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俘鞑额驸

    鞑营内还有一千三百清军,其中三百是蓝甲汉军,剩下的都是蒙古外藩兵和蒙古八旗。

    清军在山东驻扎半年,就没遇见有谁敢老虎身上拔毛,所以对于袭营全然没有心理准备。

    西面的营门处,三千多高刘两部的人马,涌入营盘,鞑子来不及穿甲骑马,便只能挥刀步战。

    鞑子的战力和军纪也确实强悍,要是其他人马,被数千人踹营,估计早就崩溃,但鞑子兵却纷纷涌出营帐,拿着弯刀和盾牌,就向西营门杀来。

    一时间,营门处杀声震天,两边结阵厮杀,长矛纵横往来,锋利的矛头连连突刺,带出团团血雾,两边的士卒接连倒地,一个蒙古鞑子被一枪捅中左眼,整个枪头都没入眼眶,场面极为恐怖。

    高义欢纵马冲杀,营盘内的鞑子四散奔逃,不过他们大致都奔向一个方向,那就是马棚。

    这是蒙古人的本能,草原上的汉子,只有上了马才是雄鹰,没有马就只能是野鸡,他们不能和白山黑水中的渔猎民族相比,骑战才是他们最擅长的打法。

    高义欢面目狰狞,风驰于众人之前,手中的战刀已经砍翻两人,都是从后背一刀,杀起来轻松无比。

    不一会儿,高义欢就追到马棚,他见跑来的鞑子,一个个正从马棚内牵马取鞍,顿时大声怒吼,“杀,不要让鞑子上马!”

    他大吼一声,便纵马上前,一刀将一名刚跳上马背的鞑子砍落下马,然后又盯上了下一个目标。

    那是一名光着脑门,耳垂重环的鞑子,正是一路奔逃过来的弼尔塔哈尔。

    高义欢见他耳朵上一个大金环,知道是个鞑子贵族,顿时眼睛一眯,便打马冲来。

    弼尔塔哈尔牵出一匹战马,听见蹄声隆隆,知道自己被盯上,来不及拿鞍,便连忙一跃上马,屁股坐在没有鞍的马背上,只靠着双腿的力量,就坐稳了身子。

    他扭过头来看见高义欢,这个南蛮子追了他一路,弼尔塔哈尔屁股落在马背上,心中立时有了底气,他眼中漏出杀意,顿时拔刀迎上。

    高义欢见这个鞑子冲过来,居然没有被他的霸气震慑住,不禁微微一愣,遂即大怒。

    这是今夜第一个敢反身和他一搏的鞑子,高义欢知道这个鞑子不一般,但他肾上腺素飙升,热血上头,正激动的很,还是一夹马腹,战刀横扫着向弼尔塔哈尔砍去。

    弼尔塔哈尔连忙身子往后一仰,刀贴着脸划过,然后直起身就给交错而过的高义欢一刀。

    高二哥后背被重击一下,外面的蓝甲被划开一条一尺长的口子,不过里面还有一件铁甲,所以并没有受伤。

    两人拉住战马,回身打马而战,对拼几刀,高二哥只觉得虎口震得生疼,顿时汗流浃背,彻底清醒过来。

    他连吃两刀,虽被盔甲挡住,但心里也开始后怕起来。高义欢没想到眼前的鞑子这么生猛,幸亏对方没有马鞍,不然他恐怕早就被斩于马下。

    弼尔塔哈尔已经察觉到眼前之人不是他的对手,但对方穿了双甲,却让他很难破甲。他连砍几刀后,都没能伤了高二哥,心里不禁有些愤怒,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注意到高义欢没带头盔,于是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残忍。

    弼尔塔哈尔冷笑一声,卖了个破绽,高义欢见了顿时大喜,刚准备挥刀砍去,却见对方右手的弯刀高高举起,于是心里一惊,忙变劈为挡。弼尔塔哈尔一刀重重砍下,高义欢战刀脱手,吓得魂飞魄散。

    高义欢大惊失色,拔马就跑,弼尔塔哈尔怒骂一声,便催马追杀上来。

    这让高义欢背后冷飕飕的,吓得冷汗直流,根本不敢回头,只是纵马疾奔,不过弼尔塔哈尔,骑术精湛,却紧跟在身后,战刀已经举起,只等追上便照着脑袋砍下,结果了高义欢。

    高义欢被追得在营中乱窜,心里叫苦,忽见迎面奔来一骑,立时大喜过望,急声怒吼,“黑虎,救我!”

    徐黑虎本来跟在高义欢身后,不过冲到马棚后,被上马的鞑子缠住,高义欢又冲的快,所以被甩在了后面。

    黑旋风面沉如水,并未答话,而是抡起长柄大斧,便从高义欢身边疾驰而过。弼尔塔哈尔正追着高义欢,不想迎面忽然杀来一员大汉,他转身已经来不及,只能怒吼着挥舞弯刀,迎接壮汉一击。

    “当”的一声响,黑旋风抡起斧头横扫,弼尔塔哈尔挥刀抵挡,但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他离了马背,重重砸在地上。

    几乎在同时,徐黑虎勒住战马,马蹄重重落下,踩在弼尔塔哈尔的腿上,他顿时挣扎不止,放声哀号……

    高义欢奔驰老远,察觉没人追杀上来,才勒住马缰,忙擦了擦汗,才回头一看,见徐黑虎居然一合就把弼尔塔哈尔击落下马,心里不禁有些震撼。

    其实徐黑虎这也是占了突然袭击的便宜,加上弼尔塔哈尔没有马鞍,兵器还只是弯刀,所以才被一斧扫落下马。

    高义欢见地上的弼尔塔哈尔,恼怒的打马奔回来,拉起缰绳便是一蹄重重落下,将弼尔塔哈尔踩得昏死过去。

    这时他左右看了看,似乎没人注意到这边,然后才打马到徐黑虎身旁,轻咳一声,也不看徐黑虎,而是目视前方,一脸正色道:“咳~黑虎,方才你做的不错,不过这件事不要跟别人说~”

    鞑营内,战斗最激烈的还是在西营,大批顺军从这里涌入,营内鞑子一般只有两个反应,选择逃的人,直奔马棚,而选择迎战的鞑子,第一反应就是堵住西营门,将偷营的人马赶出去。

    营门处,两军嘶声大喊,结阵厮杀,前面刀盾互砍,双方长兵躲在刀盾后不停的交击、突刺,密集的阵形下,两条阵线上的人都无法闪避,只能本能的将刀砍向对方,将矛刺向对方,阵线间血肉横飞,腾起团团血雾。

    鞑子遭受袭击,还能死堵营们,确实要强过顺军,不过他们人数太少,堵了西门堵不住东门。

    金声桓领着两千顺军,从东门突入,几乎没有遇见什么抵挡,就杀到了西营。

    一个局的火铳手,顿时抬铳射击,鞑子纷纷背后中弹,扑死于地。

    这一下,西营门的鞑子被两面夹击,终于崩溃,金声桓挥刀一指,怒声嘶吼,“杀,一个不留······”

    (感谢晨景的1000,寿州梁四郎的500,书友20180215212507616的500打赏,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支持正版订阅,月票、推荐、书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