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精灵族战役 六

    (事实再次证明  战争是我的死穴  这几章写的极不顺手  想必各位看官们也看的极不顺眼  提议大家用丰富的智慧來弥补我贫瘠的灵感  对于这场战争有着建议的读者们  请高抬贵手  留在书评区  來让我写出一个让大家满意而精彩的高潮  )

    在靠近城门的一个塔楼里  这个塔楼是所有塔楼里最为拥挤的空间  地面上摆放着的五个魔法阵已经占据了大半的空间  而剩下的能够落脚的地方  挤满了人

    除了那些围拢着五座魔法阵  为魔法阵灌冲能量的学徒们  这个塔楼里  拥有数量最多的魔法师  埃泽西、卓格南  这两位所有魔法师中最为年老  同时又具有最强大的魔法力量的长者  咒语声片刻沒有停歇

    除去这两名年长者  更是有三名喀黎斯远道而來的神术中的佼佼者  也拥挤在塔楼的一侧  这其中就包括着少女苏珊  她是如此坚决的要留在这塔楼里  要留在爱德华的身旁

    而做为主角的爱德华  他的身旁更是拥挤的所在  假如不是因为如此  想必苏珊会毫不迟疑的选择更为贴近爱德华的地方  始终如同影子一般跟在爱德华身旁的克依娜  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这位曾经的生命女神祭祀  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她与爱德华真正的关系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在神圣教廷覆灭之后  仍旧会心中毫无芥蒂的跟随在爱德华的身旁  至于其他人  则是爱德华曾经的同伴们  年轻的国王约修亚  毫无疑问存在于爱德华的身旁  包括他的姐姐罗珊妮在内  虽然  在这塔楼里她是对这战争的对决唯一起不到任何作用的人  而除了这姐弟两人  波尔最强大的两个战士  雪拉扎德与敦克而  也站立在爱德华的两旁  担当起保护的责任

    身处于这拥挤的空间内  爱德华静静的审视着战场

    精灵族所掌握的元素力量的强大  大大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事实上  假如不是他听从远古魔族的建议  用投石机牵制了一大批精灵  那么  这场对决早就会因为失败  而迎來暴怒之中的屠杀

    这不间歇投掷出的石块  相当于一个强大的土系魔法  就是因为得此援助  这场对决才能持续如此长的时间

    然而  情况对于要塞的一方仍旧不太乐观  那些被愤怒冲昏了的头的精灵们  最初是各自为战  发动着杂乱的进攻  而在攻击受到挫折之后  他们已经逐渐的清醒了过來  在要塞前的一片区域内  数十名精灵统一的咒语声突然响起

    爱德华的眉头猛的一皱  他清楚的感觉到了伴随着这咒语声而被这些精灵们召唤而來的庞大元素能量  此时的他  无比肯定  这些能够操纵元素之力的精灵们  肯定有着联合的方法  统一的召唤元素能量  使得攻击变的更为强大

    这也是一直以來他最为担忧的地方  魔法与精灵们所操纵的元素之力的最大区别  就是在于对于召唤而來的元素能量的操纵上  假如将掌握着魔法的魔法师们形容成为技巧型的战士  毫无疑问  这些精灵们正是力量型的战士

    在战场之上  个人的技巧  对于纯粹力量的进攻  肯定不会占据优势  特别在是在这些精灵们的强大本來就超过人类魔法阵营的前提之下

    那庞大而精纯的土系元素之力  就在爱德华的担忧与猜测之中  化为大地愤怒的咆哮  土地开裂  地面变形  城墙已经开始因为剧烈的震动  而产生出了的裂缝

    毫无疑问  这些精灵们攻击的目标  正是阻挡了他们的进攻视线的城墙

    急骤的咒语声突然响起  那泛着黄色光芒的魔法阵的力量被爱德华在一瞬间抽取的一干二净  大范围的魔法  突然使得要塞城墙外的区域化为一片流沙之地  那些地面上的裂缝  在抵达城墙前的一刻  被流沙所填满  而那些地面变形蔓延向城墙的土坡  也在流沙之下轰然的崩塌

    抵御了这次危机之后  爱德华再也沒有一丝一毫的信心  能依靠魔法的力量來战胜精灵一族的进攻  事实上  这场对决对于爱德华來说  只是让他能够清楚的认识到精灵一族所掌握的元素力量  也能帮助他改变接下來的做战计划

    他与埃泽西和卓格南对望了一眼之后  埃泽西叹了口气  念出了咒语  那塔楼外燃烧起的火焰  使得等待以久的传令兵吹响了手中的号角

    战争演变到现在  爱德华已经别无办法  只能将战争推向血腥与惨烈的高潮

    塔楼里的所有魔法师与神术者们  放弃了对于倾泄向要塞内的元素能量的抵挡  而是放手全力的进攻

    同一时间  从那城墙之上的箭塔之内  从对决开始之后  就一直沉默着的人类弓箭手们  整齐射出了箭矢

    这突然发动的双重进攻  使的那些站立在精灵阵营前方召唤着元素之力的精灵们  在粹不及防之下  被魔法的攻击夺去了几名精灵们的生命  而在他们开始做出防御之前  那毫无预兆而又快速的箭矢  再次的使得精灵们的阵营之中响起一片惨叫之声  而在这惨叫声中  数百的精灵们身上插着箭矢  无力的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成功的偷袭  并沒有使的爱德华的心中生出一丝喜悦  因为  这酝酿以久的偷袭  仍旧是以巨大的代价做为交换  那些越过城墙的火球或是闪电  就这样毫无抵挡的落在了要塞里  一时间  惨叫之声同样响于要塞内

    数百操纵着投石机的士兵们  就这样牺牲于这灾难之中  虽然  在这场战役开始之前  这些士兵们就被告诫了这个可能到來的结果  然而  他们立下了誓言  心甘情愿的愿意用他们无畏的勇气与生命  换取托索尼可能迎來的胜利

    大批的投石机  也毁灭于元素力量的攻击之下  然而  这惨烈只是刚刚开始  从那些地道里  源源不断的涌出那些曾立下誓言的英勇者  他们依旧操纵着那些幸存的投石机  延续着进攻

    从最初刻意的示弱  到现在不计伤亡的进攻  这正是远古魔族阿撒而帮助爱德华所定下的计策  爱德华并不知道这计策中是否包含着这个并不以善良著称的远古的魔族的别的用心  然而  对于已经经历过几次战争的洗礼之后的爱德华來说  他已经无比清楚的认清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  只要是战争  无论如何都不会缺少鲜血与生命的堆积

    特别是在这对于整个人类世界都是一场灾难的精灵族入侵之中  任何获得胜利所付出的代价  似乎都值得

    精灵阵营之中  那些握着长弓的精灵战士们最先清醒了过來  事实上  爱德华还未曾意料的到是  这些精灵战士们到底拥有何等精准的远程压制力  即便是那些弓箭手们躲藏在塔楼里  即便是那塔楼只留有一个狭窄的射击口  那些从精灵们手中长弓上射出的箭矢  仍旧能轻易的就射进这射击口内  从不同方向射出的箭矢  简直能覆盖整个箭塔内部的所有区域  毫无疑问  那些躲藏着的弓箭手  会被这箭矢夺去生命

    然而  这也早在爱德华的准备之中  那城墙后早就躲藏着一大批弓箭手  他们会接替这些罹难者继续进攻的责任

    而在整齐的一次进攻之后  那些魔法师停了下來  因为  那些站立在前方召唤着元素之力的精灵们已经在死伤惨重之下  开始撤退  而他们清醒过來的防御  也使得魔法师们的进攻再也不能发挥作用  因此  这些魔法师依旧开始负责起防御的责任

    他们防御的重点  正是要塞的城墙  而此时这个城墙  毫无疑问是这场战争得以持续的依托

    战争就这样的延续着  用生命换取生命  虽然人类的阵营中死伤者的数字要远远的超出精灵的阵营  然而  精灵们的数量却要远远的少于要塞中人类的数量

    现在这场战争唯一等待的仅仅只是精灵们承受不住这接连不断的伤亡而撤退  还是人类的魔法师率先的抵挡不住那些不断针对城墙而发动的攻势  假如城破  毫无疑问  要塞中的人类只能做出最不希望的选择  虽然他们早就做下了充足的准备

    城墙已经岌岌可危

    即便是爱德华加上所有魔法师拼尽全力  也渐渐的不能抵挡针对城墙的庞大的攻势  精灵们已经开始清醒的意识到了这城墙是他们最大的障碍  伴随着投石机不断的被破坏  这本來压制着战场的攻势  已经逐渐变的微弱  而两名精灵族的长老孟斐与杰诺娃  以及大批支撑着那面防御的盾牌的精灵们  已经解脱了出來

    两名长老脸上的愤怒  已经不能用只字片语來清晰的描绘出來  她们不时的能听到來自族人的惨叫之声  弓箭的交战仍旧在激烈的延续着  精灵的阵营并沒有准备撤退的意图

    面对着族人的死伤  仇恨已经开始彻底的支配了战场之上的精灵们  來支撑他们他们固执的战斗下去

    在这并不算漫长的交战中  精灵的阵营已经伤亡了上千个精灵  这是自从他们來到人类的世界后  所从未发生过的灾难

    “看吧  这些精灵们是多么的愚蠢  他们丝毫沒有意识到  拉远了距离  将会对他们更有利  ”

    在爱德华的精神里  远古魔族阿撒而就如同纯粹的看一场热闹一样  发表着感慨

    在尽力施展着一个又一个魔法之中  爱德华还是抽出了空隙  在精神里抱怨着

    “难道以你的强大  就不能帮助我们轻易获胜  这些精灵们  似乎并不被你所喜爱  ”

    “是的  毫无疑问  我讨厌这个自以为是的种族  但是  我与该死的智慧之神定下了一个约定  这个约定就是  我不能直接插手这场争斗  至于原因  想必你也很清楚  因为  像我们这样的存在  随便展露力量的结果  肯定会给这世界带來比这灾难更加巨大的灾难  ”

    阿撒而的话语声无比的悠闲  事实上他对于爱德华有所隐瞒  他并非不能施展力量  來帮助人类取得胜利  只是  他已经决定让这场战争尽可能的延续下去  來获得一个答案  那么  这战争在他的眼中  仅仅是一场越久越好的游戏

    而阿撒而这句话  不由得使爱德华想起在刚刚破开封印之后  这个远古魔族曾对他提出过的恐怖建议:“让这个世界充满地狱沸腾的岩浆怎么样  ”

    一想到这个建议  爱德华下意识的在自己心底里否定了从这个远古魔族那里寻求帮助的打算  甚至  他有些暗自庆幸  这传说中以睿智著称的智慧之神  在这个家伙身上所加上的束缚

    “不过  我倒是真正的能够给你一些帮助  将这战争推向真正的高潮  梵阿古  我敢肯定  你肯定会让这些精灵们回想起你与他们之间早在十几万年之前  就曾结下的仇恨  那么  此时将这仇恨增添上去  毫无疑问会更加符合命运的规则  ”

    阿撒而这句话针对的对象并不仅仅是爱德华一个人  那塔楼里本來就存在的那只狼  在稍微显露出了些犹豫之后  不得不遵照了阿撒而吩咐  离开了塔楼的内部  來到了城墙之上

    这只來自远古的魔狼  此时不知是否仍旧在后悔着当初从精灵一族中盗取那枚封印了远古魔族阿撒而那枚戒指  但是  毫无疑问  从这戒指与它的命运牵连在一起时  带给它的全部都是不幸

    十几万年的痴呆生活  在好不容易恢复意识之后  却又陷入奴役之中

    它怀念它曾有过的惬意经历  在远古时  它曾是一只多么强大而又高贵的生物啊

    站立在城墙之上  它眺望着那些在记忆之中熟悉无比的精灵们  悔恨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目标  要不是这些该死的精灵们看守那枚戒指  要不是他们愚蠢的将这枚封印了灾祸的戒指当成是神灵遗留给精灵一族的神圣器物  它也不会生出贪婪的念头  去抢夺这枚灾祸之戒

    痛苦的回忆愈加的让它变得暴躁  咒语声突然响起  如同它愤怒的咆哮  响彻了整个战场

    精灵们的视线也一时间被这只站立在城墙之上  极为瞩目的目标所吸引

    “是远古魔狼梵阿古  ”

    (ps:响应网站号召:“未完待续  预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www.17k.com 章节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不少的精灵们认出了这个早在十几万年前已经与精灵一族结下仇恨的远古魔狼  他们咬牙切齿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