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懦弱者的选择 上

    (ps:月更九万字了  订阅还差的多  到月底还有五天  兄弟们  你们就忍心让我在最后有个遗憾  订阅吧  呼吁订阅支持  到月底之前我会一直码  )

    设下那个陷阱之后  在我们成功的取得了第一次胜利之后  在我们的预想之中  精灵们接连不断愤怒的进攻就会到來  然而  我们沒能等來精灵们进攻  却等來了精灵们撤退的消息  这使得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在一段时间内难以索解精灵们为何会果断的就选择了撤退      摘自诗人梵阿古所撰写的《伟大的魔法导师爱德华.斯蒂费尔德回忆录》

    响应网站号召:“未完待续  预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www.17k.com 章节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

    罹难的罗伊德  在临终之前所传达出的那四个字  其实已经包含着他用生命所换來的告诫与决定

    其他的二十九艘战车正载着精灵们向布兰德路特要塞    爱德华设下的捕鼠笼子的方向前行  爱德华也思考过  这个捕鼠笼子究竟能够消灭多少艘天空战车  但是  他肯定沒有想到  仅仅是一艘  就使得这个精心布置的捕鼠笼子失去了效用

    当罗伊德临终的消息传递给了其他战车上的精灵们之后  在还未懂得这消息真正表达的内容之前  几乎所有的精灵们都认为  这消息极为重要  重要到他们不得不从分散再次的聚集在一起  进行商讨

    直到最后一座战车飞來  所有的精灵们的又选择等待了好久  整整三个小时  从下午直到黄昏的临近  他们的心中也伴随着一个猜测而变的越來越惊慌  直到他们能确定  罗伊德长老乘坐的那艘战车  也许已经永远不能赶过來与他们汇合

    这些精灵们想起了在这个消息之前  长老罗伊德所传來的那个消息  他发现了黑暗的力量  并号召着众人前往那个黑暗力量起源之地

    “毫无疑问  这是一个陷阱  而我们也不得不悲哀的接受一个结果  那就是  罗伊德长老已经罹难于那黑暗力量的陷阱之中  ”

    队伍中唯一的一名精灵长老克洛尼斯垂头丧气的开口说到  他的表情毫不作伪  真实的表达着他的内心的惊慌  要说罗伊德罹难使他感到哀伤  不如说这突然发生的状况让他感到恐惧  那心中的懦弱在恐惧之中重新冒出了苗头  疯狂的生长了起來

    他的脸色发白  就像他真的经历了他脑海中幻想的那个灾难    在黑暗的深渊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  将他拉扯进了绝望的恐惧之中  这个幻想更是使他的身体甚至忍不住的颤抖了起來  靠的近精灵们甚至能听到他那上下牙齿撞击声音

    为了掩饰  克洛尼斯低着头  装做因哀伤而哭泣的样子

    他反复的在自己心中询问自己  此时  他要怎么办  毫无任何的疑问  他绝对不想要让那幻想之中的灾难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因此  他沒有一丝一毫的勇气去前往那黑暗的陷阱  那么  似乎  剩下唯一能够选择的仅仅只是返回天空之城

    是的  返回天空之城  一想到这个决定  克洛尼斯突然觉得轻松了起來  他甚至在自己的内心里这样的说出了一句话    既然孟斐用着用不完的勇气  那不如就让孟斐來与人类们交战

    他丝毫不以心生这个念头而有任何的羞耻  他就觉得  也许他应该在回归之后  就永远的呆在那宁静而又远离危险的驻地  以躲避他心中的恐惧

    当心中的懦弱彻底的占据了上风之后  克洛尼斯竟然压抑了身体的颤抖  以及牙齿的相互撞击  他看起來已经重新变的正常  假如不是那张脸因为恐惧的折磨  而仍旧苍白的话

    不过  其他的那些精灵们倒是以为  这是长老克洛尼斯悲伤的缘故

    果然  在接下來  就有无数的精灵们开始询问克洛尼斯的决定  几乎有着一大半的精灵们想要去往那个黑暗力量的來源之地  去探究真相  这真相既包括罗伊德长老是否罹难的真相  又包括那黑暗的來源究竟是什么  为何能够毁灭一位精灵之中实力最为强大的长老

    当然  这些精灵们还得试图弄懂  罗伊德长老传达出的那个消息  那四个字:生命惩罚  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告诫他们返回精灵驻地去动用那最后的力量  才能战胜黑暗的力量  还是  人类世界针对‘生命惩罚’有着什么阴谋

    这一切都是需要探询出答案的谜团  而无论那个谜底的获得  对于精灵一族來说都至关重要  但是  这些精灵们绝对未曾料想到  长老克洛尼斯的决定竟然是所有的精灵们马上出发  返回天空之城

    “尊敬的长老  我不得不说  即便我们难以战胜那黑暗力量的强大  即便我们也会陷进那陷阱之中  但是  我们至少要弄清楚长老罗伊德的是否还活着  ”

    一名精灵中的神殿侍奉者  忍不住的开口说到

    “这不可能  罗伊德不可能还活着  ”克洛尼斯直接的加以反驳  但是  在这话说出之后  他才意识到是多么的不恰当  于是  他象征性的咳嗽了一声  又换了一种方式  开口说到:“我说  这很显然是的陷阱  长老罗伊德已经被陷阱夺去了生命  我们是多么的哀伤  然而  不管我们有多么的悲伤  我们都不得不选择这个明智的决定    我们必须马上、迅速的返回天空之城  在黑暗力量给我们带來毁灭的灾难之前  身为一个长老  我不得不为大家的生命做为最重要的考虑  ”

    “可是  我们不怕  我们不怕灾难  我们要弄清罗伊德长老所遭遇的状况  我们要知道真相  ”

    一个精灵战士在听到克洛尼斯的回答之后  忍不住的高声呼喊着

    “难道我怕吗  ”克洛尼斯尽量的仰着头  看着那个发话的精灵

    “难道我怕吗  但是  我们不能用无畏的勇气和生命去钻进那黑暗的陷阱之中  我们不能始终以精灵一族的荣耀來激发我们无知的举措  ”

    “无畏的勇气难道不是精灵一族的荣耀所在吗  难道这不正是神灵称赞精灵一族所拥有的美德吗  难道我们要与那些懦弱者一样用逃避來避免真相的恐惧吗  ”

    那个精灵战士不依不挠的发表着他的坚决意见

    “好吧  好吧  ”克洛尼斯点了点头  ‘懦弱者’这个词语无端的使他对这个精灵族人心生愤怒  “好吧  我发自内心的赞颂你有着这样的勇气  并庆幸在这场战役之中我们精灵一族并未丢弃这种让神灵称赞的美德  但这不会动摇我的决定  我仅仅允许你  当然  你也可以选择一些同行者  來激发这勇气  去探询真相  至于我  身为一个长老的责任  使我的不得不带着大部分的族人远离危险  ”

    克洛尼斯以着一种不容质疑的口气说出了这段话  使得所有的精灵们明白  他们无论说什么  都不可能动摇这位长老的决定

    于是  那个高傲与勇气并存的精灵战士就开始寻找志同道合者  克洛尼斯远远沒有想到  在场的精灵中竟然会有一大半加入了那个精灵战士的阵营之中  这使得他的面色变的阴沉了起來

    或许是克洛尼斯的心中还存有长老的责任  因此  在最后  克洛尼斯还是仅仅允许了两艘战车  载着一千两百名精灵  去那黑暗的起源之地  探询罗伊德罹难的真相  至于他与其他的那些精灵们  则浩浩荡荡的再一次踏上了回归的道路

    于是  那两艘战车  就承载着战车之上所有精灵们无畏的勇气  开始前往布兰德路特要塞的方向

    此时  在布兰德路特要塞里  爱德华与那些损耗了精神力的魔法师们  正争分夺秒的依靠冥想來恢复自己的精神力

    在这里  要阐述一下爱德华那已经完善、但是却并不为他所知的精神体  在完善之后  那精神体几乎已经不需要抽离爱德华的精神力來补充消耗  完整的精神体已经成为了一种奇特的存在  这种存在为何被阿撒而称为神魔领域  这是有道理的  因为  这独立的相当于人类灵魂的存在  在使用黑暗的法术时  依靠着一种未知的媒介  法术所消耗的仅仅只是黑暗的力量  却不消耗这精神体自身的力量

    也就是说  这精神体是怎么的强大  爱德华就能施展怎样强大的黑暗法术

    然而  这精神体刚刚的完善  还极为的弱小  因此  在阿撒而的建议之下  即便是施展低级的黑暗法术  爱德华也不得不依靠地面上的魔法阵  來借助魔法师们的精神力  甚至包括自己的一部分精神力在内

    对此  或许找不到最为恰当的形容  那就姑且将之形容为    只有一个人能够锻造出水平高超的武器  但是  这个人却又极为孱弱  甚至拿不起那巨大的铁锤  于是  其他的人不得不帮助他拉动风箱  让炉子的火变的旺盛  甚至还不得不有人抓起他的胳膊  帮助他拎起那沉重的战锤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漫长的时间甚至让那些并未能在这段时间里依靠冥想恢复全部精神力的损耗的魔法师们等待的极为焦急  甚至  他们先后的结束了冥想  不停的抬头向着天空的四面张望着  以期望能够看到那些战车的身影

    就连爱德华也结束了冥想  加入了焦急者的队伍中  这是显而易见的  他们在这里设下了陷阱  正是为了吸引所有精灵们的注意  即便他们因为力量的限制而不能消灭所有的精灵  但是  水之纹章就能保障他们的安全  他们可以与精灵们对峙

    那么……假如精灵们放任那艘消失的战车不管  而去进攻那些逃亡的民众

    这个猜测的答案  委实是众人最不愿意接受的答案  甚至  爱德华已经开始怀疑阿撒而所告诉他的:那些天空战车上有着相互传递消息的办法

    那么  为何其他的精灵们还不來呢  难道是因为恐惧而使得他们畏缩  爱德华嗤笑着自己的这个猜测  因为精灵们一贯表现证明他们很有无畏的勇气  不过  焦急等待的爱德华显然不知道  精灵之中懦弱者的选择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