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焦土抗清

    李岩和白旺数次向西安求援,不过西安都没有兵马过来。

    其实陕西出了潼关就是洛阳,关中的大顺军要来,早就该到了。

    白旺也不是傻子,这一点他也知道,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白旺心里其实有些绝望起来,认为怕是无法守住虎牢关。

    现在高义欢突然来救他,让他还是有些意外。

    毕竟在河南两人是竞争的关系,高义欢要在升一级,就得把他挤出河南。

    这时他看见荥阳方向的大火,心中还是有些感慨,觉得高义欢这个人很仗义,关中都不敢来救,他却敢摸一摸老虎屁股,确实是个豪杰。

    当然,他会这么想,主要还是他不知道,高义欢坑死了王体中,刚刚不久,又兼并了他在郾城的一支人马。

    “白帅,你看!”李岩忽然指着远处的清军营寨,发出一声惊呼。

    白旺忙收回思绪,顺着李岩指着的方向看去,那里他再熟悉不过,正是多铎的营寨。

    这时天色已经麻麻亮,但是鞑子依然打着火炬,足有数万人之众,犹如天上流动的星河,往荥阳方向流去。

    “这是!”白旺张大了嘴,心头忽然狂喜,“虏兵要退了!”

    李岩注视着东去的鞑子,“这一次义欢犹如袭了乌巢,虏兵必然是去救荥阳了。”

    白旺闻言忙道:“我们是否开关杀出,两面夹击虏兵?”

    李岩却摇了摇头,“关上不过数千残兵,东虏俱都是马军,白帅还是仅守关隘,然后招募新卒要紧。”

    白旺一万来人逃回虎牢,多日战斗后,又减员近三成,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

    这要是拉出城去,清军忽然杀个回马枪,骑兵一冲,估计就得全部玩完。

    白旺微微沉默,又看了眼东去的鞑子,心里不禁有些过意不去,叹道:“如此,就是有些对不起高将军了。”

    这时关城上的顺军士卒也都反应过来,他们看见鞑子人马漫山遍野东去,忽然发出一声欢呼,“虏兵退了!虏兵退了!”

    一时间,虎牢关上,欢呼声响城一片。

    却说,多铎听了禀报,爆炸来自荥阳方向,连忙单衣出帐观看,只见东南火光冲天,心中顿时大为惊骇。

    粮食的存放,需要一个干燥的环境,军营中无法储存太多粮食,放久后容易发芽,所以多铎的军粮都是放在荥阳城中。

    荥阳距离大营并不远,城中有仓库和屋宅便于处存,大营吃粮可以很快调拨,现在荥阳出了问题,多铎立刻大急,连夜点齐兵马,便望荥阳而去。

    这由不得他不急,荥阳是他屯粮之所,胡有升的红夷大炮也刚到荥阳,一旦粮草和大炮出了问题,那他这一仗,暂时就打不下去了。

    多铎心急之下,留下一万余人守寨,便亲率两万多人,杀向荥阳。

    大军一路奔驰,只走二十余里,天色已经大亮。

    这时迎面数百溃兵正往营寨方向而来,遂即被前锋引到多铎面前。

    多铎视之,乃是运送大炮的胡有升,于是急问道:“荥阳什么情况?”

    胡有升是汉军镶黄旗人,历史上用红夷大炮轰塌扬州城墙,还有据守赣州,挡住金声桓、王得仁、李成栋攻击的,便是此人。

    他从北京运来红夷大炮、火药,准备辅助多铎攻打虎牢和潼关,不想刚到荥阳不久,就遇见了高军袭城。

    胡有升忙跪地请罪,“回禀王爷,奴才与部署正在城中休息,至半夜四更,被城中喊杀声惊醒,于是急忙出了屋宅,却见敌兵大举入城,守军早已溃散,便仓皇从西城突围。”

    说道这里,胡有升有些慌张的伏地,“奴才所运大炮全失,还请王爷治罪!”

    多铎听了大怒,脸上满是狰狞之色,真想一矛刺死这厮,不过这事也不能全怨他,所以多铎强忍下怒气,但也不叫他起来,而是忽然一拔马将,便疾驰奔向荥阳。

    不多时,他在路上又遇见一队败军,却是负责镇守荥阳的蒙古将领葛哈儿多。

    这位蒙古大汉便没了胡有升的运气,也是合该这位蒙古汉子倒霉,他守城有责,却丢下城池逃了出来。

    如果他没遇见多铎,等他气一消,受点处罚也就过去了。

    可是他却偏偏撞见了盛怒下的多铎,被一矛刺了个透心凉。

    杀了人之后,多铎怒气不减,马不停蹄的要去夺回荥阳,希望能抢回一些粮食和大炮。

    六十里的距离,两万多鞑子只用了不到半日时间,就赶到城外,可是城中早已没了高军身影。

    这时多铎骑马进入城中,只见整个城池已经成为一片焦土,到处都是未燃尽的屋宅,粮仓已经变成了几堆黑灰,四处都冒着黑烟。

    红夷大炮也被鞑子找到,二十多门大炮四处散落,炮膛多被炸裂,或者炮身变形,已经成为一堆废铁。

    “啊~”多铎见此忽然一声怒吼,“阿巴泰呢?他怎么庇护侧翼的!”

    郑州城内,不到两千鞑子窝在城中,博洛神情萎靡的坐在城头,至今没从一连串的打击中反应过来。

    这日已经是日上三杆,可城外的高军营寨,却没有人出来。

    这让城上的鞑子有些奇怪,城外的蛮子天天在城外叫骂,四处派人烧粮,今日怎么不见人过来骂阵,也没见骑兵出营呢?

    众人正议论之间,城池西面忽然卷起一片黄尘,数万骑兵滚滚而来。

    “援兵到了!”城上的鞑子见此,顿时大喜,纷纷一阵欢呼。

    博洛一听,忙站起来一看,果见西面数万骑兵望郑州而来。

    天下间能有这么大规模的马军的势力并不多,而在河南就只有一家,便是大名鼎鼎的豫王爷多铎。

    这让博洛精神一阵,多铎一来,高义欢还不死催的。

    博洛脸上一阵狰狞,他苦熬三日时间,终于等来了多铎的援兵,他父兄之仇,终于可以报了。

    郑州城西城,吊桥被放下,博洛一骑当先的奔了出来,迎上一脸寒霜的多铎。

    “王爷,要为我阿玛和阿诨报仇啊!”博洛翻身下马,痛哭流涕。

    多铎听了这话,心头一振,他本来是要兴师问罪,没想到听到这么个消息。

    此时他正在气头上,甚至觉得阿巴泰这一家子,真是害人精,死了到也安静,省得再连累大清。

    多铎面沉如水,忽然一鞭子抽在他身声,压着怒气道:“报仇,找谁报仇,高义欢都跑了,你这个蠢货,还窝在城中!”

    (感谢黑猫和狸花的1000,书友20180113160126931的500,马小胖爱陈樱,楚河中跳大神,狼图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求书单,月票,推荐,订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