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精灵族战役 一

    有着伟大人物存在的时代  就必然有着超出世人想象的传说发生  光辉历  后世用这种历史纪元來纪念那场灾难  以及在灾难中为之奋斗的人类世界  光辉历的第一年  伟大的魔法时代的开创者、先知、战争中的英雄……太多的赞誉的称号加于这位曾经预言了这场灾难  并引导着整个人类世界与精灵一族对抗的人  他的名字  与这场战役一样永垂不朽      摘自灾难之后所重新编纂的试记《光辉历人类的灾难与复兴》

    五月的底  夏季到來  疯长的荒草在短短一个月里已经淹沒了波尔南部的大片麦田  灾难的到來  使得麦田间再也不复见辛苦耕作的农夫

    当时  天空阴霾  雨季伴随着季节的交替  从大陆南部的格雷移向中间接壤之地的谢特而摩撒斯森林  厚重的雨云带來了天空的压迫  空气中那潮湿的味道却压不下已经弥漫了整个大陆的战争硝烟之味  沒有一丝风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之后  接下來是沉闷的雷声

    等到六万名精灵们从森林里走出來时  天空斗大的雨点  已经开始砸在空旷的石块旷野之上  风雨的斑驳再一次用自然的艺术雕琢着这一片荒凉之地  假如这片旷野有知觉  那么  它再一次默默的见证着一场灾难的开始

    走出森林的精灵们  在片刻之间有些迷茫  这迷茫并非是因为这下起的雨淋湿了他们的头发以及衣服  对于这种天空的恩赐  精灵一族一向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  因为  对生命女神有着虔诚信仰的他们清楚的明白  正是雨水滋润了万物的生长

    而他们迷茫的原因则是  在他们的前进的道路上有了分叉口  一条是通向北方  对于他们來说是未知的人类世界  而另一条是通向南方  同样也是未知  这不由得使得这些刚刚走出森林、信心十足的要给人类带來恐惧的精灵们产生了第一次的迷茫

    不过  这迷茫伴随着四个精灵族的长老简单的商讨之后  就由长老孟斐与杰诺娃提出了极为单纯的决议  这决议就是  由罗伊德长老以及克洛尼斯长老率领三万名精灵向南部进发  而孟斐长老和杰挪娃长老则率领着剩下的三万名精灵朝着北部进发

    在人类世界的战争格言中  分散兵力乃是大忌  而两名长老显然并不了解也不认同这积聚了人类智慧的战争格言  在她们看來  这是最为明智的决议  使得出征的精灵们能够尽快的彻底扫荡整个人类世界

    “这似乎不太妥当  毕竟我们已经得知人类中已经有掌握了那邪恶力量的存在  那么分散之后  我们或许会遭遇到想象不到的危险  ”

    罗伊德在两位女性长老做下决议之后  脸上有着些许的担忧神色  开口说到

    “从走出这片森林之后  我就感觉到你的信心已经开始在流失  罗伊德  你难道相信那些人类能够战胜精灵一族吗  这绝对不可能  因为  神灵赋予我们的力量  就是能够完全能够统治这世界的力量  这是高贵的精灵一族被神灵所赋予的责任与荣耀  ”

    长老孟斐高高的仰着脸  对着罗伊德开口说到

    “远古神魔大战之后  这个世界看來仍旧广袤  在这个世界该死的寒冷季节到來之前  我们必须要奏响胜利的凯歌  否则  我们就不得不放弃征服北方的人类  去等待那漫长的严寒过去  这会让那些人类嘲笑我们  因此  我们必须用最合适的方法來节省我们的时间  ”

    长老杰诺娃也为他们的决议叙述出了精灵一族不可忽略的原因

    那万物萧条的寒冷冬季  正是这些精灵们最为讨厌的季节  那会使得他们行动困难  并可能在寒冷之中流失生命力

    长老克洛尼斯本來也准备说些什么  但是  当他看到两名女性长老固执的神色  他选择闭上了嘴巴

    经历过一场并不算欢快的道别之后  走出森林的精灵们分离成两个队伍  秉承着相同的信心与决心  各自的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

    六月的第二天  风雨飘摇之中  由两名女性长老率领的三万名长老  终于看到第一座人类世界的建筑矗立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银色要塞  这座波尔北部的钢铁大门  率先迎來了这场浩大的精灵族战役

    隔着极远的距离  要塞塔楼之上负责放哨的士兵已经发现了那要塞前方出现的庞大队伍  他面色大变  转过身体  正想要敲响身后的警钟  一支箭矢  突然从远方射了过來  穿透了他胸前那钢质的铠甲  在生命消逝之前  他用身体做为钟锤  重重的撞击在警钟之上  伴随着这声沉闷而压抑的钟声  要塞哨墙之上的士兵  在一刹那  弓弦已经拉的紧绷

    一千米的距离  这远远不是弓箭的有效射程  就算加上哨墙的高度  也使得士兵手中的箭矢根本不可能飞翔一千米的距离  然而  在一千米之外  那些精灵们卓越的视力已经看到了城墙之上准备射击的人类弓箭手  他们在原地停了下來  就像第一个发动攻击的精灵一样  将背上那张长弓的一端依托在地面之上  搭上那长度超过一米的箭矢  就在一千米之外  拉满了弓弦

    如雨的箭矢  在波尔士兵死也不愿意相信的目光中  就这样的划破了空气  夺去了他们的生命

    “架起盾牌  架起盾牌等待这些该死的精灵们靠近  ”

    巴拉尼要塞驻守的长官惶急的下达着命令  事实上  沒有亲眼见到这一幕  任何人都不愿意相信那精灵手中的弓箭具有如此远的射程  也不愿意相信  在一千米之外  这些箭矢仍旧拥有着如此精准的射击力

    那些本來站立在弓箭手身后的士兵  已经架起了盾牌  挡在哨墙上的箭垛的空隙之间  刚刚整整一轮的齐射  轻易的就夺去了六百余名弓箭手的生命

    而接下來发生的一切  更令哨墙上的士兵们感到震惊和恐惧  那些精灵们并未因为盾牌的抵挡而放弃了弓箭的射击  相反  一波又一波的箭雨依旧的倾泻向巴拉尼的哨墙  那些箭矢能够轻易的就寻找到盾牌之间的空隙  依旧不停的夺去那些不幸者的生命

    此时此刻  巴拉尼再无任何人怀疑  精灵们所具有的强大天赋  这天赋使得他们仅仅凭借弓箭  就能完全的压制住整个巴拉尼的哨墙

    而要塞驻守的长官也在一刹那想起几天之前由国王陛下所下达的那个命令  那个命令中已经清楚的预见到了这个结果  但是  身为一个战士  身为一个要塞的驻守长官  他却不允许自己在这一时刻就放弃抵抗

    “树起塔盾  保护好那些巨弩的弩台  即便巴拉尼不足以抵挡这些该死精灵们的进攻  我们至少也要在这场战斗之中让他们留下鲜血和躯体  ”

    要塞的驻守长官咬着牙  面色沉静的发布着命令

    那些本來停留在厚重的城门之前、持着塔盾负责守卫城门的士兵  在听到传递來的命令之后  迅速的奔上哨墙  将巨大而又坚固的塔盾树立在哨墙之上仅有的四座巨弩弩台之上

    这些巨弩的弩臂展开有着三米的长度  这强有力的弩臂赋予了粗如手臂一般的弩箭拥有一千两百米的射程  如此远的射程同样赋予了这弩箭巨大的穿透力  这弩箭本來的作用是用來在敌方架起盾牌攻击城门时  用这弩箭给予那些躲藏在盾牌之后的敌人强有力的一击  而此时  显然巴拉尼要塞的驻守长官  想要用这弩箭來做为唯一能和精灵族交手的手段  隔着一千米的距离  这是巴拉尼要塞唯一能够反攻的手段

    在塔盾的保护之下  负责巨弩的士兵们费力绞开弩臂  将弩箭放了上去  塔盾稍微露出了一丝空隙  使得操纵巨弩的士兵能够调整方向  四支弩箭带着所有巴拉尼守军的愤怒和希望  射向远在一千米之外的精灵

    然而  这四支弩箭在飞翔了一半距离之后  那淋在弩箭之上的雨滴已经凝结成冰  这冰层越來越厚重  而弩箭的重量也越來越大  在大约飞过八百米的距离时  这弩箭已经变成一根粗大的冰柱  无奈的跌落在了地面之上  那重重的撞击使得弩箭终于摆脱了覆盖在之上的厚厚冰层  然而  它们已经无力再跨越这两百米的距离

    这就是精灵们所能操纵的强大元素之力  而两名女性长老  以及随行的三百名神殿侍奉者  正是专精于水系元素之力的操纵者

    在驻守要塞的波尔长官心底生出一种绝望之后  这绝望也迅速的蔓延到城墙之上的守军心中  远方的精灵们开始前行  他们不需要任何的防护  仅仅是那不停射想城墙的箭矢  已经使得巴拉尼的守军躲在箭垛之下抬不起头來

    六百米的距离  在这精灵们前行了六百米的距离内  哨墙上无数的人类弓箭手想要在这有效的射程之内还击  然而  他们刚刚举起手中的弓箭还未來得及拉开弓弦  那从精灵们手中射出的急骤箭矢  已经夺去了他们的生命

    此时  要塞的驻守长官还在犹豫着是否要在此时执行国王陛下下达的撤退命令  放弃巴拉尼要塞  而这心中片刻的犹豫  酝酿了巴拉尼无可挽回的灾祸

    三百米的距离  精灵们已经來到城们之前三百米的距离  整齐的咒语声突然响了起來  躲藏在箭垛之后的士兵们甚至沒有机会在临终之前抬起头來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伴随着那根本难以被人类听懂的精灵咒语之声  那城门之前的护城河  从外端开始迅速的冰封  一根粗大的冰柱如同一根生长迅速的藤蔓一样  迅速的延长  几秒钟的时间  巴拉尼哨墙之上所有的守军听到了一声沉闷至极的撞击声  接下來  整个哨墙都有着剧烈的震颤  在震颤之上  又是一连串破裂之声  哨墙之上的所有人不由得心中一凉  这破裂之声毫无疑问代表着要塞厚重的城门已经被巨大的撞击所撞破

    而要塞驻守长官的心中更是生出了绝望  然而  这绝望仅仅左右了他极为短暂的时间  片刻之后  他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

    “死守巴拉尼  用我们的生命來奏响战争的第一曲  ”

    此时  城门已破  撤退根本就來不及  他所能做的仅仅是尽可能的激发巴拉尼士兵的战斗信念

    这是一场屠杀  任何人都不能对此有着任何的怀疑  因为  当这座要塞的钢铁大门被撞开之后  当精灵们的踏着那座由冰所组成道路进入到巴拉尼之后  剩下的仅仅是屠杀

    那擎起的刀剑还未确定攻击的目标  箭矢已经夺去了他们的生命  那拉满的弓弦还未來得及射出箭矢  厚重的冰层  已经将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刹那定格了起來

    精灵们的心中毫不存在怜悯  这已经被巴拉尼的灾难所证实  这座要塞  整整两万余名守军  就在城破的半小时之内  被屠戮的一干二净

    唯一的例外是  在最后时刻被残存的士兵保护离开的一名哨兵  这名哨兵  是巴拉尼灾难的唯一见证者  更是传递重大的军情的人

    而当三万名精灵们踩踏着人类的尸体  走进巴拉尼之后  他们的信心已经膨胀大无以复加  因为面对着这高耸的城墙  在这场战役之中  三万名精灵中甚至连受伤的精灵都不存在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