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国王的赏赐 上

    年轻的心,总是容易被虚荣轻易的俘虏,直到经过岁月的沉淀,我们终于才明白,一直向往的,只是纯粹的由当时的情感所支撑的。——摘自诗人梵阿古所撰写的《伟大的魔法导师爱德华.斯蒂费尔德回忆录》

    战争的惨烈和血醒逐渐被人遗忘,要塞迎来了战争后最热闹的几天,后续的整整九万军队,历经多日的奔波,终于来到了巴拉尼。

    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巴拉尼的人们还是走出家门,夹道欢迎这些战士。

    这后续的九万军队,由墨森侯爵留下一部分士兵在巴拉尼,剩下的将在停顿休息之后,陆续返回。一些士兵在长官的命令下到要塞外去扎营,另外一些则被安排到旅店,和一些空着的民房里。

    国王的密令同时通过信鸽到达了巴拉尼。战争之后就是和谈,这是历次战争之后必然的程序。

    以往,这谈判的代表往往都是王国中德高望重的大臣,或是能言擅变的官员,而这次,国王定下谈判的代表却是狄奥多利公爵。

    这多少使凯立尔有些难以理解,墨森侯爵则是担心,毕竟狄奥多利太年轻而没有经验。不过这一切似乎早就决定了一样,从狄奥多利被委任为除了银月骑士团之外的九万军队的最高统帅,然后到巴拉尼突然被委任为谈判代表,这一切似乎早就注定了。

    狄奥多利似乎也早就知道了这一切,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神色。他看着迟迟没有说话的骑士团团长和墨森侯爵,不以为然的说:“我觉得这没什么好担心的,毕竟之前的战争是我们胜利了,骄傲的格雷人在谈判中也只能看我们的脸色。”

    凯立尔摇着头,不说话。狄奥多利倒是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接着说:“我亲爱的凯立尔叔叔,这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你不放心,不如带着您的骑士,和我一起去格雷。”

    凯立尔仍是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久,他是打算和狄奥多利一起去进行和谈,国王的密令中虽然没有明确的写出来,但是却有着同样的意思。但此刻他却有些迟疑,最终,他站起来说:“不,我会派些骑士会保护你的安全,而我会带着剩下的骑士返回帝都。”

    狄奥多利对这答案无动于衷,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好吧,好吧,我就说了,这没什么好担忧的。”

    墨森此时插话说:“让巫师先生与公爵一起去怎么样?”

    狄奥多利正在坐着,听到这句话之后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声音变的尖利。

    “不,不,这根本用不上巫师,这只是一次谈判,而且,我不希望队伍里多只狼,这看起来就像个滑稽的马戏团!”

    墨森摇了摇头,本来他确实是有打算让巫师和狄奥多利同去,但他同样也明白他和巫师之间的芥蒂,两个人从见面开始就变的不可调和。

    凯立尔目光看着对面的一扇窗子,那扇窗子的方向正是帝都的方向,他感到有些奇怪,国王的这个命令实在是草率了一点,但他对这命令也毫无办法。

    等到巴拉尼的一切恢复正常,爱德华带着老狼,和银月骑士团一起,在巴拉尼所有人的目送下,离开了这个留下了许多传说的银色要塞。

    队伍不紧不慢的前行,众多的骑士中有两辆与这队伍不和谐的马车。其中一辆里坐着爱德华,而另外一辆里装着爱德华的行李,其中有大多数是些来自巴拉尼赠送的巫术材料。

    经历了巴拉尼之战,他明显对自己的目标有些迷茫,不知道到底要干些什么。以前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巫师,但成为巫师之后,又要走上什么样的路途?

    除了这偶尔冒上来的困惑,他的感觉还不错,离开巴拉尼几天的路程,在一个小镇子上,当他和老狼不小心露了个面之后,在这小镇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一只带着狼的年轻巫师拯救了巴拉尼,这个传说已经以迅猛的速度传遍巴拉尼附近的几个城镇。

    爱德华出名了!这极大的满足了一个年轻人的虚荣心,以至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会躲在车子里偷笑个不停,间或会憧憬一下,到达帝都之后,国王会给予怎么丰厚的赏赐。

    凯立尔时常会来和这个年轻的巫师聊聊天,当话题不可避免的牵涉到巫师的家乡时,爱德华总是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而凯立尔也恰当转移了话题。说实话,一个正常人,面前有一个巫师,那么他几乎不可能阻挡自己的好奇心,遗憾的是,爱德华并不能很好的满足这好奇心。

    离开巴拉尼十几天之后,距离帝都剩下大约一周的路程。此时,格拉图,那个年轻的吟游诗人,已经相继在几个城市进行了演说,这演说引起了空前的轰动,仿佛昭示着平静的年代过去,而吟游诗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复苏。

    有些人或许只是只是听说了银色要塞的传奇,而当一个经历了整个战争的诗人,用饱含激情的强调叙述出那整个曲折的过程时,人们都沸腾了。

    而最后,当人们得知巫师身边的那只狼除了拥有强大的力量,甚至它还写了一首诗歌,这已经不能用神奇来形容了,甚至有些人将这称为神迹。就像格拉图念颂完老狼的诗歌所说的:“艺术用不会被埋没,当我们缅怀着伟大诗人米山时,诸神使他的灵魂再度降临,并通过巫师,将这睿智,重新播撒到人间!”

    一句话,老狼写了一首莫名奇妙的诗歌,然后出名了!酒吧里讨论声中,从最初的称呼“巫师神奇的狼”到现在,已经变成“伟大的诗人米山之狼。”

    姑且不论这诗歌质量如何,可是,当您听说一只狼会写诗歌时,您不会感到震撼?

    格拉图持续着这宣传活动,从中,他也获得了巨大的收益。现在在他到达每一个城市,都会得到热烈的欢迎,甚至有些贵族会专门邀请他参加一个宴会,然后通过这故事,将宴会带到一个高潮。

    爱德华对这一无所知,老狼仍是昏昏噩噩,除了吃饭时,会表现的稍微清醒一点。

    兰斯城,一个古老而庄重的城市。这已经是到达帝都索拿多的最后一站了,与旅途经过的大多数地方一样,银月骑士团的到来,引起了城市的轰动。

    最初的时候,每到一个城市,凯立尔总是会为这个城市的历史做个解说,但后来他发现,年轻的巫师对这一起了如指掌,这不由使凯立尔有些诧异,只有真正的旅者才有如此丰富的见闻,而事实上是,这一切都是爱德华幼小时从他父亲那里得知的。

    在兰斯城稍做休整之后,骑士团又重新上路了。还没到达索拿多之前,原本晴朗的天变的阴沉了下来,上个季节残余的温暖,在风吹过之后,荡然无存。

    队伍经过几个繁荣的小镇之后。终于抵达了旅途的终点,索拿多,波尔的王都。爱德华拉下马车的窗帘,仔细打量这个庄严肃穆的城市。

    马车通过一条长达一百多米的石桥之后,前方是一个古老的,不算宽阔的城门。进入略显拥挤的城门道路之后,眼前是一片繁华景象。一条纯粹由青石铺成的道路一直延伸到远方,在许多分岔路口,又放射形的扩散到城市的其他角落。道路两边的建筑都非常的古老,有些是阁楼的样式,有着漂亮而繁复的木雕窗户,这是索拿多存在最为久远的建筑,几乎可以上溯几百年的历史。而另外一些则像宗教建筑一样,有着奇特的圆顶,还有一些建筑就和北部的其他建筑一样,为了抗寒,建造的异常朴实和厚重,似乎是为了避免呆板,建筑上大多覆盖了一些不协调的瓦片,五颜六色的。

    街道上满是沿街吆喝的小贩,以及一些引来欢呼声的杂耍艺人,货郎的马车总是拖着一大群的孩子,悠然的穿过大街小巷,一些老人拄着拐杖,慢慢的踱来踱去。

    一个古老而不失活力的城市。

    行人似乎已经见惯了银月骑士团,并没有慌乱,只是恭敬而有序的让开一条道路。马车穿过人流缓缓前进,爱德华注意到前方是个广场,他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广场,以至于在他第一眼看到时,以为这有着其他的用途,比如说,调度军队。而实际上是,每到光辉日,全国各地就会有许多人涌到索拿多,一个足够大的广场,才能容下节日的庞大人流。

    广场的正中心是个巨大的雕像,这个手拿巨剑,全身金色铠甲的战士正是波尔赫赫有名的英雄,铁拉西,七百年前他与另外两个勇士统一了亚尔鲁斯大陆。虽然在每个国家,纪念这个日子有着不同的方式,甚至这个节日有着不同的称谓,但纪念的意义却相同,在波尔,这一日称为光辉日,意指,人们从此迎来了光辉时代。

    在每个国家,光辉日之前的那段历史,描述的都很详尽,但之后的那段却变的模糊和隐晦,因为,最终,三个英雄产生分歧,各自带着追随者,建立了自己的国度,大陆再次分裂成三个国家。

    雕像背后是一条宽阔而美丽的道路,是用白色的石头铺成的,直线的延伸的远方,骑士团行进在这条道路上丝毫没有拥挤的感觉,因为这条道路最少可供三十六辆马车同时穿越。

    这条道路明显冷清了许多,而且道路两边的建筑不在是那些杂乱的平民建筑 ,而都是些府邸,有着庄严肃穆的大门。

    爱德华明白,这里应该才算是真正的帝都了。路途上不时有巡逻的士兵,看到骑士团,恭敬的让到一边。在这条笔直的道路前进了好远,直到爱德华觉得已经要走出了索拿多时,这条道路才到尽头,经过了一个恢弘的大理石门,上边有着许多浮雕,在顶端攥刻着三个巨大的字,凯旋门!

    爱德华咽下一口口水,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现在他已知道,波尔的皇宫就在前方。

    这些同样是从他父亲那里得知的,凯旋门的浮雕都是当时顶级的工匠制造的,一共雕刻了十组人物,表现了十个光辉战役中重大的事件。凯旋门前边的道路是用火红的花岗岩铺成,这条道路称为中央大道,而大道的尽头就是波尔王国的最高权利中心,皇宫。

    骑士在凯旋门之前就下了马,凯立尔带着爱德华登上大理石台阶,两侧两个独角兽的雕像树立在宫殿前,数不清的大理石圆柱支撑着整个宫殿,每根柱子上边都有华丽的浮雕,雕刻的内容大多是后人对于光辉战役的缅怀。

    透过那长长的走廊,依稀看见一扇金碧辉煌的门。爱德华和凯立尔两个人一只狼走在这走廊上,脚步声经过共鸣显得低沉而又深厚,爱德华紧张的额头冒汗,小声的问凯立尔:“国王就在里边吗?”

    凯立尔看出了这个年轻巫师的紧张,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们的国王正在等待着我们。”

    全本书-免费全本小说阅读网 wWw.QuanBe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