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二章 钟山照杀不误

    第两百零二章 钟山照杀不误

    周天世界,我渺小!

    进入大殿,钟山第一反应就是如此,整个大殿好似成为一个庞大的宇宙,而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尘埃一样,一种莫名的情绪好似压迫着钟山,想让钟山顶礼膜拜。

    强大的心理压迫,重压着钟山。钟山神智微乱,但是,一种坚定却让钟山不要跪,跪?我钟山已经跳出后天桎梏,谁也不能让我下跪。八十年蹉跎压抑的凶性顿时爆发!钟山头凶狠的一抬,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钟山这才看清大殿内的一切。原先周天世界、我渺小的情绪荡然无存。

    “哗~~~”

    大殿内传来朝臣的不信感叹之声。

    初入太古圣殿,必定会对圣上顶礼膜拜,这已经是多少年不变的惯例了。大罗天朝到现,也仅仅有几人没跪过而已,这不是圣上让跪的,而是天威让跪的,进入太古圣殿就要跪拜这片天。

    可是,所有朝臣看向钟山的时候,这个钟山居然没有下跪,甚至还一脸凶狠的一抬头?朝臣都愕然了。

    这钟山什么来头,好强大的意志。

    抵抗过第一波天威意志,钟山就不再受影响了,看清了九龙天椅上的圣上。

    大罗天朝圣上,圣上一身九龙紫金袍,头戴紫玉平天冠,双手放一旁扶手之上,一副无限的大气直逼钟山,圣上面容如四十岁凡人,额骨微微突出,双眼如星空黑洞一般,看之一眼都好似要将钟山的魂魄吸进去一般。

    钟山不敢多看,马上恭敬一拜道:“臣钟山,拜见圣上,愿圣上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钟山恭敬的拜道,而两旁朝臣也静静的看着。

    “赤阳绝阴之体!难怪能够抗过天威宿命。”圣上古神通淡淡说道。

    赤阳绝阴之体,钟山知道古神通的意思,当初狼族至尊帝玄铩见到自己,就一口断定自己不能有后嗣,就是一眼看出自己是赤阳绝阴之体,赤阳是真的,绝阴却不是真的,因为自己比那所谓赤阳绝阴之体,多了一个赤阴之身,隐躯!

    “免礼吧!”古神通道。

    “谢圣上!”钟山站直身子。

    同时,钟山也对着两旁朝臣看了看。

    一共站了两排,右边的一排,第二位是大玄王,那第一位不用猜都知道,正一王。

    正一王,正一太子,大罗天朝第一太子,面容和圣上有些相像,眉心呈川字型,一眼看去,没有感觉,太普通了,但正因为看之太普通,才不寻常。

    右边第十三位,是皮笑肉不笑的齐天侯,靠到后的,是几日前刚认识的刑部侍郎马追日。

    至于左边一排,却没有钟山认识之人。不过那站左排第一位的男子,钟山却能大概猜到。大罗天朝当朝太师,幻屠龙!

    幻屠龙,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后梳而起,双眼锐利无比,好似鹰妖之眼,看之一眼都好似被挖去一块肉一般。

    “报钟山功绩!”古神通开口道。

    “是!”一旁一个太监马上恭敬道。继而取出一张圣旨模样的东西读了起来。

    “钟山,于大罗天朝八千年,科举,一篇《满江红》文压群英,定为科状元,远赴前线,协助大玄王平定两朝叛乱,四个月内,以二十万大玄军无一伤亡情况下,收取无双城,封东方侯,自召家兵,于两年后,五十万兵,以五个月时间连取大宇帝朝临海十二城,功不可没,遂调往大光战场,两年内连取四城,毫不停歇,心力,是此期间制定针对大宇帝朝的‘天崩计划’,总理大宇帝朝战场,四年内,连崩大宇帝朝四重天,彻底崩溃大宇帝朝,从天崩计划开始到大宇帝朝全境收取,仅四年!是其中,总领十五路大军取下天空之城。之后,立刻赴大光帝朝战场,连下两城后,助天老破大光帝朝‘幽府转轮殿’,又奴役无穷野狼,三个月内,连取大光帝朝六十四城,再总领二十路大军,以一箭书信,不费一兵一卒取下极光城,至此大光帝朝战场全面崩溃。”

    一旁太监一个字一个字的报着,报者无心,可听者有意。功绩,滔天的功绩,无论哪个都是拜将封侯的功绩。

    每说出钟山一件功劳,众朝臣都不自觉的对钟山看一眼,天崩计划,那个神州大地如瘟疫般传染的天崩计划,居然是东方侯制定的?

    朝堂之上,都不是庸人,听着这一条条功绩,无不感叹,大罗天朝,又一颗星要冉冉升起了。

    可以说,南方战场,就是因为东方侯钟山的存,才变得如此迅速,两个帝朝,如此庞大的帝朝,覆灭的时间居然不到十五年,十五年就彻底拿下了两座帝朝,这以往根本很难相信的。

    太师幻屠龙对着钟山看了一眼,双眼一眯,微微一笑。

    正一王看向钟山,却是眼睛微微一亮,继而再度变为浑浊。大玄王神情未变,因为他早就知道。

    齐天侯看向钟山,眼中不是很友善,而站右边靠后的马追日,却是眉头紧锁,手头捏成拳头,心理挣扎着。

    “各位爱卿,钟山之功,当如何赏赐?”古神通看向众朝臣道。

    古神通一问,众朝臣议论纷纷,而钟山却是静静的站一边,耐心等待。

    “启禀圣上!”幻屠龙忽然开口道。

    “哦,幻爱卿!”古神通轻轻一指太师道。

    “我大罗天朝,向来赏罚分明,不偏不坦,钟山此等军功,可侯晋公爵。”幻屠龙说道。

    侯晋公爵?太师幻屠龙一开口,满朝一阵哗然。

    公、公爵?这,这太夸张了吧!钟山功劳是很大,但,公爵,公爵那什么概念?

    钟山意外的对着幻屠龙看了一眼。

    “其它人呢?”古神通看向其它人。

    “儿臣复议!”正一王点点头道。

    大玄王皱眉的看看正一王后,看向古神通道:“启禀圣上,儿臣觉得,东方侯钟山功绩卓著,以其超天赋的领兵能力,当入兵部,兵部尚有侍郎空缺。可为兵部侍郎!”

    兵部侍郎?正三品?朝臣纷纷侧目。这钟山升迁的也太快了吧!

    “臣等附议!”众朝臣纷纷说道。虽然各个羡慕,但是钟山那么大功劳这里。抹不去的。

    “臣等附议!”

    “臣等附议!”

    众朝臣纷纷表态。

    “启禀圣上!臣有事起奏!”这时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众附议的朝臣马上停止口边之话。

    只见从右排后方,走出一人。马追日。

    齐天侯看到马追日出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说!”古神通道。

    “是,大罗天朝赏罚分明,功可赏,罪要罚,今日,臣要揭露东方侯一条罪证,供同僚商讨,供圣上裁断。”马追日说道。

    罪?所有人都一起盯向马追日。继而看看钟山。

    钟山此刻,眼观鼻、鼻观心,置之不理。

    “刑部奉命看守千幽公主府,四日前,公主两名侍卫冲出重围,分开遁逃,刑部分头抓捕,其中一名遁入东方侯归来大营,东方侯包庇罪犯,逼退刑部官员,臣受天恩,再度领人前往抓捕,可东方侯依旧包庇罪犯,是指挥大军,冲杀我等,是箭伤数名官员,其势要杀人灭口。其罪不可恕!”马追日声嘶俱裂道。

    “哗~~~”

    朝堂之中,再度一片哗然,包庇罪犯,谋杀朝廷命官。这罪名可真不小。稍有不慎,先前所有功劳全部化为云烟。甚至还会以身带罪。

    “钟山,马追日所说可否属实!”古神通说道。

    “现看来,正如马大人所说。句句属实。”钟山肯定道。

    朝臣一起看向钟山,这钟山还真直接,一点也不辩白?就认罪了?

    一旁东方侯长呼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兴奋。而马追日也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大胆钟山,你还有何话说?”古神通问道。

    “启禀圣上,当初,臣并不知阿大带罪潜逃,后来知晓,入太古圣都后,就马上着人将其送回千幽公主府,臣没有包庇,也不会包庇。其次,今日我才知马大人是朝廷命官,当日并不知,当日只认为一群人无法无天的匪徒,敢打劫我军,所以给了小小教训。”钟山说道。

    “你胡说!你当时会不知道我是谁?”马追日双眼一瞪道。

    “马大人,当时,你根本没有证明你的身份,就要强行从我军中抓人,钟山岂会同意?不过,就算马大人真的出示了身份证明,当时情况,钟山照杀不误!”钟山双眼一瞪,手指马追日大喝道。

    就算马大人真的出示了身份证明,当时情况,钟山照杀不误!

    “哗~~~”

    大殿之中,再度一片哗然。钟山照杀不误?好霸道的口气,好蛮横的话,好大的胆子。朝堂之上,不知悔改,居然还敢如此放肆?

    被钟山当庭指着一瞪眼,马追日只感觉一股气势压迫而来,身形不自觉的向后一退。