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激怒

    高义欢不喜欢血腥,他见亲卫拔刀逼近清使,便急忙起身离去。

    他刚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高义欢则头也不回的步入后堂。

    “去,将几位先生请来!”高义欢来到书房门口,对门口侍卫吩咐了一句,便进入房间内。

    不多时,陈名夏、鲁义方、王世琮等人,就来到房间内。

    高义欢请几人入座后,让侍卫上了茶点,然后就给几人讲了多铎派使者前来招降的事情。

    “诸位,多铎大军从孟津过河,清军兵临洛阳城下。今日他欲招降本帅,诸位以为鞑子的意图为何?”高义欢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说道。

    下面几人议论一阵,陈名夏道:“想知道到多铎的意图,大帅只需要知道自己的意图,就可推断出来了。”

    这个说法有点意思,看多铎什么意思,就看他怕自己做什么,就能估计出一个大概。

    高义欢的意图,就是希望能够牵制住清军,不让清军逼近潼关。

    “难道多铎是害怕,本帅牵制他攻击洛阳扫清西进的障碍么?”高义欢皱眉道。

    陈名夏点了点头,“节帅数万大军在侧,多铎自是无法安心攻击洛阳。有上次的教训,多铎不可能无视节帅。”

    多铎要攻潼关,就得解决河南顺军对他的威胁,否则他在潼关与关中顺军激战时,河南顺军从后给他来一下,他就有被两面夹击的危险。

    高义欢微微颔首,不过他心中依然有些疑惑,“多铎是想招降本帅,好让他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攻击洛阳么?只是本帅杀了阿巴泰,他就那么有把握招降本帅吗?”

    这次不提其它因素,就单论多铎给的条件。虽说明面上看似不错,又是封公又是抬旗,但就算高义欢不知道清廷的本性,其实也不会被这个条件打动。

    众人听了微微皱眉,都开始思索起来。

    高义欢山东夺马,荥阳烧粮,杀死数千清军不说,单说他杀了努尔哈赤第七子阿巴泰,就是一道过不去得坎。

    有这道坎在,多铎不可能不知道,就算他条件提的好,高义欢多半也不会投降。

    既然如此,那他这个时候,派人来招降,恐怕并不是招降那么简单。

    屋内几人小声议论一阵,交换了一下看法,王世琮忽然起身施礼道:“节帅,不论多铎是何种想法,但总归一点不会便,他欲西进潼关,就得减除洛阳和节帅对他的威胁。”

    高义欢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王世琮遂即伸出三根手指,“卑职以为,多铎的意图可能有三种,其一,就是招降节帅,来解决他西进的威胁。其二,他名为招降,实则麻痹节帅,有可能会大军南下,对我们进行突袭。如果他突袭得手,节帅元气大伤,便也不能威胁他。多铎只需派少量人马监视节帅,就可西进潼关~”

    “其三呢?”高义欢身子前倾,做倾听状。

    这有谋士和没谋士,真他娘的有天壤之别。

    王世琮顿了顿,“其三,卑职以为多铎既然兵临洛阳城下,他要夺洛阳便只有三种肯能,其一,洛阳投降!其二,在节帅未做出反应的情况下,就迅速攻取洛阳。其三,先解决外部威胁,使得洛阳成为一座孤城后,再从容夺取。如果洛阳投降,那后面便不必再谈,卑职单说洛阳不降的情况下,以洛阳城高且大,加之李岩在此经营两载,而节帅又毁了多铎的红衣大炮,多铎想在短时间内攻下洛阳的可能性并不大。卑职以为,多铎多半会选择先解决外部的威胁。因而多铎明面上是想要招降节帅,实际上则是把洛阳的消息告知节帅,等节帅去救洛阳,然后围点打援。”

    高义欢与李岩唇齿相依,洛阳一倒,便没人给他抗刀子。

    他将兵马集结于郾城、襄城城一带,其实就是整备去救洛阳。

    他的盘算是在多铎猛攻洛阳时,突然杀至,好再一次打多铎一个错手不及。

    听了王世琮的话,高义欢不禁心头一凛,他微微沉默片刻,看向其他几人,问道:“诸位以为呢?”

    下面一阵议论,陈名夏施礼道:“节帅,卑职赞同王判书之言。这三点中,第一点不需要考虑。第二点,只要我们做好准备,到是不怕多铎分兵来袭。关键是第三点,节帅欲救李节帅,不能不提防多铎已经做了准备。”

    梁以樟也起身施礼提醒道:“节帅,东虏最善于围城打援。自辽事以来,大宁河、锦州,莫不是如此,节帅不得不防啊!”

    清军有骑兵的优势,仗着其强大的野战能力,在遇见坚城时,大都是先进行围困,等援军过来时,先靠野战灭了援军。

    这样一来,城中的守军见援军被灭,士气必然大损,而清军解决了外部的威胁,再攻城池时,便很容易攻下了。

    高义欢眉头紧皱,“即便如此,本帅也不能坐视洛阳沦陷吧!”

    洛阳一旦失陷,河南就丢了一多半,豫南就始终在清兵的威胁之下。高义欢还是希望,李岩、李自成能够多挺一段时间。

    如果让清军轻易夺取洛阳,又拿下关中,高义欢面对十余万清军南下,以不到三万精锐,根本无法抵挡清军的进攻,恐怕三府之地,都将失陷。

    虽然他们明白多铎的意图,但是洛阳肯定还是要救一救,即便是救不了,也要拖延住清军进攻的步伐。

    众人脸上犹豫,陈名夏沉吟道:“节帅,洛阳坚城,多铎一时间难以攻下。只要节帅兵马不被多铎击败,那多铎就无法全力攻城,而洛阳城只要知道还有援兵,守军就还会抱有希望。卑职以为,节帅救援洛阳可以,但时机不宜过早,当等多铎失去耐心,强攻洛阳之后,再突然出手。”

    王世琮建议道:“卑职以为陈叛书所言在理,多铎想让将军去洛阳,那将军现在就不能去,不过将军却可先派精骑,袭扰郑州、中牟等地,避实击虚,分散多铎注意,为洛阳分担一些压力。”

    梁以樟则道:“节帅,现在我们也只是知道多铎军从孟津过了黄河,兵临洛阳城下。多铎有多少人马,有多少粮草,却一该不知,卑职以为我们也不能因为,多铎一次招降,就乱了阵脚。当先派斥候将情况摸清楚,再来制定御敌之策。”

    高义欢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老子不能被多铎一个招降,就乱了节奏。

    “来人!”高义欢想到此处,忽然对外面一声大喝。

    这时他话音方落,门就被忽然推开,一将却抢先进来,急声道:“启禀大帅,鞑子轻骑袭击了宝丰县,把宝丰的铁矿,还有冶炼作坊,都给占了!”

    高义欢心头一惊,急声问道:“栾川的硫磺矿有没有事?”

    “这个属下,还不知情,没有得到禀报~”

    感谢自从那晚认识了你妈的1200,從前以後ing的1000,乾成似锦的999,宴宴良人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求书单,求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