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夏洛克斯的报复 三

    (酝酿推倒  这实在是对我瘦子的正派所做的考验啊  请大家票选先将谁推倒  )

    无论是任何人  在喜悦之中遭受到打扰  恐怕都不会太高兴  况且  我并非是一个以宽容著称的人  所以  这使得我不得不想起  我忘记对他们要做的教训      摘自诗人梵阿古所撰写的《伟大的魔法导师爱德华.斯蒂费尔德回忆录》

    在庭院里  可真把爱德华忙坏了  虽然  他的父亲也一反往常的前來帮忙  但是  來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单单是招呼这些镇子上到來的客人  就使爱德华忙的不可开交

    在院子的正中心  两张长桌被临时的拼对了起來  因为  一张桌子似乎已经不够长  在上边铺好一条白色餐布之后  爱德华陆续从厨房里将那些母亲忙碌了整整一个下午做出的餐点  以及水果的拼盘端了出來  本來  艾博斯一直负责着接待客人  但是沒过多久  他就和他的儿子互换了工作  因为  到來的人们  看到爱德华之后  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題  这使得被冷落的艾博斯先生不得不承担起布置餐桌的责任

    直到最后  那餐桌两旁的烧烤炉子里的木炭也被点燃之后  这多亏埃德蒙先生与卡撒斯提前带來的几只野兔与鹌鹑、以及整整一只野山羊  才使得这场宴会增加了烧烤的内容

    爱德华终于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而此时几乎全部的人也与爱德华打过了招呼  他们已经开始彼此聚集在一起  相互打听着爱德华的冒险经历

    而爱德华也与他的朋友们站在了一起  维沙利亚面色略有些羞赧的站在卡撒斯的身旁  一旁的老维金斯不时的将目光投向这里  一方面是因为对女儿的关心  另一方面则是暗自的在心底感叹  要是爱德华这家伙早几年回來  怎么能轮到卡撒斯这小子

    这个儿时曾令爱德华极为倾心的维沙利亚  此时果然已经出落的十分漂亮  她一边倾听着众人的谈话  一边不时的向卡撒斯投上一瞥  这样的动作看在爱德华的眼里  已经知道  维沙利亚是真的喜欢上了卡撒斯这家伙

    虽然他的心底有着淡淡的失落  不过  他还是为了他的朋友祝福着

    除了在本拿马郡已经成为了一个队长的佛拉尔  以及外出采买的普罗  普罗继承了他父亲的杂货店  剩下的爱德华的同伴  全部都在这里  众人早已从快嘴卡撒斯那里听说过了爱德华的冒险经历  不过  此时他们显然想再听一次“正版”

    于是  爱德华就无奈的将自己的“冒险经历”又讲了一遍  在众人的唏嘘感叹声中  身材已经变的稍显肥胖的法佛纳不满意的嘟囔着:“嘿  爱德华  你讲的这经历可比我们想象中的差远了  要知道  当时在你冒险之前  你经常吵嚷着要成为一个巫师  谁知道你的冒险经历却与巫师完全沾不上关系  甚至  你讲的还沒卡撒斯讲的精彩  ”

    “那当然  我一直深刻的觉得我能成为一个吟游诗人  因此  我讲的故事当然要更加的精彩  ”

    卡撒斯丝毫不因为自己夸大了爱德华的经历而感到不好意思  事实上  他颇为自豪自己拥有这样的天赋  他就是依靠这些  才俘虏了身旁维沙利亚的心

    “不过  现在我们已经不应该在称他为爱德华  而应该称之为爱德华侯爵  天啊  为什么这美妙而高尚的荣誉  就轮不到我卡撒斯  我的人品可是有目共睹的  ”

    卡撒斯虚伪的感叹着  他不过是为了引起众人的注意  身旁维沙利亚的存在  使得他卖力的想成为焦点

    “得了吧  卡撒斯  你总有办法对爱德华发牢骚  从小就是如此  ”

    法佛纳不以为然的打发了卡撒斯

    听到这句话  卡撒斯闭上了嘴  不过  此时他非常的想要问一个问題  不过这问題因为身旁的维沙利亚而不能问出口  他的眼睛不时的注意着餐桌之后的门

    艾博而先生刚刚摆好餐盘与刀叉  此时  他做着最后的一道工序  将那些擦的晶亮的杯子里  倒上色泽鲜艳的葡萄酒  这可是艾博而十几年的珍藏  这是地道的上等葡萄酒  为了这难得的喜悦  他拿出來与大家一起分享

    隔着老远  铁匠托德已经闻到了那浓郁的香味  他不由得往前凑了几步  急不可耐的开口问到:“嘿  艾博而  宴会还沒开始吗  你还要让老托德忍受干渴多久的时间  ”

    众人看着这个最常光顾镇子上酒吧的老铁匠  脸上都带着笑意  不过  他们也奇怪  一直都沒看到艾博而夫人的身影  知情的人们一直都在等待着  等待着这场宴会的另两个主角

    果然  在此时  客厅的大门被打开  艾博而夫人先是探出了半个身子  看到几乎全部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门前  她脸上涌出了满意的笑容

    “嘿  女士们  先生们  宴会开始了  ”艾博而夫人提高了声调  以使得这句话能被所有人听见  接下來  她一左一右的用胳膊拐着克依娜与安诺走了出來

    众人的眼前一亮  经过艾博而夫人的精心打扮  本來就极为出众的克依娜与安诺  轻易的就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嘿  这就是爱德华冒险的另外一个收获吗  ”

    “天啊  我可从沒见过两个如此标致的人儿  ”

    ……

    众人窃窃私语

    就连爱德华也是一脸呆滞的看着克依娜与安诺  他根本沒想到  克依娜与安诺竟然会打扮成这样子  他注意到他的母亲艾博而夫人投來的那道目光  那目光包含着身为母亲的自豪  这使得他不由得佩服自己的母亲  竟然能使得这两位接受这样的装扮

    不可否认  经过这番打扮之后  无论是克依娜还是安诺  都变的愈加的出众  这出众已经超出了爱德华的想象  更重要的是  现在的两个人看來  才像是两个正常的女人

    “嘿  爱德华  难道你要失礼于这两位漂亮的女士吗  ”

    艾博而夫人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爱德华  对自己的成果更加的满意  她不失时宜的提醒着他的儿子爱德华  接下來应该做些什么

    听到这句话  爱德华才略微的收敛了自己的震惊  心中涌动着一种莫名的激动  走上前來  他的母亲艾博而夫人尽了最后责任  将这两个女人的手  递在爱德华的手中  只见爱德华脸上的深情极为的古怪  说不清楚是快乐还是什么  他就这样直直的牵着两个人的手  來到了餐桌旁

    宴会开始

    一时间  只有托德大叔仅仅扫了克依娜与安诺几眼  就直奔面前的酒杯  后继的人也相继的拿起了一杯酒  爱德华放开了两个人的手  拿起两杯酒  递在两个人的手中  此时的他脑子稍微有些混乱  完全的忘记了这两个女人是否会喝酒

    在爱德华的身旁  餐桌的尽头  艾博而先生高举着酒杯

    “诸位  我提议  为了我的儿子爱德华归家  为了我的妻子结束这担忧和想念的痛苦  为了诸位的健康  干杯  ”

    一时间  众人齐齐的高举了酒杯  包括从不喝酒的爱德华的母亲艾博而夫人在内  人群中  唯一沒有做出这动作的是三个人  这三个人是恰恰是这场宴会的主角  只见爱德华的目光左右的在克依娜与安诺的脸上徘徊着

    “你的母亲告诉我  这样的装扮会使你变的高兴  是吗  ”克依娜看着爱德华  低声的询问着

    听到这句问话  爱德华紊乱的思绪突然收拢在了一起

    “是的  我很高兴  这很适合你  ”爱德华的脸上涌出了笑容  不过  当他看着一旁安诺脸上淡淡的失落后  他不由得补充的说到:“这同样适合你  安诺  我发现  你从沒如此漂亮过  ”

    听到这句话  安诺的心底也涌上了一丝淡淡的喜悦

    “让我们干杯  为什么不呢  ”

    爱德华转过了脸  面朝着众人  并示意安诺与克依娜一起举杯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  这杯中葡萄酒彻底的化为众人心中的喜悦

    庆祝之后  宴会中倒有一大半人围在了爱德华以及两个女人的身旁  众人争先的询问着爱德华与两个人的关系  当然  有些话是问着克依娜与安诺

    在这样稍显尴尬的情况之下  爱德华一边应付的众人的询问  他又不时的分出一些注意力  注意着克依娜与安诺

    他不但看到克依娜与安诺有选择的回答着众人的问題  而且  两个人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一下子  他的心底彻底的被喜悦所冲塞  他第一次的感觉到  他距离这两个女人  是如此的近

    卡撒斯也搀杂在其中  他公平的将将问題抛向克依娜与安诺  不过  爱德华却完全享受不到这种公平  因为  他已经彻底的被卡撒斯无视了

    不过  正在卡撒斯兴致勃勃的时候  一只娇嫩的手  已经已超乎寻常的力量拧在他的胳膊上  只听他惨叫了一声  回头就看到了维沙利亚那张不满意的脸  沒过多久  老维金斯也觉得卡撒斯站在这里对他的女儿实在是太过危险  因此  他不管卡撒斯是否同意  直接的拖着他去了角落里的烧烤架

    于是  整场宴会最为郁闷的就是卡撒斯  因为  他得不停的为众人的餐盘里添上美味的烧烤

    “嘿  要是时间能停顿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好奇心得到满足的众人已经散开到餐桌旁  爱德华长出了口气  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这声感叹  发自心底

    “嘿  亲爱的爱德华  我看站的时间太久  会让两位女士感到疲累  假如你们不是太饿的话  可以先去那边坐下來休息一会  当然  你得陪着这两个女士  ”

    爱德华的母亲听到了儿子的感叹声  又恰当的给爱德华创造机会

    在角落的玫瑰丛旁  那里安置着三张椅子  远离人群聚集的地方  艾博而夫人安排这三张椅子的寓意不言而喻  爱德华迟疑了片刻  在母亲的目光鼓励之下  心情忐忑的重新牵起克依娜与安诺两个人的手  走向玫瑰丛旁

    在这短暂的路途上  爱德华三个人沒有开口说一句话  爱德华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  等到三个人坐在椅子上之后  爱德华的心底的喜悦彻底的爆发了开來

    “你们知道吗  在这一刻  我才找到了我最大的快乐  ”

    爱德华的表情已经定格在最适合表达他的心情之上

    听到爱德华的这句话  克依娜的心中升起浓浓的喜悦  她无比清楚的分辨出了这种情绪  虽然  对于细腻而朦胧的感情  她还缺乏深刻的认识  但是  在一刻  她突然觉得爱德华所说的恰恰是她心中最恰当的表达

    对于这个给予了自己新生的巫师  克依娜的心中一直都隐藏着一种别样的情愫  此时  这情愫才彻底的被克依娜清醒的认识到

    因此  她看着爱德华的目光渐渐变的迷离  那只攥在爱德华手中的手  反过來将爱德华的手攥的很紧

    感受到手中的这份温柔  爱德华突然觉得这一切是这么的简单  承担这份责任  也是如此的容易  因为  他心中已经有了方法

    他并不管自己是否爱上了克依娜  他并不想在自己喜爱的人和喜爱自己的人中做个选择  他发现如此的思考实在太让人疲累

    因此  将这一切思考妥当之后  他的目光又停留在了安诺的身上

    实际上  他大半时刻的目光都在安诺的身上  因为安诺从坐在这张椅子上之后  就沒转过头看过他一眼  他最开始是偷眼的看着安诺的侧脸  试图猜测出安诺此时的心情  不过  当他发现自己并不具有如此的能力时  他就不自然的将目光投在了安诺的下半身  那里的短裙使安诺裸露出了大半的腿  这双细腻柔和的腿  对于爱德华更有吸引力  虽然  他几次的在心底强烈的谴责自己  但是  他的目光却沒有片刻的移开  顶多是从小腿转移到膝盖以上

    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之下  只要是一个女人  恐怕都不会沒有反映  因此  安诺虽然依旧的维持着平静的脸色  但是  她的心底早就被一种从所未有的情绪掀动  那情绪包含着一些被轻薄的愤怒  又包含着一丝被注视的喜悦

    最后  她的腿稍微动了动  爱德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自己的视线从下部转到上部  虽然  他目光中真正的焦点仍是在那白皙的脖颈间  但是  不可否认  他注意到了安诺转过了脸

    “你就不能庄重一些吗  ”安诺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恼怒神色

    不过  这句话听起來并不证明她很气愤爱德华的不礼貌举动  这一点  就连爱德华也能感觉到  他急忙的将全部的注意力投在安诺的脸上  略有些尴尬的开口说到:“哦  我是在担忧  你会不会因此而受凉  我在思考  要不要在上边铺上些什么  要知道  晚上稍微的有些冷  ”

    当说出这句话的同时  爱德华不由得再次惊叹自己潜意识里对于谎言的天赋  这句话完全沒有经过他脑子的酝酿  虽然这谎言听起來极为的拙劣  但是  大多数的时候  当事人恰恰希望听到这拙劣的谎言

    就如同安诺  在她听到爱德华的这个拙劣无比的掩饰之下  虽然她明知道这是谎话  但是  她还是在心底接受了这谎话  并未此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被呵护的感觉

    对于爱情  显然安诺比爱德华更加的小白  更不用说爱德华刚刚挖掘出的潜意识里的天赋  毫无疑问  爱德华趁虚而入  在安诺的内心  打开了一丝缝隙

    似乎是为了证明这谎言的真实  爱德华迟疑了片刻  将身上穿的那件裁剪得体的马甲脱了下來  犹豫着、看到安诺似乎并沒有排斥的征兆  他小心的将这件马甲搭在了安诺的腿上

    这样一來  爱德华彻底的松了口气  而且  他隐隐在内心觉得  似乎  这双美丽的腿正应该被盖起來  以防止被其他的人欣赏

    从这可以看出  爱德华是个极为保守的人  脱下马甲之后  他的身上仅仅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针织衬衫  似乎是为了证明爱德华所说的:夜晚会稍微的有些冷  此时  他就真的感觉到有些冷

    不过  这完全不能影响到此时他的兴奋心情  他感觉到自己有种欲望  想要表达这种欢乐  但是  偏偏一时之间他找不到合适的方式  他既不会创作一首奔放诗歌  也不会跳一支合适的舞蹈  最后  他想起了自己所拥有的能力  因此  他左顾又盼  突然探手从一旁的玫瑰丛中拽出了两支含苞待放的玫瑰

    他一左一右  用两支手将两支还未开放的玫瑰分别擎在两个人的面前  接下來  爱德华轻轻的念颂起了咒语  那咒语听起來像是祈祷  他的双手带着淡淡的光芒  幸好  这光芒极为暗淡  除了面前的三个人  并沒有被其他的人发现

    在神秘而玄奥的魔法作用之下  这两支含苞待放的玫瑰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  神奇的绽放了开來  一时间  淡淡的香味弥散了开來

    此时的气氛可以说很好  三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的有着难以言语的喜悦

    不过  就在此时  一辆马车从远到近  停在了爱德华家的门前  只见夏洛克斯一脸阴沉的从马车上跳了下來  直接的走进了院子里  他的目光稍微的一扫  就看到了宴会的角落里他所要寻找的目标

    他的目光瞬间一亮  这也是因为克依娜与安诺的装扮  使得他更是心情激荡  但是  当他看到两个女人身旁的爱德华  擎着两只玫瑰时  他再也顾不得很任何人打个招呼  直直的走向了角落里的三个人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