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 相亲

    唐翼投给我一记安慰的眼神,就走了过去,边走边笑着说。

    “冷哼一声,你这小子也要胳膊肘往外拐?竟然敢说我老糊涂,我看你跟你大哥是一个德行,都是宁愿帮着外人,也不帮着自家人!”

    唐镇冷哼一声,就躺回床上,拉过被子,把自己的脸闷了起来。

    “您老人家不怕闷着自己,我还心疼呢,爷爷,我的错,我赎罪,是我自己糊涂了,我不该那么说您,你就好好听我说话,行吗?”

    唐翼走到床边,高大的身体跟着蹲了下来,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哄着,温柔的拉过被子,盖在唐镇的肚子上,扶着他的胳膊。

    唐镇依旧冷着一张脸,却没有反抗,任由唐翼扶着,坐了起来。

    “你要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他盯着唐翼的眼神就像看不怀好意的人一样。

    “爷爷,您这是在防备我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这里会很痛?”唐翼捂着自己的胸口,做出呼吸不了,痛苦不堪的样子,要不是额知道是在玩的,还以为真的,这演技堪称一绝。

    可唐镇却不受用,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你这臭小子,还给我装?有话赶紧说,军人就应该有话直说,不要弄这些花里胡哨的。”

    “爷爷,我这不是逗您开心吗?我平时在部队里面是最认真的一个,好吗?”

    唐镇撅着嘴,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样子,看的我大跌眼镜,我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把撒娇卖萌表现的如此惹人爱,反而一点都不觉得娘。

    刚刚还听到对方是军人,这个在我印象里一向都是严肃的人,竟然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果然,在亲人的面前,每一个人才会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柔软的一面。

    “好了,你刚刚不是有话说吗?”

    唐镇笑容满面,心情明显好了不少,背靠着枕头,随口问。

    “就是大嫂阿,您老就不要再掺和他们俩的事情了。”

    他抓着唐镇的手,摇着开始撒娇。

    “哼,不可能,再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抱到孙子,要不复婚,要不就把公司还回来。”

    唐镇猛地甩开他的手,他踉跄几下,手撑着地面才没有摔倒。心里莫名的心疼唐翼,为了我,才收了牵连。

    “爷爷,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又不是大嫂的错。”

    “不是又怎么样?我孙子喜欢她就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还好意思挑三拣四?你也别管他们的事情了,我指望不上你大哥,那你来,赶紧找个媳妇,让我快点抱上孙子,那他们的事情我也不管了,让他们自己解决!”

    唐镇倔的跟一头驴似的,估计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爷爷,够了,这是两码事,我之前就说过我还不想结婚,你也答应了不逼我,现在又提起来?”

    “是你先逼我的,我不管那就大哥,就只能管你了!上官家的女儿今天也二十多了,也是刚回国,我立马安排你们相亲!”

    “算了,您这么多借口,我也说不过你,至于相亲,就免谈,您好好

    休息,我先走了。”

    唐翼脸垮了下来,哪里还有半点刚刚的可爱模样,冷的像移动的冰块,所到之处,空气都冷了下来。

    我伸出手,想叫住他,安慰一下他,毕竟他是因为我受累,却发现我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手只能僵硬的停留在半空中,慢慢的垂了下来,呆呆的看着他越走越远。

    这个时候,唐天齐从门外走了进来,我连忙跑过去,抬头看向他,“天齐,你劝劝一下你弟弟吧?刚刚爷爷让他去相亲,他很生气。”

    他眼神看向我们面前的唐翼,丢下一句,“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随后,拉着我往外走,我扭头一看,见唐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跟了上来。

    我们走到了走廊,唐翼也走了过来。

    唐天齐双手插兜,“我明白你还放不下她,但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是不是学着改变了?我不是要你忘了她,当年她为了你,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肯定不能忘,但是,一直活在过去,你觉得好吗?”

    “当年她也不是嘱咐过,要你找一个自己心爱的人,好好生活下去吗?你这样不仅会让自己痛苦,也让大家因为你痛苦。”

    听到唐天齐的话,我知道了唐翼反感结婚的原因,或许应该说不是反感婚姻,而是新娘不是自己心里那个人,就觉得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的心里有一个人的存在。

    “哥,你知道我的,我这个人就是脑子一根筋,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我这辈子就注定要为她等候一辈子,等我的生命走到了尽头,我再去找她,到时候,她知道我这辈子”都在等她,应该会很开心才对。”

    唐翼脸上扬起幸福的笑容,眼睛大大光彩,我知道,他是在想她,他想象着前面有着他心爱的人,才会有这么幸福的样子。

    看到他如痴如醉的笑脸,我开始心疼他了,他们两个人早就阴阳相隔了,一辈子都见不到了,该有多痛心。

    “你忘了吗?她临死前交代你的话,她说要你好好恋爱,跟你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实现她以前在二十五岁前结婚的梦想,你今天已经二十五了,她给你悲伤的时间已经到了。”

    唐天齐语气很平静,但从他那有些颤抖的胳膊,我看出了他内心的汹涌澎湃,说实话,我一个外人,听到他刚刚说的话都动容了。

    都说爱情是自私的,巴不得每天每夜都粘着对方,一个在弥留之际的时候,能够为对方留足走出悲伤的时间,还为对方打算好了一切,生怕对方内疚,直接命令式的要对方实现自己的梦想。能够分享自己的宝藏男孩,就怕自己爱的人不幸福。

    这气度,这善良,或许是我,都不一定做得到,这个女孩子温柔的让人心疼,善解人意又刚强。

    “我……难道我真的应该按她说的做?这才是她想要的吗?”

    唐翼声音哽咽,抬起头,不让眼眶里的眼泪掉出来,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灿烂一笑,漏出一口大白牙。

    但抖动的肩膀处,我还是看出他内心的悲痛欲绝,我放轻了脚步,走了过去,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我们就按她说的做,如何?”

    他刚刚帮了我,我也想帮他早点走出那悲伤的世界。

    “意思就是我必须去相亲吗?”唐翼擦了擦鼻子,撅着嘴不满意了。

    “就当做多认识一个朋友,不是非要你们在一起,就当做满足你爷爷的心愿。”

    我连忙回答,毕竟,爱情还是得靠缘分,要是他们看对眼就好,要是看不对眼,也没办法。

    “好吧。”

    我们三个人回了病房,告诉了唐镇这个消息,唐镇高兴的合不拢嘴,连忙拿出一大叠资料,给我们看。

    看来他是早有准备,随身带着,就等着唐翼同意,也是煞费苦心。

    唐翼随意的翻阅,我也在一旁看着,越到后面就越觉得不对经,这照片上的人可不就是上官燕,我那刚从国外回来的大学同学嘛?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他们几个人开心的商量着,我的心里却犯了男,要是上官燕看上了唐翼,但唐翼的内心只有前任怎么办?我要不要实现给她打个预防针?唐翼那边,我要不要告诉他那是我朋友?

    思来想去,为了避免到时候只告诉一方的尴尬,我觉得双方都告诉。

    他们几个聊的差不多,唐天齐提议去吃饭,我们三个人就出来了,我逮到了机会,连忙拉着唐翼,告诉他这件事情,问他要不要告诉对方他心里有人的事情,毕竟这是他的隐私,得到他的同意后,我就打了电话给上官燕。

    “死丫头,这么就了,终于知道找我了?是不是想我了?要出来见面吗?”

    上官燕甜美的声音从电话线那边传来。

    “这么肉麻,我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你明天是不是要相亲?你的相亲对象是唐天齐的弟弟,唐翼,他同意我才告诉你的,他之前的前任因为他牺牲了,可能就不会想着这些情爱方面的东西了,是被逼着相亲,我提前告诉你,你好有个心情准备。”

    其实为了避免上官燕看上他,结果知道这件事,最后气氛变得凝重的事情发生。

    “我明白了,其实我也不喜欢被我爸安排,明天看我表现。”

    就这样,老爷子心里舒服了,这一晚上也过的格外的舒坦,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早早就张罗着相亲的事情,老爷子非要我跟着唐翼一起去,说女孩子看人比较准,唐翼一直呆在部队里,跟女生接触很少,需要我帮忙。

    我们坐了车,来到了约见地点,没一会,上官燕也来了。

    “你们这么过来啊?”

    她坐下后,对着我们说。

    “老爷子嘛,心里比较急,你懂的。”我接话。

    “哈哈哈,我懂我懂。”

    “你好,我是唐翼,我的事情,嫂子也跟你说了,实在抱歉。”

    “没事没事,没什么大不了,能搪塞我爸,何为而不为呢?”

    “不过我们得玩久一点,免得他们发现。”

    我和唐翼双双举手赞同。

    三个人玩到三更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