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永生者卡兰?海特格而 上

    在接受那位好客主人的邀请之后  我更加相信  永生就是囚牢  幸好  在人类的世界中  我还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那责任是命运所赋予我的一部分  因此  我才能拒绝好客的主人的挽留  而在我离开那永生的囚牢之后  我第一次的感激命运的存在      摘自诗人梵阿古所撰写的《伟大的魔法导师爱德华.斯蒂费尔德回忆录》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  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  登录www.17k.com  支持正版文学

    “在你那个崭新的躯体上我已经做下了坐标  你的精神体在离开这棵树之后  假如沒有意外发生  你就会直接的飞过去  然后成功的复活  ”

    远古魔族阿撒而做了最后的保证  而爱德华也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一道光芒闪过  那棵大树上冒出了一小团灰色的烟雾

    这一小团灰色的烟雾就是爱德华的精神体  离开那棵树之后  爱德华惊奇的发现  他感受到了那依旧躁热的阳光  虽然他看不到  但是他能真切的感受到  感受到四周的景象  他“看”着身后的那棵树  心中涌起一股荒谬绝伦的感觉  但是  在稍微的停留了片刻之后  按照阿撒而所说的那样  他就开始飞往新生的躯体的方向  迎接复活

    但是  就在此时  就按照着阿撒而的预想与等待之中  那未知的变故突然再次发生了  一种力量从虚无中探了出來  猛的擢住了爱德华的精神体  将之拉扯进了另外一个空间

    而时刻关注和等待着这一刻的阿撒而  马上探出了一股精神力  但是  它所探出的精神力根本还未与那奇异的力量进行任何的交流  就连同爱德华的精神体一起  被擢去了另一个空间

    这空间彻底的隔断了阿撒而与那部分精神力之间的联系  甚至它在爱德华的精神体上所建立起的那个连接通道  也一样的被彻底的隔断

    阿撒而呆滞了片刻  苦恼的咒骂了一声  只能在心底为爱德华的命运祈祷

    但是阿撒而也并非全无收获  起码  它肯定了这种奇异的力量是一种神魔所认知的规则之外的力量  而爱德华的精神体被带去的那个空间  也是一个规则之外的空间

    这空间以及这力量究竟是从何而來  这个问題困扰着阿撒而  在透悉了命运之后  无论是神和魔  都会担忧那些未知的存在

    爱德华在一个恍惚之间  他发现  他已经來到了一个奇异无比的空间内

    这个空间是无数的线条与节点  就像渔网一般  空间内的规则就注定了其他的生物难以存在于这空间之内  只有接近虚无的精神体  才能在这个空间里存在

    爱德华的意识里也是有着巨大的疑惑  他开始为自己的命运所担忧  因为  这个空间内的一切对于他來说都是未知

    “欢迎你  一个年轻而又充满了奇迹的年轻人  欢迎你來到这个世界  帮我排除寂寞  ”

    在整个空间里突然回荡着一个声音  这声音并不是精神的波动  而是货真价实的人类语言  爱德华清楚无比的听懂了这声音中的内容

    “您是谁  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里  ”

    爱德华试探着询问着  他的精神体里刚刚问出了这个问題  他就猛的感觉到场景一阵变化  在下一刻  他就來到了一个墓圆里

    多么的让人难以理解  爱德华也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惊着  然而  他眼前的景象真实的告诉他  这正是一个墓圆  有着数不清的墓碑  向四周蔓延的不着边际

    而在爱德华的眼前  一个老者  正站立在墓碑丛中  对着他微笑

    “欢迎來到我的会客室  欢迎來到这与世隔绝之地  欢迎你來分享我的寂寞  欢迎你  又一个永生者  ”

    这个老人看起來正如同波尔的一个最平凡的老人一样  有着苍老沙哑的声音  脸上是岁月刻画下的深深皱纹  他的胡须掩盖了他的嘴  但是  从这张苍老的脸上  爱德华还是看到了那表达着善意的笑容

    “我实在有着太多的疑问……”

    这善意的笑容使得爱德华紧张的情绪稍有些放松  至少  眼前的这个人看起來是个人类  还是个和善的老人

    “沒关系  我们有着太多的时间來进行一场足够细致入微的谈话  您的一切我都想要知道  而我的一切  也会毫无保留的告知于您  ”

    这个神秘的老人脸上的笑意更浓

    “您的名字  在真正开始谈话前  我得有必要知道您的名字  ”

    那个老人挥了挥了手  爱德华突然发现他与这个老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是最为适合的距离

    “卡兰?海特格而  这个名字几乎被我遗忘了  我得感谢你的询问让我再次的加深了印象  來自那个世界的你  也许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

    这个老人微皱了眉头  似乎是花费了一番精力去回忆  才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而这个名字首先让爱德华联想起的却是另一个人  克依娜?海特格而  紧接着  爱德华看了肯四周的墓园  他的心里涌出一个荒谬无比的答案

    “您说  您的姓氏是海特格而  那么  您是否是那个亡灵巫师家族中的一员  我恰恰有一个朋友  她就來自海特格而家族  ”

    而这个老人显然沒有想到爱德华竟然会对自己的姓氏  对自己的家族有所了解  他更加的紧皱了眉头  试探着开口回答到:“是的  庆幸那个世界上的人还沒有遗忘海特格而家族  年轻人  你说你认识一个海特格而家族的人  难道海特格而家族还有血脉存在于那个世界上吗  ”

    “是的  ”爱德华点了点头

    而得到爱德华的肯定之后  这个老人似乎是碰到了一个难以索解的问題一般  他似乎是想要开口询问  但是  对于他的问題  爱德华也未必能给予他答案  因此  他苦恼的捋着自己的胡须  很久之后  他才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題:“年轻人  你所认识的那个海特格而家族的人过的是否幸福  难道她从沒向您提到过关于任何神灵降罪相关的内容吗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

    当这个老人再次开口之后  爱德华已经隐约的感觉到  他接近了一个谜团的谜底  虽然  他有着更加重要的疑问想要去了解  但是  那颗好奇之心  却促使他想要先揭开这个近在咫尺的谜底

    而且  在了解了这个老人真正的身份之后  不知为何  爱德华已经消退了心中大半的担忧与紧张

    “不  我所认识的那个海特格而家族的朋友  她曾被可怕的诅咒所折磨  而据她告诉我  这可怕的诅咒力量正是來自一位有着最恐怖称号的神灵  而您似乎对这诅咒是一个知情者  您吝啬于告诉我真正的真相吗  ”

    这个老人听到爱德华的话语之后  他沉默了许久  才再次的开口  这一次  他的脸上带上了一种苦笑的神色

    “好吧  好吧  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  这甚至是整个海特格而家族几百年里最大的一个错误  在当时  我们是巫师  而巫师们都在穷极一生的精力去追寻着远古力量的秘密  但是  人的一生又是何其的短暂  于是  海特格而家族突然转移了一个研究的方向  这方向就是    探求永生的秘密  有无尽的生命  才能有无尽的精力去进行研究  去探询那远古力量的秘密  ”

    说到这里  这个海特格而家族的老人似乎是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中  话语停顿了片刻

    “那么  你们应该找到了永生的方法  ”

    爱德华不自觉插话问到

    “是的  这正是一切灾难的开始  这个世界的规则注定里生命存在的形态  而掌握着这种规则的神灵不会允许规则的破坏  因此  当我侥幸的探询到了永生之后  这就引起了神灵的震怒  我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份震怒;而我在得到永生之后  我才发现我已经不能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所接纳  那永生的生命形态遭到那个世界的排斥  于是  我就來到这个空间里  开始我漫长的永无尽头的孤独生活  开始永无止尽的悔恨  这悔恨不单单是因为我亲手造就了我永恒的囚犯身份  更是因为我的疯狂  使的海特格而家族的人们必须承担神灵的震怒  ”

    话说到这里  这个海特格而家族的老人沉重无比的叹息了一声  接下來  他开口询问着爱德华:“而你告诉我  海特格而家族还有人幸存的这个消息  对我來说可实在是一个极大的安慰  至于你所说的诅咒  來自那位最可怕的神灵  那应该就是來自死神  在所有的神灵中  它是最为震怒的  因为  它恰巧掌握着死亡的规则  而我破坏的也正是死亡的规则  它给海特格而家族降下了什么惩罚  ”

    “生來就只能与亡灵为伍  栖居于亡者的墓地  有着腐烂的躯体  腐烂进灵魂的痛苦  ”

    得知了这真相之后  爱德华的心中是一种描述不出的感觉  他想起了克依娜那曾经腐烂的身体  那眼中的绝望  因此  他的话语声稍有些沉重

    而这个造就了海特格而家族蔓延进血脉里的诅咒痛苦的永生者  在听到爱德华的话语之后  再次的叹了口气

    “不过  我的那位朋友已经在我的帮助下成功的摆脱了那诅咒的力量  现在的她已经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这对您來说又是一个好消息  而现在我就想要借助这好消息來询问您:您为何要将我邀请进这空间内  虽然我能理解这可能是出自于您的好客……”

    在揭开了这个谜底之后  爱德华就将话題转到了最重要的方向

    “我也想知道  你成为了囚犯  就必须得让别人也与你一起分享这囚犯的生活吗  ”

    另一个话语声突然响起  这话语中所带着的阴冷味道在一开始让爱德华心中一喜  但是  马上他就意识到  这声音并不是來自远古魔族阿撒而  虽然  那话语的语气与阿撒而一贯的语气如出一辙

    紧随着这话语  爱德华就看到一团黑色的烟雾不知从何处突然冒了出來  那烟雾一阵翻滚之后  就化成了一个老人的形状  那张脸  阴沉无比

    几乎不用多加思考  爱德华已经知道了这个新來者的身份    它正是在当日  那个从地狱空间里逃脱出來的远古魔族精神体

    对于这个与阿撒而的同胞  爱德华明智的沒有选择去与之进行任何的交流  太多的经验与教训告诉他  与一个远古魔族搭建起某种关系  那是要付出代价地

    因此  爱德华在看了那个远古魔族一眼之后  就故意装做无所谓的样子  重新的将注意力投注于解惑者卡兰?海特格而

    而这个远古魔族在看到爱德华精神体的一刹那  它已经知道了这个到來者的身份  它知道这个倒霉者是阿撒而的信徒  虽然它并不知道一个人类究竟是如何生成了精神体  但是  出于自身遭遇的原因  它绝对不想要给予爱德华任何的帮助

    “就如同刚才我所说  我实在太寂寞了  因此  我就需要一些与我一样永生者的存在來排遣我的寂寞  您是一个魔族  神灵肯定不会允许您重新的出现在那个世界上  而这里显然要比你之前所居住的那个空间要好的多  至于你  年轻人  我还未曾知道你是如何成为了这永生的存在  我同情你  并接引你來到这你应该來到的世界  ”

    卡兰?海特格而以着一种同病相怜的语气对着两个邀请來的客人开口说到

    这样的答案让爱德华觉得荒谬的难以接受  他倒是沒有想到他被强迫的邀请到这个空间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是  这位邀请者似乎并不了解他的真实状况

    “该死的人类  你的生命存在形态根本与我们就不一样  你的永生是逃脱了那个世界的规则  你穿梭于时间与空间的节点之中  因此  只有这个该死的囚牢才能容纳你  但是  我是真正永生的存在  是能够被那个世界规则所容纳的存在  我是远古的魔族  与神一样伟大的存在……”

    那个最先被强迫邀请來的客人  愤怒的咆哮着  卡兰?海特格而的永生生命形态是规则之外的存在  只有这个空间才适合于他  而适应的本身也使他掌握了这个空间的规则  所以他才能将一个精神力强大无比的魔族精神体“邀请”到这空间里

    在一开始  卡兰?海特格而并不知道这个精神体的真正身份  他只是因为太过寂寞  在感受到那个世界有着与他接近的生命体之后  他就迫不及待的发出了“善意”的邀请  但是  在与这第一位愤怒的客人交谈之后  卡兰才明白  他竟邀请了一个传说中的存在  但这更加吸引了他的兴趣  在这个空间里  他拥有着堪比神魔一般的地位  因此  他就不管这个客人是否愿意  强行的将他留下來做客

    况且  最重要的是  他能肯定  神灵一定不会允许这魔族的精神体肆无忌惮的存在于那个世界上  在这一点  他与阿撒而有着相同的观点

    “那么  伟大的魔族  神灵会允许你存在于那个世界上吗  ”

    卡兰的这个问題使得那个远古魔族闭上了嘴  阿撒而早就告诫过它  但是  在那个空间的通道打开之后的一刹那  它还是忍不住的來到了那个世界  而此时  它沒有被神灵所彻底的封印  正是这个人类卡兰的功劳

    在十几万年的囚禁生涯里  也只能让这个远古魔族积攒够那么一次勇气  在此时  假如要他选择离开这里去往那个世界上  它就已经丧失了那个勇气

    而正是依靠着这个观点  卡兰已经成功的说服了这个远古魔族  虽然它仍旧表现的气愤  但是  这仅仅只是因为这个远古魔族不甘愿从一个牢笼里來到另一个牢笼里

    至于爱德华  他倒是还未弄懂爱德华究竟是谁  究竟为何会成为了这种永生的生命体存在形式  他只是出于与之前相同的原因  邀请了爱德华

    “对于您的好客  我深表谢意  但是  我却不得不请求您送我回到那个世界  因为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而且  我已经准备着在那个世界复活  那个世界需要我  ”

    爱德华了解了这原因之后  他在感到荒谬的同时  又不得不准备谢绝卡兰的邀请

    “复活  不  不  年轻人  你已经不属于那个世界  从你永生之后  你就超脱了那个世界  这里才是你应该留下的地方  ”

    卡兰看起來颇不愿意失去这个客人  因此  他以着极为肯定的语气拒绝了爱德华的请求

    这样一來  就造成了爱德华的苦恼  他绞尽脑汁的想着要如何说服这个好客的主人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