐,多铎则咬牙切齿道:“高蛮子撤往何处,有没有探查清楚?”

    “回禀王爷,贼兵在汝州之南六十里外的霍山下寨!”一名满将说道。

    多铎阴沉着脸,看向唐通,“你不是要弄死高蛮子吗?就你做先锋了!”

    “啊?”唐通一听,脸立时变成了猪肝。

    霍山,高义欢与众将领,站在一处半坡上,下望营地内的士卒搭建帐篷,竖起寨墙,看着挖掘壕沟的士卒和民夫,像入蚂蚁一样忙碌。

    高义欢看营垒已经初具规模,心中稍定。

    三四千鞑子,高义欢仗着兵力,敢打一打,但是遇见多铎主力,便只能当缩头乌龟,等清军来攻了。

    正在这时,营地之外,一支十多人的鞑子骑兵,突破魏军斥候的阻拦,奔驰到营寨两里外,窥视魏军筑营。

    营地中近百骑兵,立时从营门冲出,那队清军哨骑见此,为首骑兵一声大叫,便拔动马缰,匆匆离开。

    两队魏军斥候想要阻拦,却被这支清军骑兵,从间隙处冲了出去。

    高义欢微微皱眉,忽然问身边的白文选道:“文选,你的人马休息如何?”

    “大帅,我部人马休息近半日,士卒已经恢复精神。”白文选躬身抱拳。

    “好!”高义欢微微颔首:“鞑子斥候到了,多铎的距离应该也不远,你部要做好准备。”

    说完,他扭头看了众将一眼,沉声说道:“咱们虽然胜了一阵,但是却不能轻敌骄纵。刘忠之辈,距离多铎还是有很大的距离。”

    他正说着话,远处更多的清军斥候出现,一队队的清军骑兵,将魏军斥候往营垒的方向挤压、驱赶。

    双方哨骑发生激烈的骑哨战,不过清军骑兵中,蒙古马军仗着骑射功夫厉害,很快便将魏军哨骑赶到了营盘三里内,为清军主力列阵,占据了大片的空间。

    魏军斥候无法讨到便宜,不敢同清军斥候继续交战,纷纷从各个通道退回营寨。

    这时营垒的工事基本完成,营地内的士卒坐着黑压压一片。

    高义欢知道多铎将至,遂即下了半坡,回到营内,他一手按着刀柄,从士卒身边走过,然后登上了营地中的一座瞭望高台。

    营中的魏军士卒,则在将领的指挥下,纷纷涌到栅栏边,列阵以待。

    这时高义欢刚刚上了望楼,便见远处一个高坡上出现几骑清军,紧接着无数骑兵涌上高坡,然后又如同山洪般涌了下来。

    几里外的大地,仿佛被铺上了一块地毯,入目俱是一片人马的身影,但是却并不混乱。

    各旗的鞑子自成一股,步军列队行进,铺天盖地的鞑子,滚滚而来,看起来格外震撼。

    这时清军斥候,在营地外占据了大片的空间,外藩蒙古骑兵压住两翼阵脚,清军则在营地三里外停下,并且从容列阵。

    高义欢一手抓在望楼的木栏上,看着远处一杆大纛旗,移到阵前,知道那是多铎,脸上不禁冷笑,回头吩咐道:“把本帅准备的厚礼,退出来~”

    感谢会飞的饺子zard0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书单,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