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棱堡初成

    高义欢借着李自成称帝的东风,要说汝宁的局势,应该比较稳固,不过清查田亩、规定田赋,毕竟是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士绅和豪强的利益。

    得罪崇王,得罪朱家,其实并不怎么可怕,朱家就那么点人,没有官绅配合,兴不起什么风浪。可得罪的士绅豪强,那情形却又不一样,他们是有能力惹出大事情来的。

    看李自成一片石战败后,只是消息传过来,闯军在河南、山东、山西部分地区的统治,就瞬间瓦解,便值得高二哥提起警惕。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要去山东,高二哥或许会留下刘洪起,但是他这次山东之行的风险很大,不想后方出什么问题,所以就只有借刘洪起的人头一用了。

    在二月间,二哥击败刘洪起,又杀了土豪黄世仁,其实对于地方就已经起到了一定的震慑。

    这次刘洪起被砍了头,士绅豪强们见曾经拥众十多万的巨寇,就因为抢了高义欢几车兵甲,便被打得势力消亡,身首异处,不禁一阵唏嘘,同时自己也提起了警惕,不能得罪高义欢这个贼头子,都开始小心做人。

    杀了刘洪起之后,高义欢又接见了易道三和杨冬青等几个山寨头目。

    二哥原本的想法是,头目通通砍掉,然后收编普通的山中土寇,这样能免除许多隐患,但这两人绑了刘洪起来投,杀了似乎却有些不地道,影响二哥的名声,所以高义欢便勉强将人留下。

    杨冬青一个狗头军师,是个老秀才,到是好安排,高二哥给了他一个文职。易道三这些头目,留在汝宁高二哥却不太放心,所以决定留在身边带着,避免他们和属下勾结。等二哥带上他们去山东转一圈,回来时千余土寇已经被整编,那时高义欢才能放心用他们。

    五月底,汝宁城外,高义欢从九千余人中,抽调了各部精锐,临时编制一营兵,共计三千余人,押着十多车明军的衣甲、旌旗,准备东行。

    城池外的官道上,近二百骑兵两骑一排,护卫着一面大纛旗,后面打着旗幡的步军,走在道路旁边,中间则是大批的骡车,浩浩荡荡的往归德行进。

    高义欢等人站在路边长亭内,鲁义方看着高义欢的架势,似乎是准备将山东搬空一样,笑着抱了抱拳,“卑职愿将军马到成功~”

    这次高义欢的山东之行,虽说是去山东抢战马,动机有些不纯,但毕竟是打鞑子。在官军畏鞑如虎的时候,高二哥敢摸一把老虎屁股,还是让鲁义方有些敬佩。

    高义欢笑了笑,拱手道;“借鲁府君吉言,汝宁的民政,义欢就拜托鲁府君了。”

    “将军放心,汝宁民事我必然尽心尽力。”鲁义方郑重的作揖,尽量摆出一副,让高义欢放心的神情。

    不过他越这样,高义欢心里却越没底,二哥现在疑心病重的很,对于这些降官并不怎么放心,总觉他们心里还念着明朝,对自身还是有些不太自信。

    高二哥点点头,随即扭头看向一旁的赵大宪,“大宪,我不在这段时间,你要看好汝宁。南面的左良玉如有异动,你只需监视,仅守武阳关即可,不要冒然出兵。明白吗?”

    赵大宪本来看着鹿邑,高义欢把他调回汝宁,有这个自己人在,他才放心。

    “二哥,你放心,我晓得厉害。”赵大宪抱拳道:“弟兄们等二哥满载而归。”说完他看了高义欢一眼,又补充一句,“大娟子也期盼二哥早日回来。”

    高义欢听了头皮发麻,忙一拱手,便有些慌张的翻身上马,领着金声桓、金献刚、赵柱子、黄三等将,疾驰着往归德而去。

    去年,刘黑子在南阳向高义欢,取了真经之后,回到归德便开始给百姓分田分地。

    归德府的藩田不少,加上士绅地主被赵应元折磨压榨了大半年,不是弄死,就是逃亡,所以刘黑子手里的地并不少。

    这一分地,果然就笼络不少贫苦的人心,许多从开封逃难的灾民,都选择安家在这里。连着归德府其它几个都尉治下的百姓,也逃往刘黑子控制的商丘和永城。

    高义欢领着人马先到鹿邑,原来的老城墙已经不见踪迹,取而代之是一座红色的棱形堡垒。鹿邑的四方城,已经背改造为了一个多边形,每个角都伸出一截,有点像是一个巨大的五角星。

    原来的城墙,敌军进攻一面,就只会遭受一面守军的反击,但现在无论进攻任何一面,敌军都会被城墙伸出的触角夹击,将会受到两到三面城墙交叉火力的多重打击。

    除了城墙的形状大变外,城池运用壕沟的方式,形成壕墙,便在不降低城墙高度的情况下,使得一半的墙体,在地平面之下,暴露于地上的墙体便比原来的城墙低矮许多,大幅度提高了城墙防御火炮的能力。

    这时整个棱堡已经初具规模,不过却还未完全完工,还有不少泥瓦匠和民夫,在堡墙上忙碌着。

    高二哥到了鹿邑后,人马稍作休整,他则在孙玉成的陪同下,查看了整个堡垒的建造,发现和他想的还是有些不一样,建造时多了许多大明朝的风格。

    整个棱堡的建造也快一年的时间,估计六月就能完全竣工,到时候便只差配套的火炮了。

    高义欢在鹿邑休整两天,看了棱堡,又查看了涡水河畔的麦田,便从新启程,进入刘黑子治下的区域。

    一路上,大军不时遇见,一队队推着独轮车,浑身漆黑的青壮,他们将石炭往鹿邑运,然后在从鹿邑装上粮食运回归德和永城。

    其实,现在永城的石炭,产量已经不小,不过受到运送成本的限制,大部分石炭都只能运到鹿邑、陈州等地,再远些运输成本上升,就不划算了。

    正是因为如此,高二哥只在鹿邑、陈州等地筑棱堡,并未打算在汝宁筑棱堡,因为把煤从永城运到汝宁,成本比较高,他只能运一些用于精铁、火器、兵器的冶炼和锻造,只能烧些低温砖来建造些仓库和工坊。

    离开鹿邑两日后,高义欢骑着黑驹,便领着大军到了商丘城外,这里的田地都被刘黑子分了出去,不少土地没赶上种植冬小麦,便种了一季春小麦,还有豆子和蔬菜。

    高二哥骑着马儿,看着田间忙碌的人群,便知道今年刘黑子是吃穿不愁了。

    “二哥,刘黑子来迎咱们了!”赵柱子马鞭指着前面长亭,忽然开口说道。

    高义欢抬头看去,果然见前面亭子外,聚集着一群人,为首一个黑炭,正是威武将军刘黑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