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回到归德

    藤县,留守的三千汉军蓝甲,得知徐州数万明军扑过来,立时就大惊失色。

    藤县被博洛这个彪子一把火烧得残破,根本不能守御,佟图赖没有真鞑的气魄,以三千假鞑子迎战数万官军。

    徐州官军的突然来袭,让藤县的清军,误以为明军早有预谋,觉得自己中了算计。

    三千多清军,仓皇的翻身上马,来不急携带任何军资,便纷纷冲出藤县,向北逃窜。

    这时佟图赖刚抢出城门,远处便万蹄奔腾,一道钢铁洪流已然杀至。

    黄得功知道清军主要是骑兵,他们的行动一旦被清军斥候发现,不等步军杀到藤县,藤县的清军便已经逃离。

    打一个空城,并没有多大的意义,黄得功轻骑突进,几乎是撵着鞑子的斥候,追到藤县城,没有给清军反应的时间。

    佟图赖循声望去,只见旷野上入目俱是密密麻麻的明军骑兵,他们高举骑枪,如潮一样飞驰,数千明军骑兵,撵着十多骑清军斥候,向抢出城的清军冲来。

    佟图赖不禁变了脸色,急声喊道:“快,冲出去!”

    清军吹响突围的号角,低沉的号声在平原上回荡,城中还在收拾东西的清军,立刻仓皇的上马,拥挤向北城。

    黄得功岂会放过他们,他也不管后面的明军有没有跟上,便大声啸叫:“儿郎们,随本镇冲!”

    语毕,他便高举手中大关刀,骑黄马飞驰于前,身后五千骑紧随于后,掩杀出逃的清军。

    清军骑兵刚出城,抬头就遇上了明军骑兵,他们几呼没有反应的时间,只能硬着头皮迎上。

    万蹄践踏大地,旷野上尘土飞扬,人马嘶鸣,骑兵的冲击撼动山东大地。

    同高义欢的小打小闹不同,这里才是真正的战场。

    一片密集的铳声响起,明军的三眼铳,齐齐喷射,弹丸借着火药的推力,从橘红的铳焰中奔射而出,前面的清军骑兵,便如撒豆子一般坠下。

    清军骑兵亦弯弓搭箭,明军亦连连坠马,而双方还未来的急去查看战果,两军就已经撞在了一起。

    一时间,马槊突刺,钝器击打,金戈交击,绽放团团血花。

    两军激烈的碰撞,惨叫声和喊杀声交织在一起,令所有人都为之发狂。

    黄得功这为明军大将,使着大关刀,突入敌阵,战马疾驰中,接连砍翻三四人,他举刀发出一声畅快淋漓的怒吼,战马所过之处,俱是坠亡的清军尸首。

    远处佟图赖看得肝胆俱裂,而就在这时,从南面又绕过来一支骑兵。

    刘良佐看见黄得功已经与清军杀成一团,而清军无心恋战,心道,“万幸啊!总算赶上来,又可以蹭一蹭黄得功的功绩了。”

    “儿郎们,给老子冲,砍人头,夺战马啦!”刘良佐骑在马上,将刀一拔,声音都激动的变调了。

    一千多刘部明军,顿时挥刀舞矛的疾驰着冲出。

    于此同时,藤县南面的旷野上,密密麻麻的明军步军,呼号震天的向北杀奔过来。

    黄河东岸,高义欢大队人马仓皇撤退,大军早已乱了阵形。

    追逐的清军从藤县出发,狂奔六日,马力不支的鞑子也纷纷掉队。

    不过博洛仗着在平原之上,视野开阔,八旗可以任意驰骋,所以并未在意。

    在他看来,就算遇见什么麻烦,他能够凭借骑兵的优势,同贼兵纠缠,而身后掉队的人马,又能够源源不断的赶来,所以根本不惧危险。

    这时他追赶正急,冷不防高义欢回头打了个反击。

    这一百多贼军骑兵,仗着马快,甲好,直接把他杀穿。

    博洛还没回过神来,透阵而出的贼军骑兵,绕了一个圈,一百多骑兵又杀了过来。

    方才博洛是没回过神来,现在见此顿时大怒,收拢人马便迎着对冲。

    顺军中冲在最前的依然是刘黑子和徐黑虎,高义欢则跟在后面。刚才的冲锋让他喉头干涩,心脏狂跳,不过冲了一回之后,看见前面两块黑炭依然健在,心中却安定不少。

    一百多名顺军骑兵,其实也没什么阵型,他们不是投降的官军,就是招降的土寇,各自挥舞着兵器,紧随其后。

    顺军骑兵比战术,肯定是比不过清军,不过骑兵中却有不少的绿林好汉,个人能力不输给鞑子。

    徐黑虎和刘黑子武力都还不错,就像钢刀的刀刃一定要用最好的钢材一样,这两人担任顺军骑兵的锋头,便在合适不过了。

    很快,两军骑兵又撞击在了一起,八旗一边,冲在最前的是博洛的护军牛录,武力超群,他手持一杆马槊,迎着顺军冲来。

    这个牛录臂力果然,单手持槊,信心满满,仿佛已经看到了敌人被戳下战马,又被后面骑兵踩成肉泥的情景。

    这时牛录马槊刺出,却一下被刘黑子一把抓住,紧跟着脖颈一凉,视野迅疾变得开阔起来,他的人头在半空中飞舞,看到旁边另一个黑碳挥动大斧,从他身旁疾驰而过。

    刘黑子夺槊,徐黑虎抡起斧头,便一板斧消掉那牛录的脑袋,牛录无头的尸体,依然骑在马上奔驰,人头则翻滚着掉在地上,被踩成一堆肉泥。

    清军当先的“锐士”被杀,后面的骑兵战刀砍在黑炭身上,又不能破甲,两人一左一右,一使刀,一使斧头,撞上的清军纷纷落马。

    八旗兵人马俱疲,加上很多骑兵都没带马槊和长矛,而是拿着战刀。如果遇见一般的人马,战刀劈砍足以,但是顺军骑兵穿三层甲,八旗兵便被动了。

    他们砍人不能破甲,砍马还没够到,就被一矛捅下马,前锋立时又被撞开。

    高义欢和其他顺军骑兵纵马狂奔,紧紧跟着两人身后,他们骑战并不专业,但跟在两人后面捡漏却不是问题。

    前面的骑兵受挫,让博洛双目惊得凸起,目光盯着前面两个黑厮,而就在这时,迎面杀来的刘黑子忽然一脸狰狞的看着他,眼神犀利,恶狠狠瞪了博洛一眼。

    博洛不禁心肝一颤,“黑厮想干啥?”

    刘黑子一拔马缰,便向博洛冲过来。

    博洛一惊,拔马便往东跑~

    (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海豚629的1000,明76的打赏,求书单,月票,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