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固执 下

    暴雨冲淡了那刺鼻的血腥味儿  就在那片森林里  就在精灵孟斐固执的想要为罹难者复仇时  她那深植入内心深处的高傲甚至沒有让她产生出这样的思考:她与两万名精灵战士  是否能够战胜矮人队伍

    答案是否定的  从不断倒下的精灵躯体之中  磅礴的大雨终于淋透了精灵孟斐高傲的心灵

    “撤退  该死的、卑鄙的矮人  神灵会降罪于你们这些丑陋的生物  ”

    那尖锐的声音中包含着愤怒与不甘  但是  孟斐却不能无视大批精灵族人的罹难  在天空越來越阴沉的时刻  精灵们终于开始撤退

    矮人们大声吆喝着  如同牧羊者一样  驱赶着这些精灵往南方逃亡

    短途的赛跑  矮人绝不是精灵的对手  但是  矮人们却强在了耐性  他们就这样一路上衔尾追踪  天空的鹞鹰使他们不会失去目标  每当精灵们不堪疲累  稍做停留的时候  迎接他们的就是赶上來的矮人们呼啸的战锤

    那天空阴沉厚重的雨云应该是入夏长时间的炎热  积攒了足够的分量  大雨整整下了一周的时间  圣格拉底河的几处堤坝已经绝堤  浩瀚的洪水吞沒了大片的村镇

    一路向南  一周的时间  曾经高傲无比的精灵们就如同被猎人追击的猎物一样  仓皇无比的逃向南部

    八月第三日  汛期的圣格拉底河冲跨了沿途的桥梁  逃亡的精灵队伍看到那浩瀚宽广的河面时  他们心中是茫然  脸上的表情是绝望  不少的精灵们竟然开始了最后的祈祷

    在这一路逃亡与追击的过程之中  丧生于矮人战锤之下的精灵们又多了六千的数量

    也许是这祈祷发挥出了作用  当某个精灵抬起头  目注着南方的天空时  他突然从那阴霾的云层里看到了那闪耀着宝石光泽的梭体

    “是天空战车  ”

    这名精灵手指着那片天空  兴奋至极的欢呼着  这欢呼声迅速的引去了其他精灵们的注意  他们仰着头  真切的看到了希望

    在十几公里外  操纵着鹞鹰的巫师优瑟突然面色一紧  透过那双鹞鹰的眼睛  他看到那不可思议的景象  在天空之中  飞翔着的战车载着密密麻麻的精灵

    “天啊  我看到了什么  一艘船飞在天上  ”

    犹瑟失声大呼

    矮人长老木锤听到这惊呼声  他稍微的思索了一阵  马上面色大变

    “是天空战车  该死  是天空战车  远古时这些该死的精灵们就乘着这飞翔的战车  风之神竟然为精灵一族留下了这些东西  ”

    伴随着矮人木锤的惊叹之声  其他的矮人们也相继的露出了震骇无比的神色  在矮人一族的传承里  对此有着清楚无比的解释

    “我们要怎么办  喔  先知爱德华为什么沒有告诉我们  ”

    巫师犹瑟**了一声  其他魔法师的脸上也显露出了恐慌的神色  能够飞翔在天空之上的战车  风之神遗留下來的神器

    巫师们齐齐的**了一声  他们不知道还能依靠什么來与这飞翔的战车抵抗  追击的精灵他们  此时考虑的唯一问題是要如何从精灵手中逃脱生还

    “密林  也许能够阻挡他们的视线  ”

    恢复了冷静的雪拉扎德率先的提出了办法  于是  在惊慌失措之中  众人开始撤退向不远处的一片丛林

    然而  飞翔于天际的精灵们拥有着和鹞鹰等同的锐利视线  大半的战车飞掠了过來  那箭矢与雨滴交杂着倾斜向地面

    沒有人会想到那些从高空落下的箭矢有着如此恐怖的穿透力  即便矮人们身穿着坚固的金属铠  然而  那箭矢还是能轻易的就射穿那厚厚的金属  将來不及逃跑的矮人们一一的钉在地面上

    六万的矮人队伍  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一时半刻之间就全部的撤进丛林之中

    天空上的精灵们用箭矢倾斜着曾有的愤怒与耻辱  疯狂的收割着矮人们的生命  在最后一名幸运者逃进丛林之后  整整有着三千名矮人丧生于箭矢之中  伤者过倍

    别无办法  以巫师埃泽西为首  所有的魔法师们齐声的念颂着咒语  一片迷雾彻底的笼罩了这片区域  生还的矮人们在这迷雾掩护之下  开始将那些**出声族人们拖进丛林之中

    那闪耀了绚丽光泽的战车  在天空耀武扬威般的游弋了半天  直到他们确信这迷雾在一时半刻之间不会消散  精灵们才操纵着战车  重新的飞回了圣格拉底河的河畔

    无论是矮人  还是人类  脸上都带着浓浓的惊恐神色  这些能够翱翔于天空的战车  是强悍的矮人们也难以抵挡的进攻手段

    那战车浮空的高度几乎有一千米  也就是说  射程最远的弓努也几乎难以对那些乘坐于战车之上的精灵们造成伤害  惊慌过后  队伍中的为首者商谈了片刻  最后唯一达成的共识是    将这消息尽快的传给布兰德路特的爱德华  同时  他们的这支队伍也只能向布兰德路特要塞撤退

    在惊慌过后  众人只能选择相信爱德华会寻找到解决的办法  因为  创造了无数奇迹的爱德华是他们唯一的依托

    在迷雾还未消散前  这支亲身体验了惊惧的队伍  开始一路沉闷的向着北方撤退

    在圣格拉底河畔  盘旋的战车从天空中降落了下來  当无数的精灵们因为喜悦而欢呼出声时  精灵孟斐却面色阴沉无比的看着罗伊德以及克洛尼斯

    “嘿  能在见到你  我真是由衷的感到庆幸  孟斐  ”

    刚刚从战车上走下來的克洛尼斯一脸令人厌恶的神色  话语中都带着难以掩饰的得意味儿  刚刚的胜利已经让他重拾了某种愉悦的情绪

    听到这句话  精灵孟斐的面色愈加的阴沉  而罗伊德则皱起了眉头  几步走上前來  用身体遮挡住了克洛尼斯

    事实上  眼前的景象已经是令罗伊德最为庆幸的景象  他沒有想到北部的族人还有如此众多的生还者  庆幸之余  他的心中对此稍有疑惑

    不过  这疑惑随即就被他抛在了一旁  他看着孟斐那阴沉的神色  他在考虑着告知孟斐预言中灾难的真相是否能够真正的说服于她  对于孟斐极深的了解  使他不得不存有这个顾虑

    “我们都犯了一个错误  正是这错误导致了这灾难的命运  ”

    罗伊德打开了话題

    “聆听说教者的言辞向來令我感到厌恶  罗伊德  我只想知道  为何你们的南部的族人会乘坐着天空战车  在此时才赶來  ”

    精灵孟斐强压着心中愤怒  这愤怒的由來  一方面是因为她固执的花费了太久的时间來等待这些汇合者  直到等來矮人的进攻;另一方面  当这些精灵们乘坐着战车从天而降时  那种胜利者的姿态、那种拯救者的姿态  对于刚刚经受了挫败的孟斐來说  这对她心中的高傲是个难以接受的嘲讽  她狭隘的内心使得她根本不会对此产生出任何一丝的感激

    “在赶往北部的道路上  我们遭遇了那些矮人  如同你们一样  我们遭遇了挫败  这使得我们别无选择  只能回归驻地  驾驭着天空战车  前來救援  而值得庆幸的是  我们來的还不算太晚  ”

    “是的  仅仅有一万多族人丧生  仅仅有一名长老罹难  这并不算太晚  ”

    精灵孟斐逐渐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声调也开始拔高

    “你说  杰诺娃已经罹难  ”

    这个消息对于罗伊德來说是个巨大无比的震惊  他沒有想到  精灵杰诺娃竟然会丧生于这灾难之中  这个消息  或者说是这个结果  不由得使罗伊德更加的相信  纳美斯长老预言中的灾难已经真实的发生了  也愈加的坚定了他挽回这灾难的决心

    对于这个问題  孟斐出于某种理由  根本不想回答  她看着罗伊德  突然的感觉到他的心灵已经产生了某种变化  这变化或许正如同杰诺娃一样  他们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

    果然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  罗伊德又将话題重新的引导了回來

    “这是灾难  孟斐  你得明白  这正是纳美斯长老预言中的灾难  是我们引发了这场灾难  因此  我们必须承受这悲痛  并于悲痛中清醒过來  去试图挽救这错误  ”

    “是吗  难道你要告诉我  我们应该重新的回归和平  精灵一族在丧生了如此多的族人之后应该吸取教训  继续与世隔绝的生活  ”

    孟斐一边冷笑着  一边这样的开口询问

    “正是如此  ”罗伊德的脸色是无比的严肃  他在心底暗自的叹息了一声  因为  他发现他根本难以说服固执的孟斐

    “我会坚持我最初的选择  ”

    精灵孟斐以这句冰冷的话语为这谈话做了结束  出于她的愤怒  她甚至沒有告诉罗伊德人类之中有着掌握了黑暗力量的这个消息  在她想來  既然罗伊德的心中已经滋生出懦弱与恐惧  那么他就丧失了与这黑暗战斗的勇气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