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极度恶劣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走了过去,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家里面的股票市场大好,此时此刻的费以南和宋如意两个人的心里面也是感觉到无比的兴奋。

    尤其是在看到现在费琅轩和唐玲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这两个人现在真的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家和万事兴,明白了这个词语的真正含义。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走了过去,而这段时间以来的费琅轩忙忙碌碌的全部都是为了公司里的事情,可是就在这天像往常一样过来上班的时候,面前的小秘书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不太对。

    对方说话的声音听上去仿佛是有些支支吾吾的“总经理,我觉得最近公司在外面好像是受到别人的陷害了,我都已经收到了很多份过来控诉的,说是我们公司没有按时发货。”

    听到这话之后的费琅轩忍不住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要知道,如果要是自己的公司连最简单的基本信任都没有了的话,那也就相当于在这个市场上没有办法在继续立足。

    想到这些之后的他猛的一下敲了一下桌子“最近怎么突然之间把事办的这么不利索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要是没有办法及时交货的话,那我们就不要去签订那么多订单,难道这件事情还需要我亲自教你们什么。”

    此时此刻的费以南真的是觉得自己的内心里面有些气不打一出来,而这个时候的小秘书在听到这样的话之后,更是感觉到无比的委屈,自己手下的人做事自然是向来都十分安心的,可是这次退货的事情绝对不是公司里面的人搞的。

    她就这样委屈巴巴的在那里不停的说着“总经理,我们公司里面的人可是一向都是非常的守信用的,所以我昨天还特地去查了一下那几批退回来的订单,可是我现在才发现,那些订单根本就不是我们公司里面所签订下来的呀。”

    在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就连小秘书都忍不住在自己的内心里面感觉到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要是市场上面有人在背后对自己的公司动手脚的话,那影响肯定是非常的恶劣。

    就算是到时候自己真的已经查出了幕后真凶,可是毕竟在大家的心目里面,违约不肯发货的人是自己,这对自己来说是非常的不利的,前几天刚刚挽回的好形象,说不定就会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而全部功亏一篑了。

    听到这话之后的费以南忍不住的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当然是信得过自己的员工,而这个时候的他也是紧紧的皱着自己的眉头,眼神里面看上去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严肃。

    他就这样冷冷的对着自己面前的小秘书吩咐着说道“把那些你感觉好像有些不对的订单全部都给我拿出来,如果要是真的有人敢打着我们的旗号和其他公司进行合作的话,那我们也绝对不可以放过他,绝对不能让他嚣张。”

    小秘书回去准备收集一下最近有问题的订单了,而这

    个时候的费琅轩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窗户面前,心里面想着关于今天的事情。

    看着对方好不容易才终于千辛万苦找出来的订单,而这个时候的费琅轩努力的辨别了一下对方的订单上面所盖的章,以及对方上面所签的字,大吃一惊的发现,这些东西果然不是自己公司定下的。

    “给我去查,马上去给我去查,必须把这个人给我查出来,敢对我们公司里面的人下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愤怒地直接将旁边的茶杯摔在了地上,而这个时候的费以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天下午的他毕恭毕敬地来到了费以南的办公室“最近有人打着我们的名声和其他公司进行合作,而且最关键的是,在签订了订单之后根本就不履行诺言,现在在市场上的影响非常的坏,有好几家公司已经终止和我们的合作了。”

    由于今天早上的自己才终于接到了通知,而这个时候的费琅轩也是迫不及待的赶紧来到了费以南的办公室里面,毕竟所有的事情还是需要对方来亲自操刀的,不然不足以服众。

    而这个时候的他也是将自己手上的证据放在了对方跟前“从上一个星期开始,那群不知道是谁的人就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在我们这里签订订单,然后再进行毁约,给很多企业造成了不可避免的损失,也给我们的名声造成了影响。”

    仔仔细细地皱着眉头看了看对方给自己带过来的订单,而这个时候的费以南的心里面勃然大怒,当下里的他就这样猛的一下子直接将订单撕毁扔在了地上。

    他就这样冷冷的在那里盯着对方的眼睛说道“这上面的章应该的确是我们公司的,给我去查,我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小兔崽子敢在背后搞鬼。”

    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是外人插手,毕竟现在对方所盖的公章的确是自己公司里面的章,想必应该是不知道那一个儿子又动了歪心思,而这个时候的费以南也是觉得心里有数了。

    他就这样渐渐的看着费琅轩的身影消失在了办公室的门口,心里面有些愤怒的想着“费庭伟啊费庭伟!你可千万不要做出让我失望的事情来,如果要是这次的事情真的是你办的,那你就别怪我对你不手下留情了。”

    时间过得飞快,而当天下午的费以南一个人静静的在办公室里面坐着,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往下工作,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内心里面五味杂陈的。

    此时此刻的费琅轩和费冷刹两个人也是已经开始着手调查,这并不是一件难事,尤其是在调查到对方的公司法人的时候,更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对方。

    给自己使绊子的那个公司的法人正是费庭伟!而这个时候的费以南毫不知情,只是坐在办公室里面心烦意乱的等着费琅轩和费冷刹两个人的消息。

    看到这样情况之后的费琅轩是真

    的觉得自己的心里面有些犯难,虽然说对方的确是做了对不起自己公司的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有血缘关系的,还是不能直接告到父亲那里去,不然,让人家老人家多么心寒呀。

    想到这些之后的两个人在那里商量着说道“费庭伟这个人平常的时候就老奸巨滑的,我觉得我们这一次还是必须要做好万全的打算才行,如果要是这样冒冒失失的找上门去,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到时候再被反将一军就不好了。”

    前车之鉴依旧历历在目,而这个时候的费冷刹也是点点头“你这句话说的倒是没错,我觉得如果我们两个人要是真的想要拆穿他的真面目的话,那我们两个人就应该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最好是能够在他们进行交易的时候拆穿。”

    两个人一拍即合,而这个时候的两个人还特地请了一个私家侦探,悄摸摸的跟在费庭伟的后面,两个人的心里面都非常清楚,对方应该在最近这一段时间就会再次下手。

    果不其然,第二天中午,就在这费琅轩和费冷刹两个人准备出去吃饭的时候,却接到了来自于自己昨天雇佣的那个侦探的电话。

    对方说话的语气可以听得出来是明显的压低了的“我说两位老总,你们现在马上来我给你们 发的定位哪里?现在他们两个好像在谈生意呢,你赶紧过来吧,过来之后就知道了。”

    听到这话之后的费琅轩和费冷刹两个人相视一眼,而这个时候的两个人慌慌张张的来到了对方给自己发的定位,果然看到面前的费庭伟正跟自己公司以前的老客户在那里进行交易。

    虽然说面前桌子上面的这两个人看上去谈笑风生,但是这个时候的费庭伟只是轻轻的摇头“如果要是贵公司真的是诚心诚意的跟我们进行合作的话,那还是必须要付定金,毕竟以前时候你们都是直接和父亲进行交流,但是现在的话,我还是要必须小心谨慎一下,你说是吧。”

    就在这费庭伟准备敲诈对方一笔定金的时候,而这个时候的费琅轩和费冷刹两个人也是直接走了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在旁边的桌子上面坐下。

    最终还是费琅轩率先开口讽刺一般的说道“我早就已经听说了,听说有人打着我们公司里面的旗号在和其他公司进行合作,本来还以为是外面的那些跟我们作对的公司,原来竟然是家贼难防,看来这件事情还真的是我疏忽了。”

    看着自己的身边莫名其妙的多了这么几个人,而这个时候的老客户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也是有些怀疑,明明自己今天就是过来做生意的,怎么现在竟然被人嘲讽了呢。

    大家都是急性子,而这个时候的老客户甚至连问都没有问清楚,便直接愤愤不平地夹着自己的公文包离开,临走之前还在那里大声的骂道“幸亏我们都已经辛辛苦苦合作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们竟然是这样的人,以后别想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