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分裂与伏击续 四

    在生命之树的顶端  风之神奎林斯塔克的杰作    三十四艘天空战车安静的停靠在宽广的树坪之上  在远古的战场之上  这战车的数量过千  神灵的宠儿精灵一族就是乘坐着这战车  与魔族的阵营进行对抗  这战车见证着精灵一族远古战场上的功勋  因为  依靠着这飞翔的战车  他们消灭了大量受到诱惑而投入魔族阵营的远古人类  而这战车又真切的见证了远古神魔大战中精灵一族的灾难  当远古的精灵一族趾高气昂的飞翔于人类难以触及的禁区  并对那些投入魔族阵营的远古人类进行肆无忌惮的屠杀时  他们的放肆  终于惹怒了魔族  大批的战车与盛坐在其上的精灵们被魔族所毁灭  直到神灵积聚了足够的力量取得了彻底的胜利  精灵一族却已经伤亡了大半  那战车也被毁灭的仅仅只剩下这三十四艘

    整整十几万年的岁月  从神灵去往另一个空间  从远古神魔大战结束之后  这幸存的三十四艘战车就成了精灵一族对离去的神灵的缅怀  整整十几万年里  精灵一族牢记着风之神奎林斯塔克留下这些战车时的告诫  这在远古战场之上曾发挥了卓越作用的战争器械  非到精灵一族面临重大的灾难时  绝不能让它重新载着精灵  飞翔上天空

    而在今日  在纳美斯长老预言中的灾难已经发生了的今天  在人类的战场之上遭遇了挫败  在精灵长老已经做下了决策之后  精灵们将会启动这战车  让它载着精灵  重新的飞翔上天空

    十几万年的时间里  这战车的内部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遵从着神灵的告诫  精灵们从未登上这战车之上  也就从未进行过内部的打扫  这战车的形状看起來颇有些像是从中间剖开了一半的纺锤  或者说  它有些像是沒有装上风帆与桅杆的船只

    此时  这三十四艘战车已经被启动了起來  那被风之神奎林斯塔克留下了神灵烙印的战车  开始从四周抽离着风系元素能量  那本來构成战车车体的物质看起來像是快要腐烂的木材  但是  在吸取了庞大的元素力量之后  车身开始变的晶莹  宛如宝石般在阳光下闪耀着光泽

    这战车的飞翔需要力量的积聚  不过  这并不会花费太久的时间  因为这战车一旦启动之后  它就能无时无刻的从四周汲取风系的元素力量  來支持长久的飞行  因此  在三天之后  在这些战车汲取的力量已经足够飞上天空时  那些在战场上遭遇了挫败的精灵们  又变的信心十足

    每艘战车能够乘坐六百名精灵  三十四艘战车  能够装载大约两万名精灵  经历了巴拉尼要塞一战  罹难精灵六千余  剩下的两万三千名精灵  踊跃的想要乘坐上这战车  去用接下來的进攻  洗刷他们的耻辱与愤恨

    做为互通消息的备留  四艘战车将会继续留在精灵族的驻地  最后  经过一番斟选  一万八千名精灵登上了战车  在登上这战车之后  他们已经重拾了心中的高傲  人类无论如何都会难以抵挡來自天空之上的攻击  因为无论是矮人  还是人类的战士  天空对于他们來说就是禁区

    在临出发之前  四名长老再次的聚在了一起  进行了一番商谈  这番商谈其实包含着精灵长老奥蒂斯特的犹豫  他在考虑着是否要乘上战车  去往战场  精灵长老孟斐的固执  奥蒂斯特深有了解  他担忧着罗伊德难以说服长老孟斐  那么  引导精灵回归和平的道路将会遭遇到阻碍

    不过  罗伊德还是劝退了奥蒂斯特的打算  毕竟精灵族的驻地也需要长老來看护  虽然除了奥蒂斯特之外还有另外一名长老的存在  不过精灵长老凯林实在是太过年轻  而且  她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在他与奥蒂斯特商讨着解救精灵一族的灾难时  年轻的凯林不发一言  一脸忧伤的神色

    “我们应该带上‘生命惩罚’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了拿出我们最大的力量來给那些人类一个教训  那么  我们还有什么好保留的呢  ”

    心绪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长老克洛尼斯深植入内心的懦弱迫使他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建议

    听到这样的建议  长老奥蒂斯特长久的看着克洛尼斯  直到克洛尼斯的心不安的躁动着  奥蒂斯特才皱了皱眉  开口说到:“生命之树已经枯萎  假如取走‘生命惩罚’的话  我们将再难以控制生命之树的彻底枯萎  任何一个精灵都不会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克洛尼斯  你疯了吗  ”

    听到奥蒂斯特近乎于斥责的话语  克洛尼斯似乎有些心有不甘  他自我嘲弄的一样  小声的嘀咕着:“哦  我觉得  会有这么一天  当我们别无选择的时候  ”

    听到这句话  奥蒂斯特再次的皱了皱眉  他敏感的察觉出  精灵长老克洛尼斯在这灾难之中  心绪已经产生了不正常的变化

    他对此有些担忧  只是  奥蒂斯特还未意识到  甚至所有的精灵们都未意识到  在这灾难之中  变故并不仅仅仅仅指的是精灵们的生命  更多的是精灵内心的变化

    假如奥蒂斯特知道北方的精灵们已经因为灾难的恐慌而导致了心灵的变化  这变化最终演变成了精灵队伍的分裂  那么  他应该能从克洛尼斯的表现之中预见到可能到來的未來

    命运书写着未知  又书写着必然

    布兰德路特要塞的大门敞开  躺在担架上的爱德华在众人嘘寒问暖的关怀声中进入了这个要塞  随行的五百名矮人战士们着实的受到了隆重的欢迎  在巴拉尼要塞的胜利以及在几天之前伏击分裂出來的精灵队伍所取得的胜利  已经足够使得人类们对这些矮人朋友们抱着最感激的心情  抱着最真诚的友谊  欢迎他们來到布兰德路特要塞

    爱德华移居到了一个安静的房间  许多的他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來恢复  沒有人來打扰他  除了他唯一的学徒  年轻的国王约修亚

    从矮人那里道听途说的关于几天前的那场战斗  完全不能满足约修亚的好奇之心  因此  他倒是不管他的老师爱德华多么的需要静养  他就一次次的叩响那扇房门  一次次的试图从爱德华的口中挖掘出更多的秘密

    当然  他也一次次的在爱德华的抱怨和斥责声中悻悻的离去  不过  他还是有着巨大的收获  他已经清楚的知道了他的老师掌握了传说之中的那种力量  这收获使他兴奋的难言  虽然这兴奋的出发点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因为  爱德华明确无比的告诉他  这传说之中的力量并不会教授给他

    但是  这也不能完全的抑制住国王心中的兴奋  只要一想到他的老师竟然踏进了那神魔的领域  他就觉得心底是巨大的自豪

    当约修亚的好奇心逐渐的淡褪下去  并将注意力投在托索尼的即将开始战场之后  爱德华才真正的迎來了安静  不过  这安静也仅仅是相对而言  因为  与爱德华发生了关系的两个女人  就又如同之前的惯例一样  陪在了爱德华的身边

    其实  在这场精灵与人类的战争之中  安诺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之中  这思考其实已经为她心中的疑问指出了一个方向

    这一切都要从命运之中索取答案  那么  神灵与命运  究竟又是怎样的存在

    对此  在某一天  在安诺问出这个问題时  爱德华思索了片刻  以自己的了解  给了安诺一个回答  只是  这回答并不能完全的让安诺去接受

    她不愿意相信命运是凌驾于神灵之上的存在  更不愿意相信在这命运之中  神灵是如此的冷漠

    对于安诺的不相信  爱德华清楚的感觉了出來  其实  神圣教廷的覆灭、信仰的颠覆  使得安诺的内心充满了迷茫与彷徨  这迷茫与彷徨针对的仅仅是一个问題  这个问題假如用明确的话语來表达出來  那么就是安诺对于命运存在的不公的质疑  既然她已经对命运的公正产生出怀疑  下意识的  她就难以接受命运是凌驾与神灵之上的存在

    困扰她的疑问依旧存在  并不因为爱德华为他揭示了真实而有着彻底的解脱

    “假如你对此有着怀疑  那么  人类与精灵这场战争的结果  会给你清楚无比的答案  ”

    在最后  面对着难以接受真实答案的安诺  爱德华也只能如此的宽慰于她

    在这场关系着人类存亡的战争之中  爱德华实在沒有太多的精力去顾及安诺  在他的精神世界里  他已经开始和远古魔族阿撒而商讨着可能即将到來的危机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